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二级还是一级?这是个问题

二级还是一级?这是个问题

二级还是一级?这是个问题。——据媒体报道:截至1月23日24时,已有多个省市相继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抗击疫情。但这份名单中竟然没有作为疫情中心的湖北省。笔者注意到,其实湖北在1月22日已启动响应机制,只不过当时启动的是二级响应。笔者初闻该消息时就有点看不明白:以湖北特别是武汉的疫情之严重,为何只启动了二级响应?笔者还怀疑是否二级的级别高于一级(比如在警界“二级”的警衔就高于同类别的“一级”,而以“三级”为最高,所佩戴的警花也是“以少为大”,跟军衔是反着来的)。为此笔者曾询问了别人。后来经查:根据有关规定,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响应机制的级别,视性质、危害程度、涉及范围的不同而定,特别重大的为一级,重大的为二级,较大的和一般的分别为三、四级。但查清以后笔者更纳闷了:为何1月22日那天湖北所启动的仅是二级响应呢?要知道此时湖北的疫情已十分严重,而且最高领导层早在1月20日就已下达了指示要全力抗击疫情,为何湖北不直接启动一级响应呢?紧接着笔者看到,1月23日上午,浙江率先启动了一级响应机制,然后广东、湖南、北京、上海、天津、安徽、重庆、四川等省市也陆续跟进,而湖北直到1月24日中午12点才将二级响应升为一级响应。让笔者啼笑皆非的是,在1月23日凌晨2时,武汉已宣布“封城”。毫无疑问,“封城”的举措表明事件的性质甚至超过了“特别重大”,国内外皆为之震惊,然而湖北的“升级”却晚于“封城”,可见其决策次序之混乱。不管出于何种原因,湖北的“响应”不够及时,最初的级别也欠高,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近日有不少观察者还对武汉在此次事件中的其它一些现象提出了疑问,比如疫情发生并趋严重之后,1月19日依然允许市内社区举办“万家宴”,1月20日派送了20万张免费旅游券(第二天又宣布取消),特别是对于鉴定病毒会否人传人有重要作用的15名医护人员感染一事,至今没有说清楚究竟发生在何时,也未见说明是一次性集中感染还是分次感染(这涉及到判断是否出现了“超级传播者”)。总而言之,湖北及武汉之前的应对可谓“手忙脚乱”。这固然跟遭到“猝然攻击”的是一种新型病毒,其转播速度又很快,且现在的领导没有十几年前抗击“非典”的实践经验有关,但每当出现此类事件,仿佛总有种惯性趋使决策部门“自然而然”地先注重如何“维稳”,而不是及时公布实情并采取有力的应对措施,其背后的深层原因值得深究。当然眼下正值要紧关头,此时追责或不合时宜,需要先集中力量抗击疫情,而那些可能存在的“责任者”应该全身心投入其中以求“将功补过”。(未名日记1月25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