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我有一个梦想:教育全免费

我有一个梦想:教育全免费

·未名周记(2148)·

我有一个梦想:教育全免费

本文要义:笔者之所以对免费教育的拓展如此看重,原因不仅在于教育对国家发展和进步的促进作用,更在于它是实现社会公平、共同富裕的一条“必经之路”。

地球人皆知,“我有一个梦想”是已故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的一篇著名演讲,本文只是借用一下。当然金的演讲直指“人人生而平等”的宏大主题,故而激起全球性的响应;而笔者所说的“梦想”只是其中的一个的分支:教育公平。用一句现在的话来诠释,笔者说的免费是指教育的“全过程”,包括幼儿、中小学乃至大学。而这一“梦想”又是笔者近读一篇新闻报道所生发的。

据财新网11月23日报道:云南省教育厅、财政厅发布意见,从2021年秋季学期起,在该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实行15年免费教育,除9年义务教育外,学前3年、普通高中3年的收费也将获免除。

15年免费教育!这无疑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众所周知,吾国实行的是9年义务教育,包括小学6年和初中3年。所谓“义务教育”,是指这9年的教育人人享有,对此不仅政府负有当然的责任,孩子的家长也必须视其为一项法定的“义务”。就是说,如果有适龄的孩子未能完成这9年的教育,不但是政府的失职,也是家长的失责。“义务”二字还意味着,这9年的教育全部由政府财政买单;同时还意味着,除这9年之外的教育,是需要家长自己掏钱支付费用的。

实施法定的9年义务教育,本身是国家和社会进步的一个重要标志,在吾国已实行几十年之久。但是,云南省现在将免费的教育范围向前和向后分别拓展了3年,总共达到15年。不能不说,这对该省来说,是一个重大的突破、一次实实在在的“改革”。

诚然,云南所实施的这一改革举措,现在还仅限于迪庆,而迪庆是云南省内唯一一个藏族自治州,故而此举显然是对少数民族地区的“照顾”。实际也是如此。据云南省财政厅相关工作人员介绍,这是为了贯彻中央、省级涉藏工作会议的精神,迪庆在“用活”中央各项补助政策及省级财政的主要支持下,成为云南首个实现15年免费教育的地区。

但即便如此,也称得起是一大善举。笔者曾有缘在云南住过一段时间,知道该省相对来说并不算富裕,其财政收入在全国处于中下水平,负债水平却较高。而据报道,云南省财政每年将为上述举措安排专项经费7041万元。这笔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却是“真金白银”——说到底,所谓免费教育,关键还是在于一个“钱”字,而这钱必须要由政府来掏。

笔者原以为云南此举是在全国开了“先河”,然而细看报道,才知道自己是“孤陋寡闻”了:其实免费教育的扩展早已在多省实践。如内蒙古2012年就在全区内全面实现高中阶段免费教育;2016年,陕西省宣布实施13年(含学前1年、高中3年)免费教育;同年,青海省开始对6州所有学生及西宁、海东两市贫困家庭学生实施15年免费教育;在江西,铜鼓、江芦溪、湖口等多县已实施高中免费教育;在东部地区,珠海市、南京市等也已推进12年免费教育。

看了这些资讯,笔者在惭愧自己的“ OUT”之余,欣喜之情更感倍增:原来有这么多地方已经在这方面“捷足先登”。在中央尚未做出“统一部署”的情况下,这些地方没有坐等上面“发号施令”,而是自主决策推进拓展免费教育的年限,这种积极性实在是可喜可嘉。这与另一些地方或者另一些领域的改革停滞不前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更不用说那些“懒政”、“怠工”现象了)。显然,上述这些地方对免费教育的主动拓展,是在顺应当地百姓的民心所向。笔者由此对未来地方发挥自己的积极性主动推进各项改革增加了几分信心。毫无疑问,无论是从理论上讲,还是从过去四十年的实践看,吾国的改开和发展还是需要发挥中央和地方的两个积极性,“一条腿走路”是不行的。

