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不愿多生孩,卿能奈其何

不愿多生孩,卿能奈其何

不愿多生孩,卿能奈其何?——

近年来吾国出生人口数量有减无增,公安部数据显示,2017、2018、2019连续三年出生人口下降,2020年登记新生儿1003.5万,又比2019年减少400多万。不少专家呼吁应赶快采取措施来促进生育。如据界面新闻报道,在日前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指出,吾国的老龄化和少子化正在“扑面而来”,他建议“尽快全面放开生育,实在不行先放开三胎,让生育权回归家庭,加快构建生育支撑体系。”

笔者认为,吾国人口出现老龄化和少子化,当然跟过去曾长期实行的一胎政策密切相关。然而这并非是唯一的原因,不然的话前几年吾国已经放开了二胎,为何新生儿数量仍在继续减少?就算现在起放开三胎,也未必就能“转减为增”。事实上我们可以观察到,出生率下降几乎是较富裕国家的“通病”,吾国发展起来以后也不例外。你可以说这是由于养育孩子的成本越来越高,生得起未必养得起;也可以说是由于人们“富起来”以后更重视个人自我价值的实现,不愿意多生孩子有的甚至选择“丁克”。 故此,单是放开生育未必能扭转这种倾向,否则就难以解释那些发达国家并没有限制过生育,何以出生率也在下降。

可见要想鼓励人们多生孩子,还得另想办法。任泽平提议,政府应该从经济和社会福利等方面采取措施鼓励生育,比如对生育二孩或以上的家庭给予个税抵扣和经济补贴,加大托育服务供给和教育、医疗、社保等相关的公共支出,完善女性就业权益保障,保障非婚生育的平等权利等等,总之要让人们生得起也养得起。

从理论上说,他的建议当然是对的。但以目前吾国的发展水平,要想通过这些办法来鼓励生育,政府财政是否负担得起?再说了,发达国家的生育福利较高吧,为何出生率仍然很低呢?可见这还涉及到人们的观念问题。而观念这种东西,短时间是难以改变的。要知道,所谓的“人口红利”是从整体而言的,具体到百姓个人和家庭,还是会从自己的利弊得失来加以权衡考量。如果说当年的一胎化政策可以强制执行,要鼓励多生孩子却只能由百姓“自觉自愿”,若大部分人家就是不想多生,政府又能奈其何?总有一些事情是权力干预不了的。

亦有专家认为, 从全球来看,未来吾国出生率继续下降可能是一个大的趋势,很难扭转,不过可以通过改善人口素质、延迟退休等方式来提高劳动生产率,从而减少老龄化给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笔者认为,这样的政策建议可能更加务实,实际上“延退”政策已经开始在准备执行了。

然而不管怎样,放开生育还是势在必行的,否则遑论其它?这不仅仅是为了延缓老龄化和少子化趋势,更属于“还权”——把生多生少的选择权还给老百姓。从这个角度来看,“计划生育”应属于“私权”范畴。君不见,吾国原先的“计生委”已不复存在,与卫生部合并后改称“卫健委”了吗?(未名日记3月26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