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逻辑混乱的反对者——关于《2025中国制造》

4
2018

逻辑混乱的反对者——关于《2025中国制造》

·未名周记(1822)·

本文要义:这正是笔者认为特朗普们的“逻辑混乱”之处:面对一种与你们不同的发展模式和创新模式,如果你们的确感到有一种将被赶超的忧虑和恐慌,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虚心向它学习取经才对,又何需处心积虑地企图设置障碍对其加以遏制呢?相反,如果你们认为还是你们的体制比较优越,那就无需恐慌,更无需“憎恨”,大可以泰然处之,坐看风卷云舒。就算你们的那些担忧并非完全是其来无自,就算这不是你们眼中所谓的“完全市场经济”,你们也无权横加干预。实在看不顺眼,你们不还有“退出游戏”的自由吗?

 

以特朗普为总统的美国政府又一次“出尔反尔”:529日,白宫发表声明称,美方将于615日前公布总额约5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重大工业技术产品清单并将对其征收25%关税,还将在630日前公布对华技术投资和加强技术出口管控的限制措施,并将分别“很快实施”。

正如吾国商务部发言人随即做出的回应中所说,白宫发布的这一“策略性声明”让人“既感到出乎意料,但也在意料之中”。说“出乎意料”,是指白宫的声明“显然有悖于不久前中美双方在华盛顿达成的共识”,即不打贸易战,通过谈判协商来解决纠纷;说“意料之中”,是暗讽特朗普在国际事务中已多次演出过这样的“闹剧”,最典型者莫过于最近以来朝美峰会“剧情”的反复改写;至于说这是白宫的一个“策略性声明”,则是指此举不过是企图在即将于北京举行的第三轮中美会商中为己方加点筹码而已——就在白宫发布上述声明的翌日,由50人组成的美方工作团队已到达北京,美国商务部长罗斯亦于62日凌晨抵京,将与中方团队就落实此前在华盛顿发表的《中美联合声明》进行磋商。

自特朗普上任以来,人们已经见惯了这位“商人总统”行事的无常,说好听点是“不按常理出牌”,说难听点那就是“翻云覆雨”。吾国古话说,“天子无戏言”,作为当今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国家元首,却如此根本不在乎自己话语的信用度,也真的让人“叹为观止”了。

明明说好不打贸易战,为何特朗普公然说话不算数?除了他本来就是个“大嘴巴”,分析家们指出,特朗普此次以“逆差太大”挑起中美争端,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因为如果单论中美贸易差额,虽然数字挺大,短期内不可能完全抹平,但要想有所缩减,并非难事。在此前发布的《中美联合声明》中,中方已明确承诺将大幅增加从美国的进口,而且很快采取了实际措施,降低了包括汽车在内的众多消费品的进口关税,可以预期,接下来还有更多的扩大进口举措。

但特朗普似乎“志不在此”。实际上他也并不掩饰自己的真实意图:除了平衡贸易,他还要求“解决”知识产权问题,并妄图遏制吾国政府的《2025中国制造》计划。

所谓的知识产权问题,在中美之间其实是个“伪问题”。其一,“技术换市场”是两国(包括吾国与其它发达国家)长久以来达成的一个不成文的默契。退一步说,如果美方不再愿意遵守这个默契,不愿意转让你的技术,你可以选择退出吾国市场,没人强迫你非转让不可。其二,即使确有一些侵犯乃至盗窃知识产权的行为,也完全可以走司法途径,要知道这种行为在吾国也是违法的。如果美国人认为吾国的司法有保护主义倾向、不能公正执法,那么,可参考上述第一条,即同样可以选择退出吾国市场。

市场经济,讲的就是你情我愿,况且吾国政府一再表示要从各方面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就算你对现状仍不满意、预期仍不乐观,那么“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拍屁股走人就是了。——有什么好吵吵的呢?

