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闻地球“饥饿人口”巨多而悲

闻地球“饥饿人口”巨多而悲

闻地球“饥饿人口”巨多而悲。——

什么叫“饥饿”?按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定义,“饥饿”是一种由于食物能量获取不足而引起的不舒服或疼痛的身体感觉。

如今吾国的年轻人,恐怕只是在词语上知道什么叫“饥饿”,因为不同于笔者这样的五零后生人,他们生在改革开放年代,没有过饿肚子的实际体验。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邓小平等老一辈领导人在农村推行“包产到户”政策后,吾国的农业生产力得以解放,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解决了吃饭问题。虽然现在吾国还有一些贫困之人,但他们也基本上已能维持“温饱”。

可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全世界70多亿人中,今天竟然有6.9亿人即十分之一还处在饥饿状态! 这一数字出自一份题为《全球食品安全和营养状况》的报告,由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等5家机构在近日联合发布(见财新网报道),堪称“权威”。报告称,这6.9亿的饥饿者中,亚洲最多,估计有3.81亿人,非洲以2.5亿人紧随其后,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则为4800万。

6.9亿这一庞大的数字已然让人为之咋舌,然而该报告还认为,由于新冠疫情引发了全球经济衰退,如果未能采取紧急的措施,可能使得全世界在今年新增8300万至1.3亿饥饿人口。也就是说,2020年全球的饥饿人口有可能达到8亿左右!这使得要实现联合国制定的的到2030年全世界“零饥饿”的目标变得相当困难。

笔者真的有点被这份报告给吓到了。人类已进入21世纪,都说科技取得空前进步,现在创造的物质财富远远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时代,没想到全球竟然还做不到“零饥饿”,有十分之一的人还在忍饥挨饿!人类社会经济的发展成果都到哪里去了呢?

如此残酷的事实值得各国领导人加以深刻的反思和检讨,因为他们手中所掌握的权力意味着他们对此负有首要责任。很显然,人类社会的分配机制出了问题,否则就难以解释何以到了21世纪还有那么多人吃不饱饭,尽管国家本身的存在可能也是公平分配的一种障碍。

值得庆幸的是,该报告披露,吾国的经济发展及扶贫计划、低保政策使得收入差距缩小,因此报告对吾国的饥饿人口率(饥饿人口所占比例)作出更精确的估算,从2016-2018年间的8.5%,显著下降至2019年的2.5%。

但报告给出的有关吾国的上述数据也令笔者有点起疑:以14亿人口为基数来计算,8.5%的比例意味着有近1亿2千万——吾国几年前居然有这么多人属于“饥饿人口”吗?即使报告去年的预测数据下调到2.5%,也有3千5百万人之多。

以笔者的观察,上述数据似有“水分”。不要说8.5%,就是2.5%的比例可能也有些“夸大”了。单就吃饭而言,在吾国恐已不成问题。吾国的扶贫政策中有两句话给笔者印象很深,就是“不愁吃、不愁穿”的“两不愁”。以吾国的经济实力,相信这完全可以做得到。能够实现“两不愁”,可以说就已经摆脱了“绝对贫困”,当然更不属于“饥饿人口”。而吾国政策后面说的“三保障”,即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有保障,更是已属“小康”水平。

但见报告又说,全球有近7.5亿人面临重度粮食不安全,占世界总人口的9.6%,并指粮食不安全是一个与饥饿不同的衡量指标,称粮食不安全会导致人们饮食质量下降,继而加大营养不良的风险。据世界粮食计划署公布的数据,在吾国仍有1.508亿人处于营养不良状态。其中约有9.4%为发育迟缓的儿童、19.6%为贫血症患者和25%的体重超重者。

讲真,若说吾国还有一些人“营养不良”,笔者倒是有点相信的,认为比前引关于吾国“饥饿人口”的比例数据要靠谱些。毕竟,“饥饿”与“营养不良”、“粮食不安全”不是一个概念。说到“营养”,报告给出的数字更加吓人,曰:全球虽有能力生产出足够的食物养活所有人,但在实践中,仍有超过15亿人,无法负担能满足个体营养需求的食物;超过30亿人无法负担哪怕是只最低价的营养食物。

既然人类“有能力生产出足够的食物养活所有人”,为什么还有那么多“饥饿人口”?需知“民以食为天”,如果有那么多人连最基本的吃饭问题都未能解决,又遑论什么“营养”?人类还吵什么吵、斗什么斗呢?(未名日记7月26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