笔者之所以对免费教育的拓展如此看重,原因不仅在于教育对国家发展和进步的促进作用,更在于它是实现社会公平、共同富裕的一条“必经之路”。实践证明,唯有市场经济才能让国家富强起来,才能不断提高百姓的生活水平;但市场经济又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收入差距、贫富差别。为此,就需要政府用“看得见的手”来加以调节,以防止两极分化,同时为贫困阶层、弱势群体开辟向上流动的有效通道。而教育公平正是最重要的手段甚至没有之一。盖因“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钱给得再多终究是要花光的,如果让所有的孩子从小到大能接受完备而良好的教育,让他们具备基本的素质和学识,长大以后就能自立于纷繁复杂的社会和市场,甚至有可能创出一番“名堂”,从而改变自己乃至家庭的命运。反之,如果从小接受教育的程度不够,用一句现时很流行的话语来说,那就很容易“输在起跑线上”。而实施和拓展免费教育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让孩子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从而最大程度地实现教育公平——无需补充的是,“绝对公平”是永远不可能有的,因为人的自然禀赋和其它条件是各不相同的。但相对的“公平”包括教育公平则必须要有。

当然,天上不会掉馅饼,即使是相对意义上的教育公平,也需要经济实力来支撑。所幸经过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吾国已跃升为当今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人均GDP已超过1万美元,达到世界中等偏上的水平。据此,笔者曾多次在自媒体中呼吁:以吾国目前的经济实力,去年已实现了“消灭绝对贫困”的伟大目标,但相对贫困现象还大量存在,因此,接下来排在优先位置的一项非常重要的“扶贫”工作,该是到了将免费的9年教育延长为12年乃至15年的时候了。展望未来,等到吾国发展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强国之时,甚至可以考虑将免费教育进一步扩展到大学阶段,从而实现本文题中所说的“教育全免费”。

虽然笔者说这是自己的一个“梦想”,但也绝非是在“痴人说梦”。之所以敢如此断言,是基于以下三点理由。

其一,以云南迪庆为例,据报道该州常住人口38.75万人,至2020年末,全州共有9年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41122人,另有在园幼儿13110人,高中生7021人。据该州教体局公示,省财政为此每年将安排经费7041万元,对在园幼儿按照2200元/生/年的标准免除保教费,对普高在校生按照1200元/生/年免除学杂费、160元的标准免除住宿费;同时,对经济困难家庭,在园幼儿每年可获1500元生活费补助、在校高中生标准为3000元。以此标准推及全国,笔者没有算过细账,也没有能力建立“数学模型”,但斗胆毛估全国可能需要几千亿的财政拨款便可普遍实行。而吾国去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超过18万亿元,这还是由于遭到新冠疫情的冲击致使其同比罕见地下降了3.9%;而今年的经济“恢复性增长”,仅前10个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就超过18万亿元,同比增长14.5%,到年底大概率将达到20万亿元。也就是说,只要拿出财政收入的几十分之一,就有可能实现全国性的免费教育拓展,无非是拓展为12年还是15年的选择。

其二,有人可能会说,国家这么大,人口这么多,政府要花钱之处有很多,何况现在各级政府还有不少负债,能不能拿得出这笔钱来拓展免费教育尚有疑问。对此笔者表示同意,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钱都是不够花的。但正如人们常说的,“再穷不能穷教育”,关键是应该将免费教育摆在公共开支中的优先位置。何况吾国早就不是一个“穷国”。