因此,本文重点要讲的是关于美方对吾国政府《2025中国制造》这一计划的不满和指责。一言以蔽之,这些不满和指责,根本就是逻辑混乱的产物。

2015 519日,吾国工信部正式发布了《2025中国制造》计划,其要点包括五大工程、十个领域,采用了四大类共 12 项指标,并确定了两个方面共18个重点任务。该计划几乎囊括了当今世界的各个制造业的先进领域,且内容全部对外公开,总的来说,就是要加大政府的支持力度,加快建设吾国制造业的基础工程、创新产业和高端设备。

这有什么错?哪个国家不想在这些领域有所作为、领先他人?何况这还只是一个“计划”,能否全面实现还要看未来的实践。故此,工信部发布该计划之时,笔者甚至没有去关注它的详细内容,因为这乃一个国家主管部门的“常规动作”。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计划、这样一个“常规动作”,却引起了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朝野一些人的恐慌。从发布之日起,他们对该计划的责难之声就不绝于耳,到了今年特朗普政府发布《美国国家安全报告》,并紧锣密鼓地准备对吾国发动“贸易战”之时,更是达到了一个高潮。

笔者懒得赘引这些指责言论,只用一个美国学者提出的一个问题便可概括他们的恐慌程度,他说:“为什么人人憎恨《中国制造 2025》?”

天哪,不仅是恐慌,甚至已经是“憎恨”了!一国表示要发展自己的科技创新产业,为何竟会导致外人的“憎恨”?

尽可能平静下来给予客观的分析,可以为他们找出这样一条理由:吾国政府的这个计划一旦做成,那将会打破原有的一种事实上的平衡,亦即笔者曾在此前的博文中所指出的:吾国已经不甘心于原来的“国际分工”和“比较优势”,即作为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只从事那些低端的制造业,为发达国家提供源源不断的价廉物美的消费品,后者则“负责”发展自己的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如此“各取所长”、“相安无事”。而《2025:中国制造》很可能将改变这种“分工”和“平衡”,“侵犯”到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比较优势”,从而引起他们的强烈不满。

然而,这就像一户穷人家经过自己的辛勤劳动积攒了一些家底,现在准备想办法进而从事一些更赚钱的行当让自家变得更加富裕,而那些原先的富人家对此却表示愤愤不平要加以遏制。——这样的“理由”如何摆得上“台面”呢?

吾国有句古语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而美国的《独立宣言》不也包涵“人人生而平等”的价值观吗?既如此,凭什么只准你们搞高新科技不准吾国搞呢?

如果说,特朗普把矛头对准《2025中国制造》,尽管非常霸道,与其“美国优先”的自私心勉强还能讲得通的话,那么,从市场经济的角度看,他们因《2025中国制造》而生的恐慌和“憎恨”,则完全是逻辑一派混乱。

道理如下——

按特朗普们的说法,《2025中国制造》的“要害”在于政府补贴新兴产业的发展,他们唯恐吾国的科技创新因此将会赶超美国,从而危及到美国作为当今“第一科技强国”的地位。

不错,吾国实行的的确是一种独特的“政府主导的市场经济”,故此,对于《2025中国制造》计划的实施,政府也必然会起极大的推动作用,毋庸讳言,财政补贴就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项激励政策,这与美国以民间企业为创新主体的体制区别甚大。美国政府对本国科技创新其实也有补贴,只不过他们的补贴“力度”没有吾国政府那么大,而且主要施加给从事基础理论研究的高校和专业机构,企业的创新研发主要还是依赖于企业自身。特别是,考虑到吾国的经济是“以公有制为主体”,各个重要的资源性领域基本上由国企所占据,而美国的经济则是“以私有制为主体”,私营企业是市场的“主力军”,因此,两国在科技创新上的体制以及政府的政策,确有很大的不同。

那么,这两种体制和政策,究竟哪一种才更有效率、更能激励本国科技创新产业的发展呢?客观地说,在“中国模式”诞生之前的上百年时间里,人们普遍认为美国为代表的市场体制更胜一筹,与之相抗衡的“苏联模式”虽然在军工、航天领域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在更具广泛性的民用品创新领域,却完败给了美国。甚至在吾国改革开放的初期和中期,也在很大程度上学习借鉴了美国的发展经验。

然而,自从“中国模式”逐渐成型的最近十年以来,情况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且不论在同样遭遇全球金融海啸的背景下,吾国的GDP保持了“中高速增长”而远超美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当然也要看到同期吾国的债务率增长得也很快),即便是在民用科技创新领域,吾国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虽然现在还不能说已追上美国,但其发展势头看上去十分强劲,假以时日,很难说会不会“后来居上”。这难道不正是美国对《2025中国制造》计划如此抵触、恐慌乃至“憎恨”的根本原因吗?

