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有关“西班牙流感”的三个知识点

有关“西班牙流感”的三个知识点

笔者从澎湃新闻上看到有文章介绍由美国资深医生杰里米·布朗两年前出版的一部著作《致命流感:百年治疗史》,其中提到1918年爆发的“西班牙流感”,有几个“知识点”值得关注。

1、那场大流感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传染病流行,全球5千万至1亿人因此丧生(笔者有点纳闷为何两个数据中间的“空白”那么大?可见那时的统计也很粗糙,另一说病亡人数为2千5百万到4千万,总之远远超过此次新冠疫情中的病亡人数),其中美国人的平均寿命从原来的51 岁遽降至39 岁。但很少有人知道,1918年的流感其实跨越了三个年头,经历了爆发、消退,又爆发,又消退,再爆发,再消退,总共折腾了三次,直至1920年的春天才彻底结束。

那么,这次的新冠疫情会不会也这样“去了又来”、反复折腾呢?漫说笔者这样的外行不知道。实际上就连专家们也都不知道,他们只能谨慎地表示新冠病毒可能会长期存在。所以还是要小心应对。笔者可以肯定的是,即便这次疫情会出现反复,也绝不可能像“西班牙流感”那样病亡那么多人,简言之:人类已经进步了。

2、有学者认为,1918年流感不仅使得“一战”提前结束,甚至间接引发了1919年吾国的“五四”运动和二十年后的“二战”,从而改变了整个世界格局。

此话怎讲?原来当时“一战”停战后举行凡尔赛和谈,作为战胜国之一的法国,对战败国德国提出了十分苛刻的条件,不仅要分割其领土、人口、矿产,限制其军队数量,不许拥有潜艇、主力舰、飞机、坦克等武器,还要其赔偿价值113亿英镑的黄金。而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原本对这些条款是不赞成的,认为过度惩罚德国会适得其反。不料威尔逊于1919年4月抵达巴黎后不久便染上了流感,高烧、咳嗽、腹泻,甚至让他动弹不得。在后来的谈判中,他突然放弃了之前坚持的原则,认可了“德国赔款,并承担发起战争的全部责任”的要求。由于在最终签订的《凡尔赛条约》里,还包括将吾国山东的德国租借地和太平洋部分岛屿划给日本的条款,消息传来,引发了吾国国内的强烈不满,导致“五四”运动的发生。而过于严苛的赔款条约,使得之后的德国经济撑不下去而逐渐崩溃,纳粹趁机上台,“大魔头”希特勒执政,为“二战”的爆发埋下了祸根。

仅仅由于威尔逊染上了流感,竟然使得历史发生如此重大的变故,听上去是不是非常诡异?虽然笔者并不认为这是“五四”运动和“二战”爆发的主要原因,但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一次偶然事件的发生,就像一根火柴一样,可以点燃本来就已经堆好的干柴。这种情形在历史上并不鲜见,此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实际上“一战”本身就是由萨拉热窝的一颗子弹引发的。故此,如果说当前这场新冠疫情可能将会改变今后的世界格局,也就不足为奇了。至于具体将会发生哪些变化,估计各路专家此刻正在埋头伏案,意欲抢先发出种种“预言”。

3、1918年的那场大流感,后世称之为“西班牙流感”。其实西班牙既不是此次流感的“发源地”(据记载此次流感起源于美国),也不是唯一的疫情发生国,只是由于当时其它国家尚处在“一战”末期,各国政府仍在实行战时的信息封锁,媒体上只见一片“好消息”,对疫情避而不谈,而西班牙属于中立国,还可以自由报道流感疫情,这让大家觉得,这场流感就是从西班牙开始传播的。以至于这口“锅”西班牙背了100年,直到现在人们还习惯于称为“西班牙流感”。

有鉴于此,世界卫生组织在2015年就发布了新的疾病命名指南,要求“避免冒犯任何文化、社会、国家、地区、专业或民族群体”,特别建议不要用国家给疾病命名。此次新冠疫情中又多次强调反对“污名化”,并特意给新冠病毒取了“COVID-19”这样一个有点拗口的专业名称。但人类喜好“污名化”的顽固程度超乎想象。

笔者认为,正如吾国有句老话所说: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对于这种“污名化”现象自应据理争辩,但也不必过于较真,所谓“事实胜于雄辩”,现在的事实已证明新冠病毒在疫情暴发之前早已存在于自然界的一些角落。以所谓的“西班牙流感”为例,叫了百年之久,不也丝毫无损于西班牙的“国格”,西班牙人民不也一直处之泰然吗?(未名日记4月12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