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两场贸易战,有同亦有异

16
2018

两场贸易战,有同亦有异

·未名周记之博客(1828)·

本文要义:美欧贸易战中,美国和它的对手们都属于同一个“资本主义阵营”,它们的摩擦堪称“窝里斗”,纯粹是为了“争利”;然而中美贸易战却并非如此,既有商业利益之争,也是“老大”与“老二”之争,同时也是两个社会制度和价值观完全不同的国家之争。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76日,中美贸易战终于还是轰然打响。截止目前,两国开出的加税数额完全相等,算是打了个平手。当然,这只是双方的“火力试探”,重头戏或在后面。

起初,当特朗普宣布将就贸易问题“开战”之时,包括笔者在内的一些人以为这是他专门针对吾国之举,因为此公一再声称过去的二十年在与吾国的贸易往来中美国吃了大亏,“证据”是美国每年的对华贸易逆差有数千亿美元之多。虽然美方的逆差统计与吾国的顺差统计有上千亿美元的出入,但吾国卖给美国的商品远多于美国的输华商品,且中美的贸易差额占据美国全部贸易逆差的大部分,吾国是对美贸易的最大的顺差国,这倒也的确是一个事实。故而看上去特朗普意欲发动的贸易战,就是冲着吾国来的。

然而,“剧情”的进展却有些出人意料。没过多久,人们发现,美国的贸易战之矛头,还对准了它的一些盟国,包括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诸国。实际上,美国跟它的这些盟国的贸易战(以下简称为美欧贸易战)早在6月份就已经先于中美贸易战而开打,尽管美欧之间的贸易额还不及中美贸易额的一半。

如此一来,倒让笔者这样比较愚钝的观察者犯起了嘀咕:难道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不光是针对吾国,还包括其它的顺差国?也就是说,难道他要打的竟是一场全球性的贸易战?

看上去这的确也是一个事实。这让人多少松了口气:原来美国要打的贸易战并非专门针对吾国,而是“逮谁打谁”。之前有专家担心这场贸易战可能使中美关系进入了“修昔底德陷阱”,从此两国由“有竞争的合作者”而变为“敌手”;但现在看来这种担心似乎有些过早:你看,特朗普对他的盟友不也照样“翻脸不认人”吗?

于是,“抢先”开打的美欧贸易战,在某种程度上多少消解了后续开打的中美贸易战的敌对意义,特朗普的“四处出击”不仅减轻了吾国“独当一面”的压力,而且让吾国看到了与同样受到美国加税政策攻击的国家“联手反击”的可能性。这样的话,中欧就有可能结成“反关税同盟”,而特朗普则成了“孤家寡人”。故此,吾国商务部发言人近日给出了“美国这是在与世界为敌”的警示。711日,吾国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在WTO会议上呼吁各成员国“共同承担时代责任,共同应对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出现的问题”。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和分析,不难发现,已经分别开打的美欧贸易战和中美贸易战,既有相似处,亦有不同点。

相似之处在于:这两场贸易战都是美国主动挑起的,起因都是由于美国自认为在以往的国际贸易中处于逆差一方而“吃了亏”,因而要用加征关税的手段来谋取平衡,并且不惜冒对方还以报复的风险。尽管美国已经开出和准备继续开出的对华输美产品加税的清单,数额要远大于对欧盟开出的加税清单,但单就加税本身而言,都属于国际贸易中的博弈手段,用吾国的一句老话来说,这是“在商言商”,并无政治色彩,更谈不上有什么“意识形态”的掺和。如果仅就这个角度来看当前的中美贸易战,它与同时进行的美欧贸易战似乎没什么本质的区别。

但这恐怕只是事实的一部分。事实的另一部分是:两场贸易战还是有明显的和暗藏的不同点。

显性的差异是:经由过去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吾国已发展壮大成为当今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贸易国,国际舆论普遍认为,吾国现在已成为对美国“老大”地位最具威胁性的挑战者没有之一;与此同时,吾国官方对这种看法似乎也并非“不感冒”,这从“复兴大业”、“四个自信”、“中国方案(模式)”、“正在越来越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等等公开对外宣示和宣传的用语中可见端倪。

而众所周知,历史上“老大”对“老二”的警惕、戒备和遏制,其事例比比皆是。反观美欧贸易战中那些美国的对手,无一具备对它的挑战实力。

需要指出的是,美国作为近百年来称霸世界的“老大”,对于身边的“老二”,向来有“卧塌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的心态。已成为历史的“美苏之争”就不必说了,苏联解体之后,曾经有一度日本经济高速增长直追美国,甚至膨胀到号称“足以买下整个美利坚”的程度,引起美国的极度不满并采取各种手段予以打压,最终的结果人所皆知。要知道,日本可是美国的“铁杆盟友”,美国对其尚且如此,何况面对吾国这样一个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新老二”的崛起。

