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通胀与增长:由萨默斯之言想到的——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报道:当地时间6月3日,经济学家、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表示,有证据表明美联储的收紧政策正在对美国经济产生影响,劳动力需求出现转变,未售出物品的库存增加,经济情况“非常紧张”。萨默斯指历史表明,当通货膨胀率超过4%,失业率降到4%以下时,两年内就会出现经济衰退。萨默斯还指出,虽然美联储将尽其所能,但“可能没有任何货币政策路径能够使通货膨胀率降至2%或3%的范围,并保持经济快速增长”。

笔者认为,美国这一波四十年来所仅见的高通胀(近几个月的CPI已连续超过8%),主要源头在于在进入21世纪以来所发生的两大全球性危机(金融海啸和新冠疫情)中,美国为了“稳住经济大盘”分别实施了力度空前的量化宽松政策,所释放出的巨量货币必会产生后遗症;再加近期俄乌战争爆发,美国与欧盟联手对俄实施同样力度空前的各种制裁措施包括缩减乃至禁止从俄进口能源,遂使欧美的油价高企带动其它商品的价格飞涨,诸种因素叠加,高通胀便如期而至。

之前曾有一些经济学家指称弗里德曼的货币理论已经过时,甚至认为超发货币未必一定会引发通胀,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笔者虽不是经济学专业人士,但一直认为弗氏关于“任何时候通胀都是一种货币现象”的论断没那么容易被推翻。就像任何商品若供过于求价格就会下跌,货币也一样(购买力下降),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无需用多么复杂的数学模型来验证。

正如萨默斯所指出的,美国现在面临要么采取强硬措施压制通胀,但经济在一段时间内必会出现衰退,要么为了“保经济”而宁可忍受相当程度的通胀,两者必居其一,无法“两全其美”。这是由经济规律所决定的。从美联储的态度看,当前似将压通胀置于更加重要的位置,不仅已经连续加息,而且声称未来还将继续加息100个基点。前几天总统拜登罕见地与联储主席鲍威尔会面,拜登表示“不干预”联储的行动。这一方面固然是遵守“央行独立”的传统原则,另一方面高通胀已引起国内民众的普遍不满,拜登的民调支持率已降至新低。为此拜登甚至不得不“服软”,称将继续(低价)进口俄罗斯石油而不再予以禁止,还表示考虑取消或降低特朗普时期对吾国出口美国产品加征的部分关税。

回看吾国,为了“稳增长”,这些年释放的货币也不少,何以我们的CPI却一直处于低位?笔者觉得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吾国日常消费品的生产能力要强于美国,而通胀水平其实是由货币和商品两者之间的比重所决定的,当商品供给比较充足时,即使货币发得多一点,普通消费品的价格未必会随之同步上涨,反之亦然;二是吾国超发的货币有很大一部分流向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这些投资“沉淀”在各种基建项目里,对一般商品价格的拉动作用没那么直接,不像美国主要是发钱给百姓用于消费,而消费品价格又在CPI统计中权重较高。所以近年吾国的通胀率远低于美国,但房价的上涨幅度却超过美国。高房价因增加了城市新居民的购房成本而遭到诟病,但另一方面由于吸收了大量的货币,无形中减轻了普通消费品价格上涨的压力。而自三十年前实行房改以来,吾国城市的原住民绝大部分都已拥有自住房,房价的上涨跟他们关系不大,反而还增加了他们的“纸面财富”。

再者,也许正是因为看到美国“发钱”的结果,尽管吾国坊间也有“发钱”的呼声,但管理者一直对此取谨慎态度,以防像美国那样引发高通胀,那样的话势必会影响到吾国的“维稳”。

其实任何政策都会取“平衡之道”,通胀和增长之间的关系也是如此。(未名日记6月7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630篇文章 1次访问 30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