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伴险增长:前提是不发生系统性风险

伴险增长:前提是不发生系统性风险

伴险增长:前提是不发生系统性风险——

笔者孤陋,近日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文魁先生在财新网发表的一篇文章,才知经济有“伴险增长”之说。

据张文介绍,“伴险增长”(或称“冒险增长”)的概念,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2017年提出的,以此对全球经济发出警示。所谓“伴险增长”,是指在债务不断堆积、杠杆率节节上升、资产价格相应膨胀的境况下,要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就要冒较大的金融风险。张先生指当前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已进入“伴险增长”通道,经济政策需要在维持GDP增速和管理通胀、金融风险之间寻找艰难而惊险的平衡。

诚如张先生所说,目前的经济面临的不仅仅是新冠疫情和地缘局势紧张等因素导致的供应链脆弱、通货膨胀等——这些“险情”是人们“肉眼可见”的——同时近年来全球债务堆积呈现的走势亦令人吃惊。据张文提供的数据,全球宏观杠杆率在2007年为195%,“金融海啸”将其拉高了20个百分点,达到215%。此后十年里缓慢上升,平均每年大约上升1个百分点。但在新冠疫情暴发的2020年,全球宏观杠杆率一年就上升了约30个百分点,猛升到256%的高位。2021年,通胀的上升又进一步加大了高杠杆率风险。高杠杆率伴随着高赤字率。2020年美、英、法等国的赤字率都在10%以上,欧元区则达到了8%,南非、巴西等一些新兴经济体也超过了10%,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双高”。

在此形势下,中国经济也大致进入“伴险增长”通道。根据央行计算,中国宏观杠杆率在2008年只有143%,2019年达到250%以上,平均每年还只有几个百分点的增速。但2020年一年就上升约24个百分点,接近280%的水平,这显然是当年由于抗疫的需要不得不实施宽松政策。虽然因吾国的抗疫比较成功使2021年的经济实现“恢复性增长”,宏观杠杆率下降到273%,但以张先生的估计这只是阶段性现象,随着近年国内出现新一波疫情和俄乌战争的爆发,他认为中国宏观杠杆率在未来几年跃上300%的台阶恐将成为大概率事件。

张先生指对于一个新兴经济体而言,如此巨量的债务堆积,风险不容轻视。矛盾的是,越是危机期间,经济越需要稳增长。然而自去年下半年以后,经济增速下滑,迄今已连续三个季度低于5%。张先生称当前的经济增长与债务增长正处于“赛跑”中,如果前者跑赢后者,风险就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消化,否则就会相反。

笔者由此联想到刚刚举行的高层会议,在3、4月因疫情防控经济明显下滑的情况下,提出要实现今年原定5.5%左右的增长目标。多少有些出乎坊间的意料,但仔细想来也许正是为了争取能够跑赢张先生所称的这场“比赛”。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稳定市场的预期和信心,因为所谓的“三重压力”中就包括“预期减弱”,而预期这个东西如果不加以扭转,往往会自动实现。

吾国有句老话,叫作“富贵险中求”,用来形容当前的“伴险增长”可谓十分精准。毫无疑问,无论是全球经济还是吾国经济,都需要保持一定的增长速度,才能夯实抵御风险的基础,以防出现“断崖式”下跌。与此同时,笔者认为当下吾国必须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甚至可以说,“防风险”的决策考量在某种程度上应略重于“稳增长”,因为只有避免发生金融危机,才能有效地稳住经济增长。

所幸的是,改开以来的实践证明,吾国的体制对于“防风险”有集中力量统筹资源的优势,故而过去的四十多年一直没有发生过西方国家那种全局性的金融危机,同时保持了较快的经济增长速度,有专家称之为这是人类发展史上的“奇迹”。希望这一次也能安然度过难关。(未名日记5月3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