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这不是“演讲”,这是“谋杀”。——

新冠疫情来袭,不仅威胁人类的健康和安全,不期然还与某些宗教教派发生了“冲突”。

据澎湃新闻报道,在近日一则流出的视频中,号称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会长的全光勋,面对在疫情中赶来集会的教众们发表演讲说:管它肺炎不肺炎,开始礼拜后今天人最多,不是说来这里就不得病,也可能被传染的,但不用放在心上,我们感染得病死了也没关系,我们的目的就是死,我们是有上帝收的。有人被感染了吗?有的话来这里,主都给你治好。

笔者为这样的演讲内容而震惊。更让人觉得不解的是,报道说底下聚集的教众们对此无一提出反对,似乎都做好了“为信仰而牺牲”的准备。

众所周知,韩国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近日已猛涨到六千多例,成为除吾国以外疫情最严重的国家,而且现时每日的新增确诊病例数量远超吾国。据报道其中超过2000例都与该国的一个宗教团体——新天地教会此前的聚集活动相关。虽然在3月2日下午,新天地会长李万熙在舆论压力下跪地道歉,但部分教徒仍然拒绝接受新冠肺炎的检测和治疗(海外网)。

某些教派领袖及其信徒何以如此疯狂?有评论认为,用“愚蠢”来概括似乎过于简单。根据美国社会学家罗德尼·斯塔克的研究,一些教徒的狂热与牺牲是基于成本与收益的理性选择,他们觉得如此为宗教牺牲可以在身后得到补偿或报酬。全光勋的演讲就是在明示教徒们在死后会获得永生,上帝在教徒们感染肺炎死亡后会接收他们。

这样的“逻辑”其实并不令人感到陌生,人们知道,有些宗教的确有“死后进入天堂”或者“转世”的说法。记得多年以前曾有学者调查分析,为何一些自然环境非常严酷的地方还有人群坚持在那里生活,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深信熬过此生可以获得幸福的来世。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笔者并不反对宗教的存在,也不反对有人信奉这样的“幻想”——在某种意义上,或许还可以“引导”人们积德行善(只有如此才有资格进入天堂,才会有美好的来世)。然而,任何“有益无害”的宗教都应该包括这样一条原则:不可害人。

谁都知道新冠肺炎具有很强的传染性,且有一定程度的病死率。就算参与宗教集会的人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他们也是生活在社会和家庭中人,如果染上病毒后又通过其它渠道传染给别人,甚至导致后者的死亡,岂不从根本上有违教义?

故此,全光勋的演讲居然以宗教之名煽动信徒们“慷慨赴死”,完全是在胡说八道。老实讲,称他的演讲具有“谋杀”性质亦不为过。

在此次新冠疫情中,笔者注意到这样一种现象:有些宗教色彩比较浓厚的国家,鉴于本国的疫情比较严重,其政府也在呼吁民众减少或不要参加聚集性的宗教活动。 比如伊朗。据报道,该国内务部负责安全事务的一位副部长日前表示,出于对安全因素的考虑,伊朗政府希望伊朗公民暂时不要到圣城或圣地进行朝拜活动。此前有报道说大批朝圣者不顾劝阻坚持前往寺庙朝拜,在伊朗遭受病毒冲击最为严重的北部城市库姆,朝圣者涌向当地著名圣地法蒂玛,他们按照平日的习惯舔舐门和墙壁,还声称“我们不在乎发生什么”。一名朝圣者甚至还鼓励孩子主动去舔门(腾讯网)。这样的活动和举动显然十分危险,以至于连被认为是“政教合一”的伊朗政府也不得不发声予以劝阻。

在有些国家,历来有“宗教化”和“世俗化”之争。笔者认为,不管是什么“化”,都应该把国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摆在首位。当面临新冠肺炎这样的重大疫情时,恐怕还是“世俗”一点为好。而且信徒们照样可以在家祈祷、礼拜,这并不妨碍他们对宗教的虔诚。朝拜之类的集体性活动,不妨等到疫情过后再行不迟。

“我佛慈悲”,不仅是佛教,其它宗教想必也是“慈悲为怀”。如果为了所谓的信仰而罔顾众生的性命,甚至鼓动他们去做无谓的“牺牲”并很可能殃及他人——就像全光勋所做的——那就配不上称为“宗教”,而成了“邪教”。(未名日记3月7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632篇文章 1次访问 13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