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货币政策:放松容易退出难

货币政策:放松容易退出难

货币政策:放松容易退出难。——

财新网报道: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日前在财新峰会上发表演讲时表示,从全球看,中国最先控制住疫情,经济复苏也走在前列,“中国已经到了研究宽松货币政策有序退出的时候。”

笔者闻听此言稍感意外。尽管楼先生之说不无逻辑依据:如其所言,既然吾国在全球最先控制住疫情,经济复苏也走在前列,按说扩张性政策也应早于其它国家而退出。然而事情的复杂性往往不像逻辑这样简明。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各国包括吾国无不实施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双扩张,其好处也显而易见:尽管全球疫情依然十分严重,但至少迄今没有发生严重的民生问题和经济危机。然而与此同时政府和企业的债务也不可避免地“水涨船高”。虽然域外股市正在“狂欢”,这恐怕只是虚拟市场的“自娱自乐”,实体经济还远远谈不上有强劲复苏的势头。吾国经济远好于其它国家,也不过将将实现了“正增长”。此时说宽松政策要“有序退出”,是否言之过早?

不过又见楼先生称,目前全球债务周期和经济周期错位,债务在积累,经济远谈不上复苏,资产价格却在高位。他承认此时若要收回过多的流动性,“也有债务破灭的风险”。故此他强调,他只是说到了研究货币政策有序退出的时候,并不是说现在马上就退,“退出的节奏一定要掌握好,不能让经济复苏对应债务危机。”

这就是了。笔者认为,除非经济出现“过热”现象,宽松政策恐怕难言“退出”,而时下的经济连“热”都谈不上遑论“过热”。如果此时贸然开始“退出”,搞不好反而会引发危机也未可知。就像楼先生自己说的,除了债务问题,资产市场恐怕也很难撑得住。无论是股市还是房市,眼前的“繁荣”实际上均拜流动性所赐,一旦政策收紧,泡沫可能就会破灭,如此势必又将冲击本来就处于艰难时世中的实体经济。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扩张性政策也是如此,历来是放松容易收紧难,这或许正是凯恩斯主义的“命门”所在。但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径”,人们就很难消除对它的依赖。至于释放出的那些巨量流动性怎么办,只能是寄希望于今后的经济增长慢慢地予以消化了——这或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目前来看,“退出”肯定还早,是否要“加码”还得看新冠病毒会否“给面子”。希望疫苗能够尽早全面推广接种。只有等疫情过去,经济也好政策也罢,才能真正恢复如常。(未名日记11月27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