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1·6”事件是一道分水岭

“1·6”事件是一道分水岭

“1·6”事件是一道分水岭。——

笔者在前一篇微博中,“理中客”地简略分析了共和党之所以在特朗普即将卸任之际要再次弹劾他的用心所在。此篇再谈一下自己的看法:特朗普此次若遭弹劾,可谓“罪有应得”。

笔者这么说,并非出于对他的个人好恶,而是“就事论事”。简而言之,盖因他破坏了美国的宪制,在这次大选后的“翻盘”行动中,把事情做过了头。

去年11月3日的美国大选,特朗普“先胜后败”,最终输给了拜登。他对此表示强烈不满,指责一些“摇摆州”的选举舞弊造假,并为此向各级法院提起了六十多项诉讼,企图推翻选举结果。这倒没什么,只要你能提供足够的证据,并且被法院所受理,自然可以正大光明地打官司。笔者不了解特朗普团队提供了哪些证据,只知道这些诉讼基本上都被法院驳回或未予受理,包括他原本寄予厚望的最高法院。

此事若到此为止也就罢了。既然法院包括最高法院不支持这些诉讼,表明司法这条路已走不通。但特朗普很不甘心,立志要继续“抗争”下去。注意,这样一来他实际已在某种程度上触犯了美国的宪制,因为一般情况下法院不会干预行政、立法包括选举,但官司一旦打到法院,而法院又作出了决定,特别是最高法院的裁决具有“终极”意义,强如总统和国会也只能服从。最高法院之所以被称为“最高”,表明它相当于珠峰,再往上已“无路可走”。当年的戈尔就是因最高法院对选举诉讼作出不利于他的裁决而“愿赌服输”,在第一时间向竞争对手小布什致电祝贺当选。特朗普既是现任总统,就不应对法院的决定不服,否则就成了行政挑战司法,不符合美国“三权分立”的宪制原则。

然而特朗普本就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非要“不走寻常路”不可,其麾下又汇聚了一帮专门“钻空子”的法律精英,于是接下来他又瞄准了将在今年1月6日召开的国会联席会议,希望能通过部分议员的抗议来一场大辩论,争取在两院获得多数支持来推翻此次大选的结果。

大部分分析家认为他的这一希望十分渺茫——美国选举史上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但如果他所做的“最后的斗争”仅限在国会内部展开,还算没有完全“脱轨”,因为美国的法律确有相关规定。然而,为了向国会施压,特朗普又“挺身而出”,号召他的拥趸们在1月6日汇集华盛顿举行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要求国会议员们支持他“翻盘”。

再退一步讲,如果是一般人这样做倒也罢了。但是,特朗普不是“一般人”,他乃美利坚合众国的堂堂总统。身为总统不仅不服最高法院的裁决,还鼓动群众闹事施压国会,这就等于他所代表的行政权在公然挑战“三权”中另外独立的两大权力,这是美国的宪制所不允许的。

假设事情到此为止——笔者的意思是,虽然他的上述举措已经触犯了宪制,但如果1月6日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在华盛顿的抗议活动是和平举行的,也许他还不至于被弹劾,反正他马上就要下台了。可是接下来全世界都看到,1月6日的抗议活动演变成了对国会的暴力冲击,特粉们不仅冲进国会大肆打砸抢,迫使正在举行的联席会议中断,而且最终造成了5人死亡的悲剧——这在两百多年的美国宪制史上绝无仅有,迅即招来美国朝野和国际社会的同声谴责。最奇特的是,这场颠覆现行国家宪制的“暴乱”,竟然是由现任总统策动的。无怪乎连美国的盟友们也深感震惊。

至此,特朗普已完全构成被弹劾的条件,说他涉嫌“叛国罪”也并不为过。有人或许会说:有什么证据证实这场“暴乱”是由特朗普授意的?实言之,目前笔者还没有看到直接的证据,但从吾国央视昨日的报道中发现已有两条“旁证”:一是在1月6日当天,特朗普出席其支持者们举行的抗议集会并发表演讲,电视镜头显示他在会上振臂高呼,鼓动人们“向国会进军”。如果说这还不能直接证明冲击国会的暴力行为是他授意的(他的律师们一定会如此申辩),那么,第二个更为确凿的“旁证”是:据央视引述美媒报道,暴力冲击国会的行为发生时,特朗普一直在白宫观看电视直播,当有下属请示他是否要授权国民警卫队赶赴现场加以平息时,他居然予以否定。对此笔者有一比:这就好似某地发生火灾,消防部队就在现场附近待命,而其长官只是旁观火情却拒绝下令救火,这个长官岂不是犯了“见死不救”的严重渎职罪?如果上述报道属实,特朗普的上述行为充分证明他至少是乐见其支持者们暴力冲击国会的——弹劾他算是轻的,接下来还应追究他的刑责。

诚然,后来特朗普发表声明,要求冲进国会的支持者们“回家”,表示谴责暴力行为,还表示自己将会“有序”交权。但此时说什么都已经晚了,笔者不知道他为何在最后关头“认怂”,唯一想到的合理解释就是他面对国内外的一片声讨,终于感到害怕了,怕的不是会因此而“遗臭万年”(他不在乎这个),而是自己会否因此被追究刑责送去“吃牢饭”。毕竟他是个贪生怕死、锦衣玉食、热衷于打高尔夫的亿万富翁,只是因偶然的机缘当上了世界最强国的“第一把手”,但他从来不是一个为了信仰而宁愿把牢底坐穿的真正的“革命者”。

这次弹劾会成行并成功吗?美利坚监狱的大门会为他敞开吗?……笔者不敢下断言。但可以肯定,“1·6”事件是一道分水岭。如果说在此之前笔者虽然很不认可特朗普的为人品性,但从实用主义的角度对他任内奉行的某些政策(比如大减税)尚可理解的话,那么,“1·6”事件之后,笔者对他的看法急转直下,认定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大统领”因此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一个输不起的人,最终会输得个“底儿掉”。(未名日记1月12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