其三,改开初期,人们曾争论过“姓社姓资”的问题。吾国当然始终是一个“姓社”的国家,但“姓社”就该有“姓社”的样子,需知社会主义跟资本主义的根本区别之一,就是“姓社”的要比“姓资”的更注重社会公平包括教育公平。这里笔者不想拿北欧一些已经实现“教育全免费”的国家比较,毕竟我们跟他们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然而作为世界上少数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之一,吾国又是其中的“老大”,同时又已经“先富起来”,因此有责任、有义务在社会公平包括教育公平方面作出表率,以证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其四,没错,吾国现在还是个发展中国家,未来还要谋求继续发展,因此要警惕落入有些发达国家的“福利主义”陷阱。但是严格地说,免费教育只是一种最基本的社会福利,还称不上是“福利主义”。正如发展是我们最基本的权利之一,但不能因此就称之为“发展主义”。社会主义当然不是单纯的“福利主义”,但具备相当水平的社会福利,乃是社会主义的题中应有之义。

值得一提的是,财新网的报道说,2017年3月,当时的教育部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就相关问题曾表示,延长义务教育和地方扩展免费教育,要从国情出发考虑,不办超越发展阶段的事情,他称地方“如果有财政支撑,可以从实际出发考虑,教育部不倡导。”笔者觉得,既然高铁、地铁等基础设施可以实现也已经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拓展免费教育为什么就不可以呢?何况如前所说,在吾国现有的经济条件下,拓展免费教育已不算是“超越发展阶段”。笔者之前曾在博文中将高铁、地铁等基础设施称为“硬基建”,而将教育等社会保障措施称为“软基建”,并指从某种角度上看,“软基建”对促进社会发展和公平的作用,完全不亚于“硬基建”甚至可能更重要。

拓展免费教育,当然要发挥地方积极性,但正如笔者在上面所讲,此事需要“两条腿走路”,中央财政的支持必不可少。实际上笔者认为,基于教育公平的理念,此事更需要中央财政发挥作用,为全国各地区提供基本的经费“垫底”,否则由于各地的财政实力有厚有薄,仅靠地方出钱,有可能会拉大彼此之间原本就存在的地区差别。地方财政更多地起到一种“锦上添花”的作用。报道引述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储朝晖的看法认为,贫困地区扩展免费教育的收益更大,有助于迅速减轻当地贫困家庭学生、农村生源上普通高中的负担;而发达地区则更重教学发展质量、教育系统内部的资源均衡。如今年4月,深圳市教育局表示,深圳已有能力将免费范围向“两头延展”,将争取到2025年实现“12年免费教育”,并在此基础上再逐步向更长年限延伸,这是“北上广深”的首份表态。还有学者如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担心,若(地方)财政投入无法补上差额,免费反而容易挤占有些地方对于办学质量的投入。熊先生担心的是如此不符合发达地区家长的教育需求,但他的话更印证了笔者认为中央财政应该鼎力支持的必要性。当然熊先生又指普高的免费也可能导致已享受免费政策多年的中职更加不具吸引力,导致普高的竞争或更加残酷,这种可能性的确不能排除,但这是另一个问题。

笔者认为,拓展免费教育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从“源头”上促进“双减”政策的真正落地。因为既然免费教育可以延伸到12年乃至15年,也就没有必要再搞“择优录取”了,所有的孩子都可以就近分片入学,现行的小升初、初升高的入学考试就可以取消了,而没有了这根“指挥棒”,中小学生的负担自然就减轻了。如此至少在中小学阶段,“应试教育”将自动消亡。如果将来国力进一步富强,免费教育还可以拓展到大学本专科阶段,这样就能实现笔者所说的“梦想”:教育全免费。

实际上除了“教育全免费”,笔者还有另一个“梦想”,那就是未来能够实现全民的医疗免费。一个教育免费,再加一个医疗免费,如能这样“双免费”,到那时我们就可以自豪地宣称,吾国已建成当之无愧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这会是一个“奢望”吗?笔者并不觉得。惟看我们的努力程度了。再说了,就像那句流行语所说的:不管怎样,“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2021年11月29日于安吉桃花源

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未名周记”),2018年7月开始兼写微博(“未名日记”),以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笔者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