果如此,那么,真正的问题就来了:试问美国人,你们的这种恐慌心理是否恰好证明,在你们的潜意识里,已经认为“中国模式”比你们的体制更加先进、更有效率呢?不然的话,你们的恐慌又从何而来呢?换言之,假如你们仍然认定你们的体制更好而胜过“中国模式”,为何竟如此抵触乃至“憎恨”《2025中国制造》呢?

显然,美国人并不甘心就此“认输”,至少在口头上不会。而这正是笔者认为特朗普们的“逻辑混乱”之处:面对一种与你们不同的发展模式和创新模式,如果你们的确感到有一种将被赶超的忧虑和恐慌,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虚心向它学习取经才对,又何需处心积虑地企图设置障碍对其加以遏制呢?相反,如果你们认为还是你们的体制比较优越,那就无需恐慌,更无需“憎恨”,大可以泰然处之,坐看风卷云舒。

美国人摆到“台面”上的反对理由是:由政府主导和支持创新,会在国际市场造成不公平竞争。据记载,早在2016年,即《2025:中国制造》计划发布的第二年,吾国政府宣布将投入1500亿美元,力争在2025年之前让吾国的集成电路芯片产品在本土市场份额达到70%,时任美国商务部长的普利兹克当时猛烈抨击了这种做法。她说:“这一史无前例的、由国家驱使的干预行为将会扭曲市场、破坏产业内的创新环境。导致该产业出现同钢铁、制铝、绿色产业相似的情况:全球范围内的产能过剩,市场价格被人为压低。不仅仅是美国,这些行业在全球范围内都将受到了重大损害,被迫削减就业岗位。”

好吧,就算你们的那些担忧并非完全是其来无自,就算这不是你们眼中所谓的“完全市场经济”,你们也无权横加干预。实在看不顺眼,你们不还有“退出游戏”的自由吗?何况,你们的反对与遏制根本就不起作用,因为“主权在我”,吾国政府绝不可能因此废止《2025中国制造》,而且这压根儿不在“贸易谈判”的范畴之内。知其不可而为之,这又是何必呢?

坦率地说,用政府强力扶持、财政巨额补贴的方式,是否会更有效地促进一国的科技创新,对此笔者还是存有疑虑的。因为市场浩如烟海,政府不可能准确地判断哪些创新项目值得扶持,这种信息不对称使得政府的补贴近似于“盲射”,而成功的创新无不是市场经过无数次试错以后的结果。同以芯片研制为例,尽管吾国财政为此投入了巨额的资金,然而最近发生的“中兴通讯事件”表明,至少现在吾国在高端芯片上还不得不“受制于人”。另一方面,财政的钱属于公共资金,你补贴给某些行业、某些企业,对另一些行业、另一些企业就形成一种不公平,甚至还可能扭曲市场的价格信号,扰乱市场在创新过程中的“自发秩序”。

不过,上述疑虑所依据的是传统的市场经济理论,而“中国模式”即“政府主导的市场经济”毕竟是近些年才在世界上出现的“新生事物”,它是否比其它市场经济模式更优越、更有效率,还需要更长时期的检验。语云,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对于这种新模式,包括《2025中国制造》,美国人不服不要紧,无需恐慌,更无需“憎恨”,何不让我们各行其是,大家都“撸起袖子加油干”,来一场“和平竞赛”比比看,让时间和结果来证明谁赢谁输呢?

201864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笔者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未名周记”的微信公众号

推荐 3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蔡未名 蔡未名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晚发布)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