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确诊病例何以“大起大落”?——四谈“‘信息不对称’惹的祸”

确诊病例何以“大起大落”?——四谈“‘信息不对称’惹的祸”

·未名周记(2007)·

本文要义:由于新冠肺炎是一种新型的传染病,无论是对它的检测标准、治疗手段,还是对相关数据的统计工作,我们都存在很多的“信息不对称”,有时会显得“手忙脚乱”。如笔者在之前的博文中所说的,有些“信息不对称”是因人类认知的不足所造成的,既是难免的,也是可以谅解的。但是,诸如确诊病例的数据实在太重要了,它的“大起大落”应该尽力予以避免,而且,其中有无不该掺杂的人为因素呢?

 

2月20日,笔者上午醒来打开手机,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19日0-24时,湖北全省仅新增确诊349例!这不仅是连日来该省的该数据首次降到千数以下,而且与前几天相比,下降幅度之大超乎笔者的想象!……难道传说中的“拐点”果真已经来了?

随即笔者又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在同一天,武汉的新增病例却是615例,比湖北全省还多出266例!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湖北的数据不包括武汉?

显然不是。因为接着笔者看到财新网的报道说,根据国家卫健委日前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湖北省内不再单设以肺炎影像学特征为基础的“临床诊断病例”(容笔者外行地简称其为“CT病例”,以相对于核酸检测确诊的“核酸病例”),全国病例诊断标准再度统一分为疑似、确诊两类病例。报道说“最新诊疗方案发布后次日(也就是2月19日)披露的数据立刻转好”,湖北省新增确诊病例数跌至349例,环比大幅下降近八成,而20日湖北省披露的新增确诊病例也仅有411例,疑似病例的增幅也有所收窄。

老实说,见此报道时笔者不禁皱了皱眉:原来是诊断标准又变了!说“又”,是指一个星期之前,由于湖北把“CT病例”与“核酸病例”合并计算,使得当日该省的确诊病例暴增1万3千多个,连带当日全国的确诊病例增加了1万4千多个,令国内外舆论一时为之震惊。而现在把“CT病例”又从确诊病例中排除出去归入疑似病例,遂使湖北的当日新增确诊病例“暴跌”到只有349个。

那么,上面所说的2月19日武汉的新增确诊病例比湖北全省还多出266个,又是怎么回事呢?

中国新闻社对此给出解读:从湖北卫健委公布的数据看,湖北省内19日有不少地方数据有“核减”,共“核减”了279个确诊病例(其中“核减”最多的是荆门市,达107例)。故此,湖北当日新增的确诊病例(包括武汉),减去全省核减的279例病例(亦含武汉),就只剩下了349例。

稍后笔者又见“新华视点”报道说:湖北省卫健委认为,前期上报的部分病例不符合确诊病例的定义,决定订正为其他疾病或归类为疑似病例。 也就是说,根据新颁布的第六版诊疗方案,湖北各地把一部分此前纳入确诊病例的的“CT病例”,重又剔除在外,即所谓的“核减”,而武汉19日的“核减”数量较少,这才造成了上述“武汉多于湖北”的“逆差”。

原来如此!笔者不知道自己的上述理解是否正确,但不管怎样,确诊病例大幅减少,总是个好消息。 然而仔细一想,确诊的标准如此变来变去,给疫情分析家们带来的麻烦怕是少不了(比如对染病率、病死率、治愈率的计算,尤其是病死率,这是笔者最关注的一个指标,盖因该比率的高低直接关系到人命,而确诊病例的多少又决定了病死率的高低),给社会公众也难免造成困惑。像笔者这样退休在家而又处于“自觉隔离”状态者,尚有“闲心”每日观察算计,试图厘清数据变化的原委,那些没这份“闲心”的人看到确诊数据如此“大起大落”,恐怕更会“一脸懵圈”。而国际上的那些研究专家们看见,又会怎么想、怎么办呢?

财新网报道,2月21日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湖北省新增确诊病例数,与湖北省卫健委公布的数据也不一样,前者为631例,而后者为411例,相差了220例;但二者公布的武汉新增确诊病例数据却是一致,均为为319例。报道分析说,这或许与地方对之前临床诊断病例并入确诊病例后的“核减”还在进行相关。而国家卫健委有关人士回答财新记者的问询也很有意思,他说:“这需要湖北解读。”

看上去在数据统计方面上下似乎是“各管各的”。老实说,就连有“闲心”的笔者也被这些“互相打架”的数据给弄懵圈了。

又看到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贵强2月20日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当时出台“临床诊断病例”,系因武汉地区大量的病人集中发病,核酸检测不能及时进行,在等待中难以确诊。这是为了解决诊断和救治的矛盾,使潜在病患得到及时救治,降低病死率;而现在“湖北地区情况已经改变了,核酸检测的能力大大提升”,“疑似病例、未确诊病例都可以进行快速核酸检测。”他表示,专家组经过讨论取消了“临床诊断病例”,“目前诊断是‘全国一盘棋’。”

王主任的意思似乎是:一个星期前之所以把“核酸病例”与“CT病例”合并计为确诊病例,是因为武汉地区的病人太多,核酸检测不过来,致使收治不及时;合并以后病人基数扩大,不仅使潜在病患能得到及时救治,病死率也因此而降低;而现在因核酸检测的能力大大提升,不需要CT检测来“帮忙”,故此又将后者排除在外。——这样,全国的诊断标准算是统一了。 但此时离钟南山院士宣布“人传人”、疫情开始全面爆发的1月20日,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也就是说,一个月以后,我们才在全国统一了新冠肺炎的确诊标准。

