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为何他说康熙皇帝“功劳最大”?

为何他说康熙皇帝“功劳最大”?

为何他说康熙皇帝“功劳最大”?——

梁建章博士是吾国著名旅游企业携程集团的执行董事长,又兼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堪称是典型的“学者型老板”。给笔者印象最深的是他经营企业之余,还多年如一日地致力于人口问题的研究,写了很多文章呼吁吾国要警惕正在加速的老龄化、少子化趋势,及早放开生育政策,简直到了“言必称人口”的地步。笔者很少看到忧国忧民执着如斯者。

最近又见梁先生在财新网发表《中国历史上哪个皇帝的功劳最大》的文章,乍看题目笔者有些好奇:难道梁先生的个人研究开始转向历史方面了?阅读全文,才知道仍然说的是人口问题。

梁先生认为,历史上一国人口的增减对国力的影响很大,所谓“盛世”往往是人口增长迅速的时期,而衰落和战乱时期,往往是人口急剧减少的时期,因此可以用人口增长率的高低作为评判统治者“功劳”的一个标准。他在文中比较了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和康熙帝这四个吾国历史上的著名皇帝,结论是康熙的“功劳最大”,因为康熙在位六十一年,吾国的人口数量从8500万增长到15300万人,增长率达80%,为四帝中最高。

不仅如此,梁文还说,乾隆在位期间,吾国人口占世界的三分之一,但近100多年来,吾国人口占世界比例不断下降,虽然现在的人口数量仍是世界第一,占世界比例仅为18%。

呵呵,“仅为”一词可见梁先生何等重视人口。梁先生接着说,吾国现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根本原因还是拥有14亿人口。他认为人口规模优势是吾国的一个核心优势,假如现在吾国的人口只有2亿多,综合国力恐怕与巴西差不多。

笔者同意,在古代,人口的增减的确可以作为区分“盛世”和“乱世”的一个标准。不过到了现代社会情况有了变化,比如当今有些发达国家的人口数量不增反减,总不能据此判断他们处在“乱世”之中吧?

笔者还同意,人口数量的多少对经济的发展的确很重要,大国尤为如此。但梁先生对此问题的看法似乎过于绝对化。再举一例:吾国在改开之前,无论是人口数量还是在全球所占比例,均为世界之最,为何那时却是个穷国呢?可见,人口数量并非是经济发展的唯一决定因素。

笔者认为,吾国的人口,结构问题、素质问题比数量问题更为突出,毕竟吾国现在还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尽管如此,笔者还是认为梁先生放开生育的政策主张是有道理的,因为改善人口结构不像抗疫、抗洪,不是“集中力量”就能搞定的,老龄化、少子化只能通过鼓励生育增加低龄人口的比重来加以平衡。据梁先生的研究,吾国的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已将近三十年,近几年的生育率更是仅为1.1左右,处于世界最低之列。他预言如此下去,到本世纪末,吾国的年轻人口将少于美国,吾国将彻底丧失对美国的人口优势。

至于如何提高人口素质,那又是另一个话题了,窃以为关键在于振兴教育,而这又涉及到教育公平以及财富的公平分配。不然的话,人口数量再多,素质若提不上去,恐怕也是不行的。(未名日记9月2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