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一场“事先张扬”的贸易战

1
2018

一场“事先张扬”的贸易战

·未名周记之博客(1839)·

本文要义:历史上的那些贸易战,当事方无不是“虚虚实实”、“有进有退”,最终都会通过谈判博弈各让一步、各取所需而告终,因为正像吾国官方多次表示的,贸易战只有输家没有赢家,这应该是个颠仆不破的真理。何以此番的中美贸易战,不仅是“事先张扬”,而且是“针尖对麦芒”,双方都大有死磕到底的架势呢?难道两国都不怕落得个“双输”的结局吗?

 

有点文学知识的读者可能都知道,本文的题目是模仿了哥伦比亚小说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一篇名著——《一起事先张扬的谋杀案》。三十年多前,笔者拜读过这篇大作,具体内容已经淡忘,但小说极具悖逆特色的题目却牢牢地刻在了脑中:按理来说,谋杀属于犯罪行为,应该是“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抗日电影《地道战》),然而马尔克斯笔下的这桩谋杀案偏偏是“事先张扬”的,故而不能不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三十多年后,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贸易战正在中美之间激烈开打,其“故事情节”的演进屡次让笔者回想起马尔克斯的这部小说——准确地说是小说的题目。

“事先张扬”的当然首先是美国。之前的一些小摩擦不论,从今年5月开始,以特朗普为首的美国政府率先宣布分两个“批次”对吾国高达500亿美元的吾国输美产品加征25%的关税。此为贸易战的第一阶段。不仅如此,特朗普紧接着还宣称,如果中方加以反制,美方接下来还将再对吾国2000亿美元的输美产品加征关税;而就在917日,特朗普果然“按计划行事”,只不过把原称25%的税率改为了10%,但他表示,如果中美不能达成贸易协议,他将在201911日把这2000亿美元的税率提高到25%。更有甚者,此公还宣称,不排除将对剩下的2760亿美元——也就是总共5000多美元的吾国输美产品全部加征关税。

更令人气愤的是,在美方宣布2000亿加税计划之前几天,中美两国本已商定将举行新一轮解决贸易争议的会谈,而且此次会谈还是美方主动提出邀请的。然而会谈日程尚未正式敲定,美方就悍然打响了“第二枪”。可见特朗普不仅是“事先张扬”,端的是要“边打边谈”——这一战术疑似还是从中方偷学去的:七十年前的吾国第三次国内战争初期,中共就是用这一战术应对国民党的“边谈边打”。

吾国政府自然也不甘示弱。当初美方意欲挑起贸易战时,中方“事先”就表示,虽然我们不愿意打贸易战,但若美方一意孤行,中方将不得不“照单反制”。果不其然,在贸易战的第一阶段,中方随美方之后立即宣布同样对美输华的50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第二阶段,中方也紧跟美方再“押上”600亿美元(加征关税10%5%),之所以比美方的2000亿美元少了1400亿美元,只是因为吾国对美国有几千亿美元的贸易逆差。也就是说,就关税而言,吾国已经把所有的“子弹”都打出去了。

接下来的第三阶段,美方是否会如其“事先张扬”的那样将2000亿美元的关税提高到25%,甚至对剩余的中方输美产品全部加征关税,若是的话,中方在第二阶段打完自己的关税“子弹”之后又将会采取哪些更重视“质量”的反制措施,目前还是未知数。

世界上自有国际贸易以来,国与国之间的贸易摩擦或者贸易战经年不断。从这个角度看,眼前的这场中美贸易战除了其庞大的规模,就其本身而言并非“史无前例”,早先美日这两个盟国在贸易问题上也曾经闹得不可开交。对此,国内外专家有许多分析和评论。而笔者最感奇怪的是:要打就打便是,何以如此“事先张扬”?

