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7字头大关何能“牢不可破” ——“临渊勒马”的汇率改革之九
十一
5
2018

7字头大关何能“牢不可破” ——“临渊勒马”的汇率改革之九

·未名周记(1844)·

本文要义:当下不让“破7”,并不等于要永远坚守这道大关。早在几个月前,笔者就认为在11月之前吾国政府应该不会允许“破7”,因为该月将发生两件大事,一是美国将举行中期选举,二是将在阿根廷举行今年的G20领导人峰会,吾国决策层要“等一等,看一看”,看看将会发生些什么。现在这两个“时间窗口”即将到来。

 

刚刚过去的10月最后一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连续突破6.966.97点位,屡创自20085月以来新低,距离市场关注的7.00大关已不是什么“一步之遥”,而是只隔了薄薄的一层“窗户纸”。

然而说也奇怪,这层“窗户纸”仿佛被施了一道魔咒,任凭市场如何涌动,它却始终不破。实际上过去的三年来,这样的情景已经演绎过多次,只不过最近一阶段意欲“破7”的做空浪潮来得尤为急骤,但到目前为止7.00这道大关依然没有失守,简直称得上是“牢不可破”。

按说,市场总是有起伏的,76.9只不过0.1个百分点之差,破不破“7”并没有根本的区别,为何每次“兵临城下”却都是“无功而返”呢?这让人想起吾国的一句古诗:“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说怪也不怪。就在几天之前的1026日,吾国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监管部门有充分的政策和工具来应对外汇市场波动,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保持稳定。”此言听上去是人们熟知的“官宣”,但他接下来这几句话却是“话中有话”:“在应对汇率和外汇市场波动的过程中,人民银行、外汇局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政策工具,根据形势的变化采取必要的、有针对性的措施。” 并称:“对于那些试图做空人民币的势力,几年之前我们都交过手,彼此也非常熟悉,我想我们应该都记忆犹新。”

潘局的这番“喊话”当然是为了稳定市场的“军心”,但在不经意间也道出了为何会有上述“奇观”的个中奥秘:当然是央行出手干预所致。说白了,央行近阶段在汇市的“宏观调控”目标,就是绝不允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破7”。而以吾国政府雄厚的外汇储备和强大的行政能力,要守住这道关口并非难事。事实也雄辩地证明了这一点。

也就是说,在这一番博弈中,央行扮演的是“多头”的角色,并凭借自己的力量成功地阻击了市场的“空头”势力几次三番想要“破7”的企图。由此,过去一个时期人民币汇率之所以能“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保持稳定”,端的是作为“多头”的央行“力战空头”的结果。

说得再直白一些:人民币汇率之所以能够“保7”,乃是吾国央行行政干预而不是“市场化”的结果。

历史上央行出手干预汇市的例子并不鲜见。比如,即便是被称为全球“经济自由度最高”的吾国香港,当年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也曾抛售大笔美元以稳定港币的币值。然而,像吾国这样长时间的“汇率保卫战”,在市场经济史上恐怕绝无仅有。

即便如此,也仍然不足为怪:吾国虽然在二十多年前就宣告摒弃计划经济而转向市场经济,但也早已有言在先:我们的市场经济是以政府为主导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其区别于别种类型市场经济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政府经常干预乃至直接介入市场活动。特别是在汇市这样高端的市场,作为政府职能部门的央行的“警惕性”从来没有放松过。只不过在市场表现较为平稳时,央行会“袖手旁观”;而一旦市场出现较大的波动,央行“该出手时便出手”。现在央行的近阶段目标是人民币汇率不能“破7”,以它所拥有的资源和能力,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

那么,央行具有哪些资源和能力呢?

首先当然是央行手里高达3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准确地说,是政府的外汇储备委托给央行管理。故而,当央行充当市场中的“多头”角色时,它无疑是“史上最强大的多头”,而那些所谓的“空头”不过是市场上的一些“散兵游勇”,即使是它们中规模最大的一些对冲基金,单个所拥有的资本也不过上千亿美元,更何况它们还“各怀鬼胎”、各自为战,根本就无法跟强大的吾国央行对抗。因此,潘局的上述轻蔑之词虽然听上去尽显“霸气”,但也是“实话实说”。只是一国央行将自己如此明确地摆在“多头”的位置,并不多见。

