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何为体育市场化的成功标准

何为体育市场化的成功标准

何为体育市场化的成功标准。——刚刚结束的2019篮球世界杯,坐拥主场之利的吾国男篮不仅未能进入十六强,无缘直通东京奥运,鉴于明年的奥运资格选拔赛强手如林,很可能会36年来首次无缘奥运会。笔者也算是个球迷,在电视上目睹吾国男篮出局,自然会痛心疾首。但日前读《财新周刊》社评,指个别人藉此将矛头指向CBA的市场化改革是“完全找错了病因”,笔者表示赞同。正如社评所说,近年来吾国体育“逐步淡化举国体制,走向市场化,这有助于发展体育产业以拉动经济,更主要的是让体育回归健身、娱乐、挑战自我的本位。体育主管部门乃至社会公众应以平常心看待某一体育赛事的结果,切忌过分‘锦标主义’,甚至妄生重回举国体制老路的念头。”笔者认为,世界杯上吾国男篮的表现不尽如人意,只能说是“球技不如人”、“经验不如人”甚至是“体格不如人”,怪不到市场化的头上。需知市场化并不能确保某项体育运动夺冠或者进入世界先进行列,但它有利于该项运动的普及和推广,从而有益于人民的身体健康,这是毫无疑问的。基于此,笔者认为吾国篮球运动的市场化改革是有成效的,但不同意上述社评的下列说法:“中国男篮结束本届世界杯征程之际,中国男足也面临新一届世界杯预选赛。值此低谷期,中国体育只有放下杂念,主动改革,未来才能收获成功的喜悦。世界体育日新月异,留给中国体育徘徊犹疑的时间不多了,市场化改革当计日程功。”笔者不赞同的是社评撰写者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也仍未摆脱旧观念的影响。试问,何为“成功”?同以吾国的足球、篮球为例,难道只有在世界大赛中斩金夺银或者是打进XX强才算是市场化的成功吗?若以此为标准,恐怕笔者在有生之年都看不到这种“成功”了。盖因有些运动项目特别适合或不适合于某些族群的生理特征,这不是靠市场化就能改变的,否则就很难解释为何吾国男足会引进“归化球员”了(实际上吾国男篮也可以这么做)。在笔者看来,体育赛事并不等同于体育本身,前者在某种意义上跟“好声音”之类的娱乐比赛没什么本质的区别,而后者的内涵和外延要广泛得多。还是毛泽东说得准确到位,“发展体育运动”,目的就是为了“增强人民体质”,他老人家可没说是“为国争光”之类。故此,对于男篮世界杯吾国球队的赛况,吾等观众当时固然可以纵情投入,但过后则不妨以平常心看待之:赢了固然好,输了也不是世界末日。虽然体育赛事只能以成败论英雄,但不能将其升格到是为国争光还是替国家丢脸的“政治高度”,否则不仅是“锦标主义”,也是一种“体育民族主义”。(未名日记9月17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