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财新周刊》日前发表《加快外来人口市民化》的社论说,数以亿计的外来人口难以市民化,成为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梗阻。有关部门放宽户籍限制的思路是按城市人口规模来分级施策,对于超大特大城市则偏于严格控制。其实超大特大城市最能体现城市的优势。无论是经济贡献还是劳动效率、创新能力、对新移民的吸引力,中小城市均远远不及大城市。近些年来,县城和三四线城市即便放开落户限制人口也未明显增长,便是明证。如果大城市的外来人口不能顺利市民化,国家的城市化整体进程就会受到严重拖累,户籍改革的意义也会大打折扣。

社论此言甚是。有个问题笔者一直想不通:既然中小城市的落户可以完全放开,为何大城市尤其是特大城市的户籍却仍然要严加管控?如果说放开落户可以加快城市化,有利于推动经济的发展和国家的现代化,那么,这个道理为何只对中小城市适用,轮到大城市它就行不通了呢?这在逻辑上明显是个悖论。

进而言之,吾国为何忌惮大城市的人口增加?需知不少国家的大城市人口比吾国的北上广还多,为何它们就不怕放开呢?

诚然,城市人口与管理难度是成正比的。但是,这应该通过提高城市管理水平来适应人口的增加,而不是为了管理方便控制人口流入。尤其是,有些特大城市还制订政策往外“疏散”外来人口,这种做法,用吾国的一句成语来比喻,就叫作“削足适履”。

吾国正在研究制定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前些天领导还为此召开专家座谈会。据上述社论透露,有专家在座谈会上提出,应加快实施中心城市带动的都市圈和城市群发展战略,重点推进城区人口500万以上大城市的户籍制度改革。笔者猜度,提出此建议的很可能是一位专事城市化研究的专家,近几年他一直主张要放开大城市落户政策,且是首次参加这种高阶座谈会。这是否意味着,接下来城市化的相关政策将会有所变化呢?

忽然又想起,几年前开始实施的十三五规划中,内有到2020年新增城市户籍人口1个亿的目标,未知现在完成得如何了?未来的十四五规划,又会提出怎样的目标呢?

脚大鞋小,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换双大鞋穿,而不是用缠足的办法让脚变小。这难道不是一个人所皆知的常识吗?(未名日记9月4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632篇文章 1次访问 13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