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看台湾如何用重税遏制炒房:从王力宏的豪宅处置说起

看台湾如何用重税遏制炒房:从王力宏的豪宅处置说起

看台湾如何用重税遏制炒房:从王力宏的豪宅处置说起。——

“房住不炒”已成为国人耳熟能详的词语之一。如何真正才能落实“不炒”?笔者近日看到凤凰网发表署名为“牲产队”的一篇文章,颇受启发。文章从华裔歌星王力宏最近被前妻揭发其以往的种种劣迹之事说起,两人在网上隔空“打”了几个来回,最终以王力宏认栽告终,并承诺将其在吾国台湾地区的一套房产转至前妻名下。文章以此为引子介绍“台湾房地产税是如何打爆炒房客的”。

据悉王力宏的这套豪宅距离台北第一高楼101大厦仅2公里,价值4亿新台币。现在王声称要将其转至前妻名下,但需缴纳一笔高额的房地产税。盖因之前台湾地区的房地产税税率30年没有调整,在房价大涨的背景下,完全起不到调控房价的作用;而从2014年7月1日开始,台湾大幅调整房地产税,其税率最高翻了3倍之多。

文章介绍台湾的房地产税主要分为两部分。一是房屋税,每年都要缴,税率约为1.2%。笔者知道这叫做“持有税”,系世界各国通行的做法,估计吾国大陆将来的房地产税也必然会有,区别只在于税率的高低。二是地价税,在台湾又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对购房时所占有的土地征税,按超额累进制,最低征10%,最高征55%;另一部分是土地增值税,即房主卖房时如果房下的土地价格比当初买入时涨了,还得再缴一笔税,最高税率为60%。

以此计算,王力宏的这套豪宅如果要过户到前妻名下,应该不是买卖,要么赠予,要么转让。按台湾的现行税制,赠予房产的评估价格超过4500万新台币的部分需要缴纳50%的税;即使走转让程序,价格超过8000万新台币的,按转让总价格征收15%的税收。据此计算,即便不是一般意义的市场交易,王的这套豪宅若转移至前妻名下,至少也要缴6千万新台币的税,约等于1375万人民币。若属于房产交易,缴税额估计还得翻上几倍。

王力宏的这套豪宅最后如何处置笔者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台湾地区现行的房地产税设计。如果文章所介绍的情况属实,在这样的重税之下,如文章所说:“买房的时候狠狠地收你一笔,卖房的时候又狠狠地收你一笔”,再加年年收持有税,使得炒房客根本就无钱可赚,搞不好还会亏,谁还会去炒房?该文兴叹:“台湾的房地产税就像一把杀猪刀,谁肥宰谁,越肥宰得越厉害。总结起来就是,谁都别想炒房赚钱!”

这让笔者联想到吾国大陆即将开展的房地产税试点。曾有一些专家认为征收房地产税对遏制房价上涨起不到多大作用,但以台湾的经验来看,关键还是要看如何设计。特别是在交易环节,如果土地增值收益这一块的税率很高,对遏制炒房所起的作用还是很大的,因为大部分土地增值收益如果都化为了税收,无论是对人们的初始买房还是对其转让售出,都将产生明显的预期影响,从而有效地降低他们炒房、囤房(囤房终究也是要卖出的)的积极性。目前大陆地区虽然对房产交易环节也有征税,但与台湾地区的高税率相比,显然力度还不够。当然税率太高或会“误伤”一些并非以炒房、囤房为目的的普通民众的房屋置换,不过据该文介绍台湾的做法是房子单价越高、面积越大、地段越好,税率就越高。这样不仅将炒房、囤房与正常的房产置换区分开来,还会起到平抑贫富差距的作用。因为富人的豪宅交易税率更高,缴税更多。当然台湾地区房下的土地是私有的,这与大陆不同,也是我们的房地产税该如何合理设计的一个难点。笔者曾多次指出,不应既收土地出让金,又收房地产税,两者只能取其一。

另一个问题是:吾国大陆的房市调控已经持续了十几年之久,但之前房价仍一直在上涨,对照台湾地区的上述经验,一个重要原因恐怕在于大陆重用行政调控手段,即实行限购、限贷乃至直接由政府定价,对税收的调节作用重视和使用得不够。实际上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律和规则,重用税收手段才是调控的“正宗”,行政手段用得越少越好。台湾地区的经验证明:使用税收手段同样能起到遏制炒房的作用,而且效果比行政调控更好。如此既达到了调控的目的,又维护了市场经济的“交易自由”。不过笔者猜想,我们之所以更喜欢用行政手段调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用起来比较“简便”、“顺手”;税收调节好是好,但鉴于“税收法定”的原则,运用起来比较“麻烦”。但既然我们要搞市场经济,就不能“怕麻烦”,不然岂不是有“懒政”之嫌?

还有一个问题:如此重税之下,会不会影响房地产业乃至经济的发展?笔者不了解台湾具体的情况,据上述这篇文章介绍,台湾地区的人均GDP近年已升至3万美元以上,而且疫情之下今年的GDP也取得超乎预料的增长。与此同时台北房价也一路上扬,可是房价上涨的受益者不再是炒房客而是税收。

当然,仅凭一篇文章就作出结论是远远不够的。只能当作“参考消息”来看吧。(未名日记12月24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