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石油:拜登的“禁令”及“求援”

石油:拜登的“禁令”及“求援”

石油:拜登的“禁令”及“求援”——

前不久拜登政府宣布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以示进一步制裁俄攻打乌克兰。笔者注意到这是美国的“单独”行动,欧盟国家并未跟随。实际上美国国内的油价本来就在不断飙升,2月消费者价格指数再度创40年新高,有分析认为控制通胀已经成为拜登需要在今年的中期选举前解决的迫切问题。在此背景下他却依然做出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的决定,可见他是下定决心要跟俄罗斯“杠”到底,除了坚不出兵,其它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意欲乘俄乌之战的机会搞垮俄罗斯,令其即便打赢这场战事也元气大伤,除了核武以外再无余力与美国抗衡。不少专家分析认为此后美国可能会“腾出手来”将其战略重点转移至亚太,矛头所向你懂的。

然而笔者还注意到一个有些奇怪的现象。需知美国不同于欧洲,自从多年前搞了“页岩油革命”,已成为一个石油输出国。拜登上台后追随全球能源绿色转型的潮流,开始限制本国的石油生产。但是此一时彼一时,按说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后,本可以加大本国的生产来弥补缺口,同时还可以藉此遏制油价的持续上涨。然而据界面新闻报道,拜登政府似乎无意这样做,而是“默默转变策略”,转向昔日的对手委内瑞拉、伊朗和曾被拜登批评的沙特阿拉伯“求援”,希望三国能为国际市场提供更多石油——委内瑞拉和沙特是全球已探明石油储量排名头两位的国家,伊朗则排名第四,仅这三国的探明石油储量已经占到全球总量接近一半。

报道说,拜登的这一姿态也为上述三国施压美国在各自关切的问题上让步创造了机会。如委内瑞拉希望美国取消对该国的制裁,沙特寻求美国在也门等问题上提供更多支持,而正在与美国进行重返伊核协议谈判的伊朗则想趁机在协议内容上“加码”。这其中,沙特虽是美国的传统盟友,但与特朗普的关系较好,拜登上台后两国有所“疏远”,若此次借机“修复”关系倒也并不让人觉得意外。但委内瑞拉与伊朗本是美国的“死敌”,反而与俄罗斯的关系一向颇为密切。为何拜登放着本国的石油资源不用,却“屈尊”向这两国伸手“要油”?这两国竟然也没有断然拒绝而与美“讨价还价”呢?

这也许应了国际政治中的那句老话: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就如同欧盟国家虽然为俄乌战事与美国站在一起联手制裁俄罗斯,但鉴于欧洲的能源匮乏,因此这次也不肯与美国一起禁止俄罗斯石油,否则自己的经济和生活实在是“吃不消”。可见盟友之间也难免“各怀心事”。

但拜登为何不愿放宽对国内石油的生产限制,宁可希望说服别国提高产量呢?对此只能理解为能源的绿色转型在美国或也已成潮流,而拜登代表的民主党在美国政治光谱中又属于“左派”,为获得党内和选民的支持,他难以下决心调整自己的能源政策。

据报道,俄罗斯石油在美国的石油进口中只占小部分。2021年美国原油进口中只有3%来自俄罗斯,加上俄的精炼产品也仅占美国石油进口的8%。从这一点来看,拜登对俄石油的禁令,也许更多地是在“做秀”而已。但美国对俄罗斯的“落井下石”之心,于此亦可见一斑。(未名日记3月20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