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共享单车:眼看它生生撞南墙
十二
10
2018

共享单车:眼看它生生撞南墙

共享单车:眼看它生生撞南墙。——《经济日报》日前载文说,共享经济从无到有,再到发展壮大,人们“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现在又似乎眼看它陷入了某种僵局。以共享单车为例,在经历多家平台出局和管理部门禁投令后,不少城市已经出现“一车难寻”的局面。从曾经的风口发展到现在的“烂尾”之虞,似乎验证了悲观派的论调。但文章认为,任何新事物都有一个试错过程,仅仅根据现在的情况就判定“共享单车已死”,或者干脆就断言该模式走不通,还为时尚早,对此种创新的“试错”之举应多些“包容”。笔者读罢此文头皮一紧,因为对于共享单车从一开始本人就是个悲观派,早在一年半前就写过一篇博文《欺世盗名的“共享单车”》,预言其以现行的这种模式,必定以失败告终,理由是它未能解决乱停车的痼疾,指唯有与市政交通部门合作设立合法的停车桩才是出路。此后一年半至今,笔者冷眼旁观了共享单车先盛后衰的命运,但并不为自己的先见之明而沾沾自喜,因为损失的大量社会资源中也有本人的小小一份。笔者认为,创新的确会付出试错的代价,但并不是所有的试错都是必须的,有些常识明明摆在眼前,你却硬还要违背它去“试错”,这不是勇敢,而是鲁莽。笔者反对无车桩的共享单车,但坚决支持“共享经济”包括近年所涌现的网约车,认为管理部门对前者疏于规划和管束致使其泛滥成灾,而对后者则是管控太严束缚太多,两者都是“懒政”的表现。不过关于网约车的问题说来话长,容后再议吧。(未名日记1210日)

推荐 0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蔡未名 蔡未名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