从美方来看,原因简单明了:它就是在“仗势欺人”。所仗之“势”,最直观的就是它对华贸易的3000多亿(以中方的计算是2000多亿)美元的逆差,自以为如果单单是打关税牌,你肯定打不过我。事实也的确如此:如果说第一阶段中方还能“对等反制”的话,到了第二阶段,吾国只能以600亿美元来应对美国的2000亿美元,遑论后面的第三阶段。美国人的如意算盘可谓一目了然,所以它才敢如此“事先张扬”。

那么,吾国在反制策略上也这样“事先张扬”,为的又是什么呢?如果说美国的最终目的是妄图以巨额贸易逆差在手来逼迫吾国让步以谋取私利的话,那么,吾国的强力“反制”,恐怕更多地是从政治角度考虑。实际上在贸易战尚未开打之时,吾国几次与美协商,并在原则上表示愿意通过加大对美进口等措施来调解矛盾,坊间甚至有一度认为“贸易战不会打了”。孰料美方“出尔反尔”,依然按它“事先张扬”的那样打响了“第一枪”。中方不甘“受辱”,决定“以牙还牙”,遂有后面的激烈“交火”。

但这样的分析仍然难以对双方的“事先张扬”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盖因历史上的那些贸易战,当事方无不是“虚虚实实”、“有进有退”,最终都会通过谈判博弈各让一步、各取所需而告终,因为正像吾国官方多次表示的,贸易战只有输家没有赢家,这应该是个颠仆不破的真理。何以此番的中美贸易战,不仅是“事先张扬”,而且是“针尖对麦芒”,双方都大有死磕到底的架势呢?难道两国都不怕落得个“双输”的结局吗?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近日撰文指出,推动中美如此针锋相对的,是一种恐惧和自豪感:“一个国家采取激进举措,另一个国家则感觉必须以牙还牙。双方都担心,如果让步,他们将在全世界和自己的人民眼中丢脸。”拉赫曼认为,双方之所以都愿意承担贸易战的风险,是因为他们都自认有更大的胜算:美国认为中国经济正经历困难,因此无力招架美国的经济施压;中国则认为,与美国容易受到压力和选民不满影响的政治体系相比,中国的政治体系更能经得起打贸易战。拉赫曼的文章最后说:“一旦战争爆发,就会有各式各样的新武器被开发出来。这一规律既适用于真正的战争,也同样适用于贸易战争。”而刚刚宣布将在明年辞去阿里巴巴董事长职位的马云近日甚至预言,中美贸易摩擦可能会持续二十年——这难道也是一种“事先张扬”吗?果如是,对两国未来的经济和贸易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笔者早在中美贸易战尚未开打时,依据中美各自采取的“事先张扬”的攻击和反制计划,指出这可能是一场梭哈式的博弈,即:你押多少,我跟押多少,最终看谁手里的筹码更多。现在看来,特朗普采取的就是这种“硬碰硬”的战术。而中方的应对,单打“关税牌”显然是拼不过美方的,若要“硬抗到底”,就得另想办法“迂回出击”。目前还不知道吾国政府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商务部新闻发言人920日表示,目前中国政府正在研究针对性措施,并将适时公布实施。

忽然想起经济学家张五常先生之前曾有文章分析说,对于美方的挑衅,中方最好的办法就是“不予回应”。张先生的意思似乎是说:即使美方出牌,中方也未必要跟,如此这场“梭哈”游戏就“不战而终”。当时笔者对此说法不以为然,认为吾国肯定“咽不下这口气”,一定会跟着“押注”。现在回过头来看,虽然故事的演进证实了笔者的判断,但也不得不说,张先生显然深谙“梭哈”的规则:对方出牌你若不跟牌,对方就只能收牌了,你所损失的只是台面上的那些筹码;但你若不断地跟下去,如果对方的筹码多过你,到最后一口气全押上,你就没法再跟了,被对方扫走的筹码会更多,你的损失会更大。

然而对于贸易战来说,这样的梭哈式博弈有一个前提:双方都必须把它看成是一桩商业生意而不是什么“强国之争”或“霸主之争”,否则,那就像拉赫曼所说的,都会不计成本、不惜代价了。

在行将结束此文之际,笔者在网上看到吾国《环球时报》的一篇社评,其中有一段话说得颇为中肯,借用过来作为本文的结语:

“中国社会切不可被美国和一些西方力量的无理做法激怒,我们既要反击外部挑衅,又要自我管控好对外冲突有可能对我们心理和认识所产生的影响,保持作为大国的从容。要从我方尽量将中外摩擦控制在具体事务方面,不轻易朝战略方面引导,抑制那些摩擦在现实及心理层面的升级。”

2018101日于竹径茶语

 

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7月开始兼写微博,以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笔者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推荐 7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蔡未名 蔡未名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