其次,吾国的人民币没有实现完全可自由兑换,资本项也基本上没有对外开放,因此,人民币市场的规模是有限的,央行“调控”起来也比较容易。何况,吾国对汇市实行的是“有管理的浮动”,每日最大的浮动幅度也只限定在2%;更何况,人民币汇率的“中间价”实际上是由央行确定的。这些显然都是吾国央行所具备的优势和有利条件。

再次,但也许是最重要的,吾国政府和央行有足够的行政手段来防止资本外流。笔者犹记得,三年之前,人民币刚刚“入篮”之时,其对美元的汇率也曾有一度出现连续下跌,离“破7”也只有一步之遥,在那段时间里,央行“保7”的主要手段就是动用外储,即卖出美元买入人民币,为此消耗了几千亿美元的储备,那一阵子吾国的外储曾经跌破了3万亿美元的大关,为“保7”付出了不菲的代价。或许是管理者后来意识到这样动用“真金白银”来打“汇率保卫战”成本太高,自那以后,央行全面加强了对外汇流出的管控。由于吾国的商业银行大多是国家控股,都在党和政府的统一领导之下,只要央行发几道指令,各家银行就会遵令行事,因此无论是企业还是私人所拥有的外汇想要流到境外,都受到严格的限制(当然外企的赢利除外,否则就没人敢来投资了)。这种限制的松紧程度视人民币汇率的波动情况而定,即每当出现政府不希望看到的局面时,央行就会收紧限制资本流出的尺度。这样一来,由于境内的外汇不能自由流出,从而确保了它的“水位”高度,即使央行不动用外储,也能成功地阻止人民币汇率“破7”。

至于如此做法离“市场化”的目标是否渐行渐远,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要知道,“市场化”从来不是我们的信仰,而只是“为我所用”的工具和手段。吾国体制的“特色”,决定了我们在任何时候都是“维稳为上”。

一个饶有意思的现象是:在当前激战正酣的中美贸易摩擦中,人们发现唯有一点是两国“共通”的——两国领导层都反对人民币持续贬值。美国方面,特朗普多次“喊话”,警告吾国不得将汇率(实际就是指人民币贬值)作为贸易战的工具,为此他不惜罕见地违背自己在竞选时的诺言,至今没有将吾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最近一次的美国财政部报告仍然沿袭这一政策;而吾国管理层也多次表示,不会使用汇率贬值的手段,实际上我们也的确“说到做到”,人民币汇率虽屡次遭市场冲击但至今依然坚守7:00大关就是明证。

特朗普的那些“喊话”也许凸显了美国在贸易战中真正的“软肋”:他显然是害怕人民币贬值会抵消他的关税政策,会损害美国的出口和经济;而吾国为何在这一问题上也与其“异口同声”呢?——实际上吾国国内有不少经济学家呼吁不妨让人民币有所贬值而放弃“保7”,从而刺激吾国的出口——笔者所能想到的理由是,由于此前反复的博弈,7:00已被铸造成为一道重要的心理关口,若人民币真的“破7”,那将会动摇市场对吾国经济的信心,后果很难预料,而众所周知“信心比黄金还重要”。

当然,当下不让“破7”,并不等于要永远坚守这道大关。早在几个月前,笔者就认为在11月之前吾国政府应该不会允许“破7”,因为该月将发生两件大事,一是美国将举行中期选举,二是将在阿根廷举行今年的G20领导人峰会,吾国决策层要“等一等,看一看”,看看将会发生些什么。现在这两个“时间窗口”即将到来。最新消息说,中美两国元首在111日通了电话,双方洽谈甚欢,几乎可以确定将在G20峰会期间举行会晤。而美国方面此前曾表示,若美中在解决贸易摩擦问题上没有实质性进展,“相见不如不见”。据此看来,僵持不下的这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战似有转圜的希望。两位元首通话的消息传出后,市场果然反应积极,不仅股市应声上涨,离岸人民币也在经受七个月的连跌后,当日出现这段时期的最大涨幅,暴涨逾600个点,一举收复了多道关口,与7:00的大关拉开了一些距离。

这无疑是个好消息。至于未来的人民币汇率将会何去何从,是不是有一天终会“破7”,或者是就此而逆转,笔者不是算命先生,只能跟大家伙一样,走一步看一步了。

2018115日于竹径茶语

 

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7月开始兼写微博,以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笔者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推荐 7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蔡未名 蔡未名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晚发布)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