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美版“4万亿计划”要来了?

美版“4万亿计划”要来了?

·未名周记(2112)·

 

                          美版“4万亿计划”要来了?

 

本文要义:拜登意欲推出的大规模基建投资计划,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在学习借鉴吾国的经验,或者说是对“中国模式”的一种模仿。

 

吾国有句老话叫“一不做,二不休”,看来这句话拿到大洋彼岸也是适用的:上台才两个月的美国总统拜登,刚刚在几天前凭借民主党在国会参议院的微弱优势,以50:49的“最少多数”通过了1.9万亿美元的新冠纾困救助方案,送众议院复审后经自己签署而成为正式法律;又有美媒报道说,拜登的下一个目标是推出大基建投资计划。一些投行预计该方案规模将达2万亿美元,其中高盛的预计数字更加大胆,称最终可能达到4万亿美元!

倘若果真如此,堪称是美国版的“4万亿计划”。众所周知,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来袭,当时吾国政府急速推出了一揽子刺激经济方案,其中大部分资金用于投资本国的基建,由此不仅力保吾国的经济增长“稳中有进”,经过此后多年经营,还建成了世界一流的高铁、高速公路以及桥梁、港口等基础设施。这就是著名的“4万亿计划”。 然而,吾国当年的“4万亿”是以人民币计价的,而现在所说的美版“4万亿”却是用美元计价,按现行汇率计,相当于28万亿人民币!如果算上去年特朗普当政时释放的2万多亿美元救助资金,加上拜登政府刚刚放出的1.9万亿美元,再来个传说中的“4万亿计划”的话,总额将高达8万亿美元,相当于50万亿人民币,绝对是人类经济史上最大数额的刺激规模!

美国人这是疯了吗?!估计连作为“政府投资刺激经济”理论的始作俑者、经济学大师凯恩斯,若地下有知看到这一数字,也会惊诧得说不出话来。大师绝对没想到,他所创立的“凯恩斯主义”,竟然会被后人如此“发扬广大”!

毫无疑问,去年年初在世界范围暴发的新冠疫情,对各国经济造成的巨大冲击前所未有。作为全球感染和病亡人数最多的美国,无论是民生还是经济都受到了严重损害。在这种特殊情况下,美国政府拨出巨款向民众发钱纾困,哪怕政府为此而举债,应该说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这无关“经济学”而关乎“人道”。但是,拜登政府为何还要准备再推出如此庞大的基建投资计划呢?

关于这一点,可以说早有“预谋”。据报道,今年2月11日,即拜登就任美国总统20天后,当日他与副总统哈里斯一道,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4名两党参议员时,就已开始向他们积极兜售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计划。

诚然,作为号称“最强国”的美利坚,它的许多基础设施建设确实已经明显老旧,近些年去过美国的国人都有此感受。这样看起来拜登要加大基建投资的想法似也并非其来无自。然而仔细观察,“醉翁之意”又并非仅仅在“酒”,因为就在那次会谈中,拜登特别提到了吾国,以此证明美国加强基建的紧迫性。他说:中国投资了数十亿美元解决交通、环境及其它的一系列问题,在铁路和电动车技术等方面进步迅速,我们不能落下。他对几位参议员说:““你们要知道,如果我们不行动起来,他们就会吃掉我们的午餐。”

据介绍,“吃掉谁谁的午餐”在英文语境里通常指抢走某人的生意或击败竞争对手。这里笔者附加两个注脚。

注脚一:两年前拜登曾在艾奥瓦州的一次讲话中对上述说法“不屑一顾”,称“中国要吃掉我们的午餐?得了吧”,指中国“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当时他的这番话还遭到时任总统特朗普的指责,称其言论“幼稚”。现在拜登的说法却已截然相反。当然你也可以解释为人在台下、台上时的想法和说法会有所不同。

注脚二:吾国这些年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远不止拜登所说的“几十亿美元”,起码在十倍以上。要知道,当年的“4万亿计划”仅仅只是个开端,后来每年吾国都有巨资投入基建,单单高铁这一项就不止4万亿(人民币),这有负责此项目的中铁总的负债额为证:早在2018年就已超过了5万亿,最新的负债数额是多少,笔者没有查到,但肯定是有增无减。

