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也谈“马斯克的预言会否成真”(之五)

也谈“马斯克的预言会否成真”(之五)

也谈“马斯克的预言会否成真”(之五)——

前文说到,去年下半年吾国经济增速陡然下降还只是表现为“短周期”,毕竟全年还有8.1%的增长率。但若将时间拉长来看,自十几年前爆发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正如刘晓曙博士文中所说,吾国经济增速实际上一直处于趋势性的下降通道,从之前的近两位数增长逐渐降到新冠疫情前的6%,可以说已从过去的高增长周期进入一个中高速增长周期。现在的问题是,以新冠疫情暴发后的两年来看,吾国经济年均增速为5.1%,这是否意味着从此将进入一个中速乃至中低速增长的新周期呢?

最近笔者在界面新闻上看到两位经济学家的相关之论,颇受触动。一位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他在接受网易研究局访谈时表示:无论从理论上还是从东亚高成长经济体的经验来看,由高速增长到中低速增长的转换是客观存在的现象,这个换挡换不好会有失速的风险,因为吾国已逐步进入后基建时代,而后基建时代的经济跟基建时代的经济是不一样的,增长的来源不一样,增速不一样,商业周期不一样,政府的角色肯定也不一样。如果政府意识不到这个差异,可能就会出现“不适症”,政策容易出现失误。很多经济学家的研究发现,日本在经历了上世纪50-70年代高速经济增长之后突然失速,就跟政策失误有关。

笔者认为,张军先生说的这种“不适症”值得重视。也就是说,由于经济将进入一个新周期,吾国的“稳增长”不能再依赖于之前货币和财政双扩张的“老药方”,而必须加大改革和创新的权重,以激发吾国经济的内生动力。另一个需要重视的问题是:自改开以来,吾国经济的超高增长被认为“执政合法性”最重要的支柱,如果今后的增长速度回到一个正常的水平又当如何?

另一位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日前他在“2022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上表示:中国有望最快在七年后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他说:“我自己计算过,只要是我们的增长速度超过美国增长速度1.5个百分点,我们就可以实现这个目标”;并预言“未来三十年是中国的又一个高光时代”,“是千年以来最好的三十年”。

笔者听闻姚先生此说有些震撼。的确,如果静态地推算,即使未来若干年吾国经济每年增长5%,估计仍快于同期美国的增长率,假以时日,经济总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老大”是大概率事件。唯一的问题是:在已经到来的新周期中,吾国能否确保经济持续的中速增长,其间会不会出现其它的变量?比如,当吾国面临经济减速的新周期时,同时又正逢人口行将减少的新周期。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吾国出生人口1062万人,死亡人口1014万人,生死相减,去年仅增加人口48万,出生率和人口增量都创下新低,按照这个速度计算,吾国的人口增长今年就有可能由正转负。这两个“周期”叠加,将会对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姚洋先生称未来三十年将是吾国的又一个“高光时代”,未知他是否将人口的变化纳入他的估算中。笔者当然希望他的预言成真,果如此,吾国经济快速发展将长达七八十年之久,将创下人类历史上最长的一个“周期”纪录。

笔者本系列小作文的写作是由刘晓曙博士之文引述马斯克关于美国经济将在今年出现“经济衰退”的预言而引发,此篇为终篇。仅向刘博士致谢。最后要说一句:姚洋先生说的三十年也许太长而难以预料,但未来十年肯定是中美两国经济体量竞争的“决胜期”。若吾国届时如姚洋先生所说的取代美国成为“老大”,虽然人均GDP肯定比美国还差了不少,但无论对吾国还是对美国乃至对世界,都将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未名日记1月21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