并非巧合的是,当年的日本崛起与今日的吾国崛起,都在很大程度上依仗了各自的“外向型经济”,而美国对这两个曾经的和现今的“老二”的打压,也都是先从贸易下手。

但是,中美贸易战与美欧贸易战的不同点还不止于此。说起来似乎有些“老套”属于“冷战”思维,然而我们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事实,即:美欧贸易战中,美国和它的对手们都属于同一个“资本主义阵营”,它们的摩擦堪称“窝里斗”,纯粹是为了“争利”;然而中美贸易战却并非如此,不仅有商业利益之争,还是“老大”与“老二”之争,同时也是两个社会制度和价值观完全不同的国家之争。

一个有力的例证是:美国在对欧盟的“主力”——德国的贸易战中,真正属于“就事(贸易)论事”,对德国政府制订的“制造业4.0”即《德国2020高技术战略》计划视而不见、闭口不提;但在对吾国的贸易战中,美国却毫不掩饰地把吾国政府制订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当做重点攻击对象,其开列出的加税清单在很大程度上也着重针对该计划。有研究者发现,吾国的报复性加税清单主要针对的是美国的消费品,而美国的加税清单则主要针对吾国的制造业特别是《中国制造2020》计划中要着力扶持的高新科技产业。

这显然是美国有意为之。美国对中德两国看上去有些类似的计划却持有如此不同的态度和做法,其根本的原因,恐怕还是在于吾国与德国是两个类型的国家:德国是资本主义国家,在根子上是美国的“盟友”;而吾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与美国在社会制度、价值观、意识形态上截然不同。尽管中美德搞的都是“市场经济”,但吾国声明自己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美德所搞的自然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这显然是两种不同的“市场经济”。

过去的七十年间,中美曾经在两个特殊时期做过“盟友”。先是在“二战”时,双方面对着德日法西斯这个共同的敌人而结盟。但那时的吾国“革命尚未成功”,还没有建立“社会主义的新中国”。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美苏争霸,中苏也闹掰了,于是才有了尼克松访华乃至于后来的中美建交;但这个时期两国的“结盟”(其实也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结盟)带有明显的功利性——完全是为了对付苏联这个共同的敌人。

这两段史实似乎证明:中美只有在面对一个共同敌人的时候,才有可能结成所谓的“战略性伙伴”。吾国改革开放之后,美国虽然并不反对还容许本国企业对华投资,甚至还在贸易上给予吾国以“最惠国待遇”,后来又同意吾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但事实证明,美国这样做其实是“心怀鬼胎”:除了让美国在经济上获益,还指望以此来“改变中国”,使吾国在经济上发展起来以后在政治上也能向美国靠拢——用吾国上年纪者都熟知的一句政治术语来说,就是所谓的“和平演变”。

然而,经过多年的实践之后,如今美国人知道并且承认,他们的这种意图完全失败了。于是,现在他们“醒过腔来”,重新将吾国列为“竞争敌手”而且还是“最大的”(《美国国家安全报告》)。当前的这场中美贸易战,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这就是笔者所说的它与美欧贸易战的最大差异。借用吾国的一句古老哲言来说,最近四十年吾国与美国一直是“和而不同”;而美国和它的盟国之间则是“同而不和”。“同”者虽时有“不和”,终究还是趋“同”;相反,“不同”者虽因各自的需求在一段时期内能够相互妥协而求“和”,但终归还是“不同”——到了还是会“道不同而不相与谋”。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些年吾国与朝鲜之间虽因朝核等问题而多有龃龉,但如今还是能“相逢一笑泯恩仇”而互称“同志”。——同志者,同道也。比较中美关系,中朝才是真正的“同而不和”,美欧也是。

如上所说,作为“不同”者,中美两国若有共同之敌时,尚能“和气生财”。过去的十几年,尽管早先两国的“公敌”——苏联已经解体,但随着“9·11”事件的爆发,中美曾把恐怖主义当做共同的敌人,再加上全球金融海啸的来袭令双方自顾不暇,因而还能保持“和而不同”。然而时过境迁,今日的美国显然已经不这么看了;吾国在表面上未必同意美国的看法,私下里恐怕也已做好了应变的准备——不然,又能怎样呢?

果如是,一个“新时代”或将就此开始。

2018716日于祥和顺天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7月开始兼写微博客(每周数篇),以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笔者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推荐 8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蔡未名 蔡未名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