这两个“注脚”也许无关紧要。笔者真正关注的是:拜登意欲推出的大规模基建投资计划,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在学习借鉴吾国的经验,或者说是对“中国模式”的一种模仿。这一点他倒是在2月份的那次白宫谈话中说得很明白:美国再不抓紧行动,就会被中国迎头赶上。这不仅仅是指基础设施,更是指经济总量:吾国几年前就已超过日本而成为世界“老二”,距离“老大”美国的GDP总量也不过差了三成左右,按照目前两国经济增速的差距,接下来用不了几年或将“王车易位”。

这显然是美国不能接受的,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当政。为此,美国政府一方面在经贸、科技等领域打压遏制吾国的发展,另一方面也准备“行动起来”加快推进本国经济的增长速度。而在拜登看来,后一方面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或许就是借鉴“中国模式”:政府投入巨资大兴基础设施建设,以此来加快美国的GDP增速,以防被吾国赶上。

拜登之前曾算过一笔账,指刚刚通过的1.9万亿美元的纾困救助方案,预计能让美国的GDP多增加1万亿美元。不过该方案的一大部分是用来给美国人“发钱”,也就是沿袭美国过去以消费拉动经济的老套路。但以往的实践证明,这种增长方式固然质量不错,增长速度却较慢,而以投资拉动的增长方式则速度较快。

美国要学习“中国模式”,我们当然表示欢迎,何况也“挡不住”。问题是:美国政府要推行他们的“4万亿(美元)计划”,钱从何来?要知道,美国的财政早就入不敷出,其政府已债台高筑。据介绍,截至今年3月15日,美国政府债务总额已经超过28万亿美元,达到二战以后的最高值。随着刺激计划的不断“加码”,其债务势必会将进一步走高。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的预测,2021年美国联邦债务占GDP的比重将达到102%。也就是说,美国人要在一年内全体“不吃不喝”,产出的GDP才能还得上这笔巨债。

全民“不吃不喝”当然是绝不可能的。所以看上去要实行美版“4万亿计划”,美国政府只有两个办法可供选择:要么加税,要么继续举债。

据报道,以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沃伦为首的民主党激进派日前提出了一项“超级富翁税”议案,主张对家庭净资产和信托在5000万美元和10亿美元之间的富有家庭每年征税2%,超过该上限部分还需额外征税1%。加州大学的一项分析认为,这项计划在未来十年内将为联邦政府增加3万亿美元的收入。

且不论拜登政府是否“够胆”如此征税,也不论一向主张“低税收”政策的共和党是否会附议,就算真的这样做了,所增加的3万亿美元税收也不过是联邦政府所欠债务的十分之一,况且还分成十年!

如此看来,美国政府若要实施美版“4万亿计划”,只能是主要依靠“吃老本”——笔者说的“老本”指的是其用百余年时间积攒起来的“美元信用”:一方面由美联储继续开动印钞机,另一方面继续向市场兜售美债。由于当下的美元仍属全球储备货币中的“战斗机”,对那些超发的美元,市场现在还是会“认账”的。直到有一天“老本”被吃尽,人们再也不把美元看成是“第一硬通货”了,那时也就是美国从“世界最强国”的宝座上真正跌落之时。

离这一天的到来似乎还很远。这也就是美国政府胆敢如此大举债务来保民生、保经济的“底气”所在,用吾国的一句俗话来比喻,这就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实际上,多年来美国一直用这种办法在向其它国家“薅羊毛”(经济学家称之为“铸币税”):各国把自己辛辛苦苦制造出来的出口产品包括一些资源“卖”给美国,换来的只是含金量在逐渐稀释的一堆“绿纸”——尽管现在还不能说是一堆“废纸”。所以美联储的前主席伯南克才有恃无恐地提出“直升机撒钱”的理论。其背后所依仗的其实正是“美元霸权”——不得不说,这确是美国的一大优势,也是美国所持有的真正的“超级武器”。

