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从绥芬河窥测对面那个国家的疫情

从绥芬河窥测对面那个国家的疫情

吾国的边陲小镇绥芬河,这些天竟成了领导和民众高度关注的疫情焦点:盖因连续多日自俄罗斯从这一口岸入境归国的吾国同胞中,检测出不少的新冠确诊病例,最多的单日有40例,累计已近百例,成为吾国北境“输入性”压力最大之地。

笔者初闻此讯,第一反应是:俄国的新冠疫情恐怕已不像前些日子其官方所公布的那样程度较轻,依据是目前在俄的吾国人只有十几万,远少于在欧美主要国家的人数,从北境回国的更是只有一小部分,何以“倒灌”进来的新冠病患如此密集?赶紧一查,果然,至4月8日,俄国的确诊病例已超过1万,其中当天的新增确诊病例就有1629例。

说起来,自吾国武汉等地发生新冠疫情之后,俄罗斯是最早宣布封锁与吾国接壤之边境的国家之一。此后普京又较早实行全国带薪休假停工一个月的“硬核”措施。没想到饶是如此也未能遏制住疫情在其国内的蔓延。普京前日表示,俄国的疫情仍未到达高峰期,俄联邦生物医学署长维罗妮卡斯科沃尔佐娃称,俄国内疫情将在未来10至14天内迎来高峰期。

不过笔者更关心滞俄的那十几万吾国同胞的境遇。据报道,鉴于绥芬河口岸的“输入性”压力骤然增大,经中俄双方协商,其旅检通道已经临时关闭,恢复开关日期另行商定。由此笔者才恍然:当初俄封锁边境只是不准吾国人入境俄罗斯,而非不准在俄的吾国人过境回国。这在当今世界也属“正常”,虽然中俄之间已结成顶级的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但疫情当前,各国还是以“自保”为先。

只不过如今吾国这边的口岸也实行“封关”,目前滞留在俄的那十几万吾国公民若想从北境回国“避疫”,岂非不得其门而入?又或者,有关部门的意思是让他们“绕道而行”?

看起来好像就是这样。据报道,吾国驻符拉迪沃斯托克总领馆发布最新消息称,鉴于目前俄滨海边疆区与中方间三对公路客运口岸均已关闭,“强烈提醒”吾国在俄公民充分考虑疫情形势,特别是莫斯科—符拉迪沃斯托克—绥芬河路线存在的巨大感染风险,切勿尝试经由绥芬河等陆路口岸回国。

不过笔者注意到,绥芬河市所属的黑龙江省和牡丹江市已采取紧急措施,对经绥芬河公路口岸入境人员实行就地隔离措施,并加强入境检测服务,派遣人数上百的医疗队驰援绥芬河,同时正在兴建一座“方舱医院”,并对全市所有小区实行封闭管理。——可谓“严阵以待”。

从这些应急措施看,绥芬河等口岸的关闭应该是临时性的,待条件具备后可能还会有条件地开放。果如此在俄的吾国同胞可以松口气了:祖国的大门不会对你们彻底关上。正如之前吾国虽然大幅削减了国际航班的架次以缓解“输入性”压力,但接下来还是要想办法用包机的方式尽可能地接回在境外而想回国的吾国公民,特别是那些未成年的小留学生。这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

由于历史遗留的种种原因,笔者对与吾国为邻的那个北方大国向来并不是很感冒,但在此次疫情中有一件事它做得还是令笔者为其点赞:早在疫情发生之初,俄罗斯就展开了撤侨行动,为此普京还曾下令动用军机。尽管后来撤侨计划一度暂停,但俄政府负责人表示,俄罗斯并不会阻止本国公民回国,暂停撤侨航班只是为了摸底统计,将于4月6日恢复。

今日已是4月10日,未知俄的撤侨航班是否已如期恢复,但笔者相信普京在这一点上不会含糊。所谓“祖国”,对其身居海外的国民来说,就是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想要回来都会对你敞开怀抱的家园。俄国是如此,吾国也是如此。(未名日记4月10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