笔者相信,王主任的上述解释的确道出了实情。不过从逻辑而言,似乎还有可细究和补充之处。 比如他没有提到:当初武汉地区的诊断和收治之所以不及时,除了核酸检测能力不够,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医院床位和医护力量严重匮乏,现在经过多方努力,不仅建成了两大“神山”医院和近二十家家“方舱医院”,各省还派了3万多名医护人员支援武汉,总床位据说也增加到10万张。现在武汉无论是核酸检测还是医护、床位等条件都得到大大的改善,能够收治更多的病人。之前不得已把湖北包括武汉的“CT病例”也并入确诊病例。如今不仅核酸检测能力大大提高,病患也差不多已做到“应收尽收”,于是又得以从容地重新确立以核酸检测为标准,将“CT病例”归为其它病例。

不知道笔者的上述理解对不对,如果还算靠谱的话,这就会引出一个问题,那就是:新冠肺炎的确诊标准,究竟是以何为依据?是核酸检测的供给和速度,以及医院床位和医护力量的多少,还是人们通常所说的“赛先生”(science)?

据之前媒体报道,核酸检测并非百分百准确,检测结果有不少“假阳性”和“假阴性”。那么,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吗? 同样地,之前把“CT病例”并入确诊病例,又是以何为依据?如果说这种“合并”是有科学根据的,那么,现在又为何重新将其排除出去?

老实说,除了确诊标准的“变来变去”和由此造成确诊病例数量的“大起大落”,作为一个普通的民间观察者,笔者对此次疫情中的数据统计和公布一直是颇有微词的。以下是笔者早先拟就的一篇微博之内容,只是因为“稿挤”(笔者自我规定一天只发一篇)而未能发布出去。趁此“机会”照录于下:

拜托,能否把数据弄“大”一点。——笔者每天关心吾国疫情的变化,每每不满于所公布的统计数据不详细、不全面,相关部门给出的表格中往往就是确诊病例、疑似病例、病死者及治愈者的总数,既没有显示相关比率,也没有跟先前数据的比较。即使有,也分散“隐藏”在媒体对某地、某项的文字报道中,没有做到让人“一目了然”。当然,有心者可以翻看过去那些天的数据,自己用手机加减乘除一番计算出来。然而为何统计部门不把这些活儿给干全了呢?为什么要给关心疫情变化的老百姓添麻烦呢?不是说现在已经是“大数据”时代了吗?以至于笔者后来也懒得去计算、懒得去查了。不过,要说进步还是有一点的,比如现在表格中还有了当日各项的增加数量,但笔者仍嫌数据还不够“大”(详细),特别是与之前的数据相比有哪些变化,若是下降,下降了多少(绝对数加百分比),若是增加,又增加了多少,如此等等,都付诸厥如。是不是相关部门觉得,对普通老百姓而言,只需要知道个“大概齐”就行了?果真如此,倒显得笔者自己有点“没事找事”了。(未名日记)

需要说明:笔者每天看到的数据主要来自于新浪微博的“疫情地图”。也许官方媒体上还有更详尽的数据统计。不过新浪声称它的数据来源于国家及各省市地区的卫健委。 如今又出现了上述确诊病例的“大起大落”,遂使笔者觉得有必要把数据问题提出来加以严肃的讨论。

诚然,由于新冠肺炎是一种新型的传染病,无论是对它的检测标准、治疗手段,还是对相关数据的统计工作,我们都存在很多的“信息不对称”,有时会显得“手忙脚乱”。如笔者在之前的博文中所说的,有些“信息不对称”是因人类认知的不足所造成的,既是难免的,也是可以谅解的。但是,诸如确诊病例的数据实在太重要了,它的“大起大落”应该尽力予以避免,而且,其中有无不该掺杂的人为因素呢?

笔者不了解实情,只能就官方和媒体发布的相关信息给出上述粗浅的分析。再加笔者不是什么医卫专家,只是一介平民,如所言有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想来不至于招致“训诫”吧。

最新消息说,湖北地市临床诊断病例的“核减”已被叫停。湖北省新任主要领导2月21日表态,不允许“核减”已确诊病例,据此全部加回已“核减”病例共426例。湖北省卫健委和国家卫健委数据也均作出调整(财新网)。然而对疫情数据统计之信用的负面影响已经造成。笔者认为,关键不在于“核减”本身,而在于“核减”的科学依据。

《“信息不对称”惹的祸》之系列博文,笔者之前已经写了三篇,“四谈”本已拟好草稿,原想循序发出,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出了确诊标准再次反向调整、使得确诊病例“大起”之后复又“大落”这档子事。鉴于此事又有较强的“时效性”,因此将临时急就的此文“加塞”进去充当“四谈”,拟好的原“四谈”只能推后为“五谈”(正题为《作为后知后觉者的“我们”》)了,将在下周发布(如果能顺利发出的话),在此先作个预告。

行将结束本文之时,笔者习惯性地查看新浪微博的“疫情地图”,不知何故,昨天(23日)的疫情数据推迟到今天11点多才发布,而且笔者发现前述“逆差”现象依然存在:最新公布的新增确诊病例,湖北仅为203个,而武汉却是406个,比湖北全省又多了203个!神奇的是,过了一会儿,上述数据又修订为湖北398例,武汉349例。随即见财新网即时报道:据国家卫健委通报,湖北省订正重复报告病例195例,湖北卫健委通报称这195例为武汉重复报告。

无语。

 

 

                                                             2020年2月24日于安吉桃花源

 

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未名周记”),2018年7月开始兼写微博(“未名日记”),以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笔者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