尽管有经济学家认为,美国政府这样“大撒钱”多此一举,理由是即使没有如此大规模的刺激方案,随着美国疫情的逐渐好转,且去年的经济基数又很低(负增长6.8%),今年美国经济本来就会有相当不错的增长,用不着去过度刺激。现在若再“大水漫灌”,反而可能会得不偿失,搞不好会还将引发通货膨胀。 但看起来美版“X万亿计划”已势不可挡,美国政府似乎已想明白了美元的优势“不用白不用”,似乎铁了心要藉此加快本国的经济增速。据报道,美联储近日已将对美国今年GDP增长率的预期,从去年年12月时所作的预测增长4.2%,上调至预测增长6.5%。无独有偶,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日前公布的一份报告,对今年美国经济增速的预期,也从去年12月的3.2%同样上调至6.5%。如果这些预测成真的话,那将是过去几十年来美国经济增速头一次与吾国的经济增速“齐头并进”——要知道今年吾国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预期增长目标,也不过是“6%以上”(尽管这一目标明显是有所保留的),而吾国的疫情控制要比美国好得多,复工复产也比美国早得多。

据布鲁金斯学会测算,到今年底,拜登政府之前推出的1.9万亿美元刺激方案会使美国实际GDP多增长约4%,到2022年底会多增长约2%。以此推论,如果再加上拟议中的4万亿美元——哪怕只有2万亿美元——的基建投资计划,美国的GDP还不得“涨到树上去”?

尽管拜登最终能否成功推出美版“4万亿计划”(毕竟这还要经过两党在国会的博弈)、即使能的话其实际效果如何还有待实践的检验,但美国唯恐其经济总量被吾国赶超的恐慌心理已明显可见,为此甚至不惜“放下身段”向被其称为“最大竞争对手”的吾国学习,用以往很少见的政府举债投资搞基建的办法来刺激经济增长,而顾不得这实际上有违美国一向奉行的所谓“自由经济”之理念。

至于由此可能带来的通货膨胀,美国似乎也已想通了要遵照吾国的两句古老哲言: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据美联储预测,刺激政策之下,美国的核心通胀率未来可能会升至2.4%。果如此则还不算太高,甚至可以助力经济增长。要知道美国过去十几年一直想要让本国的通胀率达到2%左右而“求之不得”,这一回或许它将“如愿以偿”。何况近年来经济学界有一种看法,认为货币政策宽松未必就一定会造成通胀。

而另一个让美国敢于如此“大撒钱”的原因是:美元是全球通用的储备货币,发得再多也不会限于在国内流通,国际市场会吸纳掉相当一部分。故此反倒是美国之外的经济学家开始担心美国这样做是否会给他们的国家带来“输入性通胀”。

好在吾国的资本项并没有完全开放,美元发得再多也难以在吾国市场大进大出。当然事物都是相对的:正因为如此,美国能学吾国“投资基建稳增长”的经验,吾国却学不了美国的如此“大印钞”,否则只会进一步抬高国内市场的“水位”;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后的十几年,我们的货币总量在不断放大,最新数据显示,吾国的广义货币总量高居世界第一,已达到230万亿元的规模,是GDP总量的2.3倍之多,很难再像当年“4万亿计划”时期那样“大放水”了。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自全球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吾国实施的刺激经济计划的规模要比美国小得多的另一个原因,去年至今吾国新增的政府债务不过只有2万多亿人民币。相比较美国的“激进”策略,吾国现在的宏观政策还是在“稳扎稳打”,在笔者看来这是理性的选择。毕竟从大趋势来看,只要没有什么“黑天鹅”或“灰犀牛”的半路拦截,吾国经济总量追上美国是早晚之事,无需过于捉急。倒是作为“领跑者”的美国:眼看着身后的那个“追赶者”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内心的焦虑是可想而知的。

谁能想到,仅仅在二十年前,美国政府不仅没有欠债,其财政甚至还有盈余呢。这真的叫“不作死就不会死”。思之让人恍如隔世。 

                                                 2021年3月22日于安吉桃花源

 

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未名周记”),2018年7月开始兼写微博(“未名日记”),以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笔者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