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一份令人吃惊和感佩的测算报告

一份令人吃惊和感佩的测算报告

一份令人吃惊和感佩的测算报告。——

笔者在界面新闻看到一则让人颇为吃惊的资讯:据中泰证券的几位分析师测算,目前吾国新增失业人数可能已经超过7000万,对应的失业率大概在20.5%!

真的假的?要知道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调查失业率,即使在遭受新冠疫情冲击最严重的2月份,也仅为6.2%。随着吾国的疫情得到控制和复工复产的推进,3月份调查失业率已回升至5.9%。而据人社部讯息,一季度全国城镇新增就业达229万人。官方数据与上述分析师们测算结果的差距相差不可以道里计。这是怎么回事呢?

据几位分析师介绍,吾国现行的城镇调查失业率比之前的城镇登记失业率确实有所改进,统计方法基本上已与国际接轨。但由于吾国农民工群体非常庞大,即便是现行的城镇调查失业率,也并未真实反映农民工失业的问题。具体来说,在城市有工作时,农民工属于工人;在城市失去工作后,农民工可以回到农村做农民,两种状态下都有工作可以做,农民工可以说并不存在统计意义上的失业问题。当前针对城乡家庭就业状态的抽样调查,是将在家务农也作为就业的,农民工从城市回到农村并不会被作为失业来对待。

那么,就算是这样,分析师们又凭什么得出吾国失业者可能多达7000万这一惊人数据的呢? 细看报道,原来他们根据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今年一季度吾国农民工外出务工数只有1.2亿,比去年同期减少了超过5000万,其中有部分是无法在城市找到工作而“被迫”在家务农的,可能并没有纳入到任何口径的失业率统计中。此外,他们在计算时假定受疫情影响,吾国1.5亿个体经营户目前有30%仍处于停业或关门的状态,仅此一项就新增了4500万失业。再加上服务业法人单位的就业方面也受到了比较大的冲击,以及外需下滑对制造业就业的拖累,以上几项加总,就得出吾国当前新增失业人数可能已经超过7000万、真实失业率或已达到20%以上的测算结果。

当然,分析师们也承认,他们这种测算的背后,可能存在高估失业率的因素,例如出口下滑带来的失业可能和必需品消费下滑带来的失业有小部分重叠,以及企业可能存在“减产”不“减员”的情况,若将农民工在农村务农也视为就业的话,显示出的失业率可能就是在6%附近,这与官方给出的调查失业率大致相同;但报告同时也指出上述测算存在低估失业率的可能,如未考虑失业增加带来的乘数效应和连锁反应,很多行业的失业没有纳入到估算中来。这份报告的详细内容可参见界面新闻的报道,原题为《中国实际失业率有多高?》。

显然,分析师的这种测算方法叫做“全口径”。老实说,让笔者吃惊的不仅是他们的测算结果,还有这份报告居然能公开发表。分析师们显然也意识到了报告可能带来的影响,特地声明“有的估算均需要做出一些假设条件,而假设条件也会对估算结果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所以我们的估算结果仅供参考”;同时还声明“我们对于经济短期因新冠病毒而面临的巨大困难的看法,并不改变我们中长期看好中国经济增长潜力的信念。”

笔者也要声明,转引上述测算报告并不代表笔者同意其结论(实际上退休在家的笔者根本就不了解真实的情况,因而不具备评论的资格),只是为关心就业的人们提供“另一种算法”。毕竟就业问题关系重大,高层新近提出的“六保”,首当其冲的就是“保居民就业”。正如国务院领导之前曾说过的:“只要今年就业稳住了,经济增速高一点低一点都没什么了不起的。”

最后还要为撰写这份报告的分析师们说句话:他们的测算结果虽然令人吃惊,但从“底线思维”来看,还是值得决策部门一读的。历史的经验特别是这次应对新冠疫情的前期教训告诉我们,再也不能犯“报喜不报忧”的错误了。

最后的最后,要感谢平凡而伟大的吾国农民,他们对国家的贡献不止于为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所付出的辛勤劳动,还包括他们的宽容和大度:十一年前,全球金融危机冲击吾国时,曾有两千多万农民工去市还乡;十一年后,新冠疫情来袭,又有数千万农民工经受了同样的遭遇。他们既没有被计入城市的失业人口,也没有领取政府的失业救济,真正算得上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且毫无怨言。这样的群体,难道不值得我们感佩吗?(未名日记4月30日)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