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试解超级富豪纳税率低之奥秘

试解超级富豪纳税率低之奥秘

试解超级富豪纳税率低之奥秘。——

据界面新闻报道:非营利新闻机构ProPublica6月8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包括世界首富亚马逊CEO贝索斯、伯克希尔·哈撒韦CEO巴菲特、特斯拉CEO马斯克等25名最富有的美国人,在2014至2018年间总共缴税136亿美元,而同一时期他们的净资产增加了4010亿美元。照此计算,他们支付的“真实税率”只有3.4%。

以马斯克为例,2014至2018年间他的个人财富增加了139亿美元,但是他向美国国税局上报的应税收入仅为15.2亿美元,共缴纳税款4.55亿美元,其中2018年没有缴纳任何联邦所得税。而“股神”巴菲特在过去5年间的财富增长了243亿美元,却只纳税2370万美元,“真实税率”更是低至仅有0.1%。相比之下,年收入在中位数(约为7万美元)的普通美国家庭,其所得税税率为14%,年收入超过628300美元的家庭之税率达到37%。

超级富豪们的资产大幅增值,纳税却为何如此之少?据分析,除了他们能够依靠资源、利用税法漏洞和减免政策打通各种避税渠道外,更主要的原因是美国税法更强调对个人收入而不是对财富征税,而富豪们的财富增长主要来自其资产价值的上涨,这些资产在出售变现前都不属于应税收入。

美国的税法为何如此规定?这让人想起“落袋为安”的成语。笔者揣摩,也许他们的立法者是出于这样的考虑:美国实行的是私有制,私有企业的资产名义上归股东所有,但当这些资产还留在企业时,它在某种意义上具有社会性,用于投资扩张有助于增加大众就业包括政府的税收——上述报告指超级富豪们的纳税率低,应该不包括其名下企业的纳税,如美国的企业税率为21%,拜登上台后准备将其提高到28%——而当企业的利润转移到富豪个人名下时,则需缴纳个人所得税(最高一档的税率为37%)。这种税制造成富豪们宁可将财富留在企业,只有一小部分进入个人腰包,因而其“真实税率”甚至低于一些中产阶层的“怪现象”,后者的收入主要是薪资,因而基本上都被计为“应税收入”。如股神巴菲特就曾表示,自己的“真实税率”比他的秘书还要低,并呼吁对富豪增税。

而新任美国总统拜登也正有此意,据报道他提出要将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美国人的资本利得税从20%提高到39.6%,加上3.8%的现有附加税,总体税率可能高达43.4%;而个人所得税的最高边际税率也要从37%上调至39.6%。不过以笔者的理解,所谓资本利得税应该是指个人买卖股票、房产等方面的收益。

故此笔者认为,所谓超级富豪纳税极少的说法,主要原因在于没有厘清其名义财富和“落袋”以后作为个人收入的区别。用报道所举一位身家数亿美元的华尔街投资家的话来说,所谓个人所得税,顾名思义就是以个人收入为基础缴纳的税收,与其所拥有的实际财富没有必然联系。 不管怎么说,

上述现象仍然让人觉得很不公平。都说美国是个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果然以“保护资本”为己任。或许在美国的立法者看来,“保护资本”就是保护就业、保护经济发展。美国的超级富豪们正是利用这一点来合法避税。

这并非是笔者在为这些超级富豪辩护,而是一个客观事实。实际上在吾国也有这种现象:吾国现有的富豪数量在全球已仅次于美国,但有些富豪“落袋”的个人账面收入也不是很多,有的富豪甚至自称不领一分钱工资,其绝大部分资产属于企业。由此也造成吾国的个税主要是由工薪阶层而不是那些富豪缴纳。不过吾国的情况与美国亦有区别,有些企业主虽然直接领取的薪资不高,但其个人包括家庭的很多开支都假借各种名目拿到企业去“报销”,这种行为恐怕难称“合法避税”。此外据笔者所知,吾国目前还没有单独的资本利得税立项。

有人可能会说为何不干脆直接对富豪们的所有财富征收高额税收,以此来缩小贫富差距?早几年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的著作《21世纪资本论》曾在全球畅销,据介绍他在书中就主张通过高税收来抑制贫富分化,如向年收入在50万至100万美元的人群征收80%的所得税;向年收入在20万至50万的人群征收50%—60%的所得税。笔者没有看过此书,不知道他所主张的高额征税是指账面财富还是“落袋”以后的个人收入。此书引起经济学界激烈争议,支持者和反对者都大有人在,笔者作为一个“无知者”不敢妄议。但若要问为何当今各国普遍没有对富人的所有财富课以重税,笔者猜度,这大概是出于“投鼠忌器”的考虑:生怕如此将会使得社会投资锐减——毕竟大部分投资出自富有者(尤其是在美国这样的私有制国家),穷人的那点微薄收入只能聊以养家糊口。而若总体投资减少了,意味着全社会的“蛋糕”也将缩小,就业也将受到影响。故此这是一个几乎无法两全之难,只能取其相对的平衡。

此问题的“水很深”,笔者还是点到为止吧。(未名日记6月15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