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小黄车不该“黄”,那该怎样?
十二
31
2018

小黄车不该“黄”,那该怎样?

小黄车不该“黄”?那该怎样?——近日看到一篇署名为史颖波的文章说:一千多万消费者正在争前恐后地要退出交给小黄车的押金,因为人们认为它注定要“黄”了。该文作者认为,小黄车是共享单车领域最后一个竞争对手,如果政府袖手旁观,任由挤兑狂潮导致小黄车倒闭,市场就会出现独家垄断的格局,这和政府的职责背道而驰。笔者觉得史先生的说法有一点诡异。且不论小黄车倒闭后市场是否真的只剩下独家垄断,就算如此,那又怎样?难道政府为了“制造竞争”就得出手救助吗?更荒唐的是,史先生还不满这么多小黄车的用户蜂拥而上要求退还押金,似乎为了保护“创新”、维持“竞争”,消费者就应该牺牲自己的那一两百块押金。作者甚至引用了“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的古语。这叫什么话?任何市场投资者都是以追求赢利为目标的,不是在做慈善,说他们是“为众人抱薪者”完全是在乱打比方。幸好史先生只是个“长江商学院人工智能与制度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而不是政府主管部门的负责人,否则依照他的这种逻辑,还不知会做出什么样的荒谬决策。创新也好,竞争也罢,都必须遵守优胜劣汰、愿赌服输的规则,接受市场的检验,而唯一的检验标准就是你最终能否盈利,否则你就只能自认失败而退场。如此简单的常识,身为一个“高级研究员”居然如此懵然无知,FT中文网竟然发表这样一篇大失水准的文章,也真的让人看醉了。此文再次证明:对于什么是市场经济,很多人包括有的所谓“专家”,真应该好好补补课。(未名日记1231日)

推荐 0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蔡未名 蔡未名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