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停赛又复赛,抗议与妥协

停赛又复赛,抗议与妥协

停赛又复赛,抗议与妥协。——

由于新冠疫情而停赛了四个多月、前不久好不容易迎来复赛的美职篮(NBA),不料又发生停赛风波,起因是前几天在美国威斯康辛州发生了一件恶性事件:一白人警察看上去毫无理由地朝着一辆汽车内的一黑人男子连开七枪,其时车上还有该男子的三个小孩。笔者在央视屏幕上看到枪击的视频录像,十分震惊,感觉其恶劣程度甚至超过几个月前的“弗洛伊德事件”。遂使美国国内本来就尚未平息的平权抗议浪潮再起波澜。

众所周知,NBA的大部分球员是黑人,前些日子在“黑人命贵”平权运动的背景下是否应该复赛他们本来就有争议,此次事件发生后,位于威斯康辛州的密尔沃斯的雄鹿队率先罢赛,迫使当日原定的三场比赛全部取消。其它球队的众多球员也纷纷表态支持停赛以示抗议。NBA由此再次陷入危机之中,详细情况可见腾讯体育的相关报道。

球员们的举动在道义上当然无可非议。然而这给NBA的管理层、也给球员自己出了一道难题:是临时停赛几天,还是让本赛季“报销”?甚而至于还涉及到明年乃至以后的比赛是否还要举行?需知美国的种族歧视和暴力执法现象由来已久,绝非短时间内能彻底解决。如此,球员们的诉求究竟是什么?难道上述问题不解决就一直停赛下去吗?如果不是的话又当如何?

笔者虽是NBA的一个老球迷,但对上述难题有看法而无立场,不管怎样都能、也只能接受。不过笔者昨日原本试图在微博上给NBA的管理层如何化解这场危机提点建议(尽管他们肯定看不见)。简言之:NBA应立即召集全体球员举行一次无记名投票,以决定有关停赛事宜。盖因NBA的主体是球员,对于此事他们才拥有真正的决定权,而不是老板和高管们说了算。若球员们拒绝上场,即使联盟下令复赛也然并卵,老板们因此遭受经济损失也无可奈何。但由于此事同时涉及到全体球员的切身利益,故而应该通过全员投票的民煮程序来决定。

那么,为何还需要“无记名投票”呢?笔者认为原因有二。一是美国的种族歧视和暴力执法现象根深蒂固,NBA球员的影响力虽然远超一般人,恐怕也很难仅靠他们的停赛来解决。这就涉及到停赛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仅仅以此表示抗议,还是以消除种族歧视和暴力执法现象为目标?若是后者,则意味着不仅本赛季要报销,后面几个赛季又该怎么办?搞不好届时无论是NBA的管理层还是球员,都会面临“骑虎难下”之势 。

第二个原因是当下球员们的意见并不统一,大部分球员虽然出于义愤支持停赛,但对后续行动并无长远考虑;一部分球员认为暂时停赛以示抗议之后,应该继续履行合同,但持此意见的球员在当前的情况下恐怕不愿意公开表达自己的看法,所以笔者才建议“无记名投票”,为的是让所有的球员都能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自由地表达自己的真实意愿。

然而事实证明笔者“想多了”:今早起来见有最新报道说,NBA球员商讨后已同意恢复比赛。据透露,联盟和球员初步达成协议,最早有望在当地时间周五(北京时间周六)复赛。报道说,和一天前的氛围明显不同,在经过了仔细的思考后,球员们此次统一了意见,都愿意继续参加季后赛,但同时他们也希望推动改革,找到一种新的方式来表达社会公正。

这就是了。消除种族歧视和暴力执法需要“久久为功”,球员们的激愤心情可以理解,抗议行动也值得赞赏,但NBA是一个商业联盟,且不管老板们的生意,毕竟球员们也需要打球挣钱养家过日子,球迷们需要观赏比赛,综合考量这些因素,在短暂停赛传递抗议信息之后,及时复赛乃是明智之举,当然如球员们所希望的,NBA同时还应继续以各种方式推动改革以追求社会公正。

笔者为原来主张取消赛季的部分球员“脑筋转弯”同意复赛而感欣慰。虽然不知道昨日的会议中是否举行了“无记名投票”,但结果是已达成一致意见,明日笔者就能通过视频看比赛了。这件事将来也许可以成为商业教科书上的一个案例,即“如何通过民煮程序和议事规则来合情合理地解决此类较为棘手的难题”。

商业问题应如此,其它问题何尝又不应如此呢?(未名日记8月28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