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发改委督促完成“1亿落户”表明什么?

发改委督促完成“1亿落户”表明什么?

发改委督促完成“1亿落户”表明什么?——

国家发改委4月9日发文,要求各地在2020年实现总计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的目标(财新网)。

实际上,上述“1亿落户”的目标,早在2014年就已明确提出。是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设定2020年为这一规划的收官之年,至此实现1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落户,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左右。

今年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最后一年,尽管笔者目前还没有看到具体的数据,但发改委此次下文“督促”各地方政府抓紧完成这项任务,显见离“1亿落户”还有差距。

笔者查阅资料显示,1978年吾国的城市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仅为17.9%。自改革开放以后,吾国的城市化伴随着工业化的腾飞而突飞猛进,到2017年,城市常住人口比例已达到58.5%,增加速度之快世所罕见。然而若论城市户籍人口,同年占比仅为42.35%( 国家统计局公报)。两个比例之间差了16个百分点,可见大量的进城农民工未能取得城市户籍。

由此亦可看出,近年来吾国“人的城市化”已出现某种程度的停滞,故此前几年上头才提出上述“1亿落户”的数量目标。盖因历史的经验表明,要实现一个国家的现代化,其城市(户籍)人口通常占比在70%以上。

问题在于,“人的城市化”本是一个国家在工业化、现代化的进程中自然发展的结果。事实上吾国改开早期的城市化也是如此。那时政府没有设定什么目标,也没有下文“督促”,亿万农民在利益驱动下自觉自愿地进城打工,此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那么,为何现在吾国的进一步城市化需要政府定目标、下文件来加以推进呢? 显而易见,“人的城市化”遇到了某种阻碍。之前分析家们普遍认为是户籍是农民难以转化为市民的主要壁垒,依照这一分析,这几年政府大幅放宽了落户城市的政策尺度,农民们应该欢呼雀跃争相涌到城市落户才对,从2014年到2020年这七年间,实现“1亿落户”的目标似应不成问题。但发改委的上述文件表明,完成这一任务并非轻而易举。

这是为什么呢?从经济学的角度看,是否存在这样一种可能:很多农民们现在并不认为拿个城市户口对他们来说是件划算的事情了?换言之,城市户籍对他们的吸引力或已有所减弱?

果如是,那么需要追问这又是为什么?个中缘由,值得决策部门深思。(未名日记4月15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