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同为父亲,吾之选择可能与普京不同

同为父亲,吾之选择可能与普京不同

同为父亲,吾之选择可能与普京不同。——

据财新网报道,人类与新冠病毒的对抗持续了半年多之后,终于迎来了一线胜利的曙光:8月11日,全球第一款新冠疫苗在俄罗斯注册,俄总统普京表示,这是全球抗疫的一个里程碑。

据俄总统网站消息,普京当天称,这款名为“卫星V”的疫苗由“加马列亚”流行病与微生物学国家研究中心以腺病毒为载体研制而成,普京称“疫苗已通过必要检验,它能充分有效发挥功能,稳定生成抗体”。据俄卫生部网站介绍,这款疫苗此前已通过了多种动物的测试,以及两组每组38人的志愿者临床测试;该疫苗不含新冠病毒成分,通过两次接种,免疫力可持续长达2年。

值得一提的是,据普京透露,她的女儿已经接种了这种疫苗,并称接种后“她的体温升至38度,第二天略高于37度,仅此而已”。

笔者注意到,俄罗斯并非全球第一个启动疫苗临床试验的国家,据介绍目前全球共有近200种疫苗处于试验阶段,其中26种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进入三期临床试验阶段的疫苗有6种,其中有3种来自吾国,但并不包括俄罗斯的上述这款疫苗。在8月10日世卫组织的最新通报中,该疫苗仍被标记为“处于临床一期”,俄方自己也承认测试者只有几十人。相比之下,包括吾国在内的其它国家的几款研制进展较快的疫苗,测试者分别都有几千人。

故此,俄罗斯此举遭到国际医药学界的质疑。但俄卫生部部长穆拉什科辩称,三期试验会安排在注册通过后进行,届时参与试验的志愿者将会达到“数千人”。他同时提出,类似的未经三期试验而首先注册药品的做法在西方国家也有发生。这种辩词就连笔者这个外行也觉得难以置信:其一,这岂不等于承认这款疫苗是“先注册,后测试”,相当于商标界所说的“抢注”吗?其二,如果这种“抢注”现象在其它国家也确有发生,俄方又凭什么自称是“全球首款注册疫苗”呢?这在逻辑上明显说不通。怪不得有媒体调侃说,给该款疫苗取名“卫星V”的俄罗斯,这一次恐怕是真的放了个“卫星”(财新网)。

再看世卫组织的态度,疫苗发布当日,其发言人塔里克•亚沙雷维奇在联合国简报会议上表示,正在与俄罗斯卫生当局密切接触,就世卫组织对该疫苗进行资格预审进行讨论。他表示,任何疫苗的资格预审,都包括对所有必需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数据的严格审查和评估。而据俄新社报道,俄方已向世卫组织通报了关于这款疫苗的信息,期待世卫组织能够尽快将其列入该组织的疫苗清单。

由此看来,俄罗斯的这款疫苗既没有经过三期试验,也未经世卫组织的资格预审。既如此,普京为何急于宣布疫苗研制成功并将付诸应用呢?有人担心俄罗斯为了赢得声望而牺牲民众的安全。笔者倒不认为俄此举是为了“赢得声望”,但担忧之心还是有的。毕竟它的问世看起来并不符合科学界普遍认同的验证规则。

笔者在5月的一篇博文中曾指以美国在疫情未像吾国这样明显得到遏制的情况下急于全面复工复产复学,不啻于一次“大冒险”。而俄罗斯上述举措显然也具有“大冒险”的性质。当前俄罗斯的确诊病例已超90万,位居世界前五,普京想要早日战胜新冠病毒的迫切心情是可以理解的,未经三期试验的疫苗也未必一定不具备实用性。然而,万一该疫苗有欠缺或副作用较大,贸然让亿万民众接种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真的很难预料。当然,“冒险”并不一定失败,也有成功的可能,万一该疫苗被实践证明确实有效,就能因“提前”投入应用而拯救不少人的生命,使疫情尽早得到遏制——果如此,则俄罗斯功莫大焉。

不得不说普京的确是一个具有超常决断力的“冒险家”。特别是他还让自己的女儿成为最先一批接种者,以此起到“示范”作用。不过如果换作是笔者,可能宁可选择自己接种而不会让女儿“冒险”。

无论怎样,笔者还是希望这款疫苗的研制确实是成功的,并祝普京及其女儿和俄罗斯人民好运,祝全世界人民好运。——据环球网报道,俄罗斯的这款疫苗预计将在9月份开始工业化生产,目前已有20个国家下了订单,预订数量已超过10亿剂。(未名日记8月14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