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此时不“降级”,更待何时?

此时不“降级”,更待何时?

这是自疫情大规模暴发以来笔者所见到的最好消息:截至2月19日24时,湖北省新增确诊病例骤降至349例,全国新增病例零增长省份达到13个,17个省份新增确诊均在个位数以内。看来说“拐点已至”或是言之尚早,但至少是越来越近了。

笔者从央视等官媒近日的报道也看出,“风向”正在起变化,官方的宣传主题正逐渐向“复工复产”倾斜。毕竟疫情给吾国一季度经济造成的损失太大了,如不抓紧弥补,势必影响全年的“稳增长”。

然而笔者又见财新网昨日报道,欧洲在华企业的复工目前面临诸多挑战。如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几天前从比利时回到北京后,需要居家或集中观察14天。据介绍其他来自海外的人士也适用这一规定。伍德克为此发牢骚,称这是一种“奇怪的现象:从北京飞到欧洲的人不用隔离,而从欧洲飞到北京来的人却需要隔离。”他指这种一刀切式的政策规定不尽合理,既会阻碍跨国商务来往,也可能影响高官来往。

报道称在上海的欧洲商界人士也面临不同方面政策规定的不协调,虽然上海市并未要求外国人返沪就得隔离,但是普陀区、静安区等部分城区却有这样的要求。外企获得复工许可也颇为不易。据反映西南地区的不少城市,提交给相关部门仍待批复的复工许可申请“堆积如山”;相关部门却很少给出复工所需准备的材料清单。已经复工的部分欧洲企业,则面临着上下游产业链复工难的挑战。伍德克称,他所在的大型欧洲企业巴斯夫在中国多地都有业务,许多城市货车上路或进出城仍需许可,而各个地区、各个城市要求的材料又各不相同,往往还要提前72小时提交给相关部门。笔者看到,有些省份如江浙为全面复工祭出了包机、专列接回外省务工者的“硬核”措施,而有些地方仍在实行高强度的“封路”、“封区”。

此种情况,说是“混乱”并不过分。对于习惯于在法律和统一的规则下行事的在华欧洲企业,“实是令人头疼”(伍德克语)。为此笔者再次呼吁,疫情本来就较轻、且已明显迎来“拐点”的省市,应该由中央着令将“一级响应”降为“二级响应”,有些感染者很少、又连续十多日无新发病例的地区,甚至可以下调为“三级响应”,并实行统一的防疫控疫措施及复工复产的条件和规则,不应再让此种混乱局面再继续下去。要知道,“混乱”不仅给企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也会造成GDP的损失。

如果一边号召企业复工复产,一边又全都继续维持“一级响应”的最高戒备等级,那么,这种分级的响应机制岂不是形同虚设,又何以体现领导所要求的“依法治疫”?

顺便提一句,根据吾国宪法规定,全国人大有权决定全国或者个别省、自治区、直辖市进入紧急状态(当然也有权撤销)。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已有多个国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反倒是作为疫情中心地区的吾国特别是疫情最严重的湖北省,却一直没有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是何故?难道是忘了宪法还有此项规定吗?(未名日记2月21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