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贸易战→经济战→制度战?

25
2018

贸易战→经济战→制度战?

·未名周记(1816)·

本文要义:吾国人民、美国人民以及世界各国人民,都不希望中美打贸易战。退一万步说,中美这两个大国之间,就算不幸而无可避免地发生了贸易战、经济战乃至政治战(制度战),惟愿也只是“冷战”而不要“热战”。两种社会制度,两种意识形态,即使互为对立、互不买账,也未必一定要“不共戴天”,何不“和平共处”、“和平竞争”,最终以实践证明谁更优越、更值得老百姓拥戴呢?

 

中美因贸易而产生的龃龉,之前双方还只是在玩玩梭哈、喷喷口水,近日却似已打响了“前哨战”:417日,美国商务部对吾国的中兴通讯公司激活禁止令,当天吾国商务部就宣布对进口的美国高粱采取临时的反倾销措施。

严格地说,所谓“中兴通讯事件”,涉及的范围已超过贸易;而吾国商务部在宣布上述反倾销措施时也表示,此举无关贸易摩擦。但由于时间实在太“凑巧”了,说这是双方此轮贸易战的第一次试探性的“交火”不算离谱。

当然,真正的“大部队”都还在后面,所以笔者称其为“前哨战”。

中美贸易战是否会全面爆发,眼下还难以作出判断,因为美方声称的500亿+1000亿”美元的加税措施目前还只是“停留”在计划中,而中方声称“不惜任何代价奉陪到底”也只是一种姿态。笔者要说的是,如果此次中美争端的表现形式仅限于“贸易战”,就算规模大一点,也只是伤及两国的一些出口,还不至于从根本上损害中美关系。所谓贸易,本就是你情我愿之事,你不愿意买我的东西筑起关税壁垒,我也如法炮制就是了。从以往看,美国人即使与自己的“盟国”(比如日本)也经常发生贸易摩擦,何况跟吾国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用特朗普的话说,其实美国早已经输掉了与中国的贸易战,理由是这些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一直比较大。此番他主动挑起争端,表面上看似乎只是为了缩减美方的逆差。

这里要多说几句的是,中美之间多年存在着巨额贸易差额,这其中有些必然因素短期内是无法改变的。首先,吾国的人口是美国的四倍,人均收入又只是美国的不到五分之一,这就决定了吾国的劳动力成本必然低于美国。有些低端产品如服装、玩具等等,由于利润微薄,美国人自己不愿意做,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只能转移到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去做,但美国人又离不开这些日用消费品而必须要进口,所以这方面的逆差几乎是注定的。其次,美元是世界霸权货币,美国可以藉此向全球征收“铸币税”,理论上它想用多少就能印多少钱,这就造成了美国人高消费、低储蓄的习惯,而吾国百姓的习惯正好相反,所以两国之间有较大的贸易差额也就不奇怪了。然而对美国来说,逆差太大、存在太久它不乐意,因为这样会“坐吃山空”,扭曲本国的经济结构,美国也不可能仗着美元霸权无限制地印钞。而吾国其实也并不希望有太多的顺差,一来这会引起逆差国的不满、容易发生贸易摩擦,二来这同样也会扭曲吾国的经济结构,三来顺差换来的美元因缺乏投资渠道还得用于购买美债,相当于“给他人做嫁衣”,所以吾国政府一再表示,不刻意追求顺差,愿意扩大进口包括美国的商品。当然,美国之所以认为中美之间的贸易“不公平”,还有一个原因是吾国的社保水平低于美国,这样就加大了两国劳动力的“价差”(这个问题另文再谈)。但由于存在前述几个必然因素,短期内中美的贸易差额是难以“拉平”的。

难归难,想要缩小一点差额还是有办法的,本来完全可以通过谈判协商来解决,只不过这一次美国人过于霸道,单方面提出的增加关税的清单和数额可谓“狮子大开口”,把中方逼到了无路可退的墙角,只好摆出准备“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强硬姿态。看上去一场高强度的贸易摩擦似已不可避免。

然而如上所说,中美之间如果仅止于“贸易战”,局面还不至于到无法收拾的地步,无非是双方进行“讨价还价”。问题是美方此次的动作似乎不只是着眼于贸易,大有要摆开阵势与吾国打一场“经济战”的样子。

许多观察家都注意到,美方之前针对吾国开出的500亿美元的加税清单,里面没有多少是中方输美的中低端产品,明显是冲着吾国政府的“2025中国制造”计划,其意欲加征关税的品种覆盖吾国该计划要着重发展的十大高科技产业,如新一代信息技术、航空航天设备、海洋工程装备、高技术船舶、新能源装备等等。这些科技创新产品在吾国刚刚兴起,其实并无多少出口到美国,美国拿它们开刀,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简而言之,这明摆着是要遏制吾国在科技创新领域的“崛起”。众所周知,科技创新是一国经济发展的“龙头”,这些年来美国正是凭借在该领域的领先才确保自己“世界第一强国”的霸权地位。现在眼见得吾国在这方面要“急起直追”,美国人开始担心自己终将会被吾国赶上乃至超越,故而开始“亮剑”。

从这个角度看,刚刚发生的“中兴通讯事件”,表面上看仍属于“(技术)贸易摩擦”,其实已包括“经济战”的内涵。更有报道说,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启动《国家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案》,欲对吾国在美国的投资实施新限制。这明显已超出“贸易战”的范畴。

美国人为什么企图将一场“贸易战”升级为“经济战”?除了前面讲到的“老大总想遏制老二”这种心态,笔者认为,背后还蕴藏着这样一种可能:美国已经开始在政治上把吾国视为它的“战略对手”,或者说白了干脆就是潜在的“敌国”。实际上据介绍,近期以来美国朝野都在“反思”过去四十年对华战略的“错误”。美国国内有人认为,这种“错误”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那时为了“抗苏”,美国开始“联华”。苏联解体后,出于“和平演变”的期望,美国支持吾国的改革开放和向市场经济转轨,不仅允许众多美国企业对华投资,还同意吾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美国这样做的如意算盘是:只要中国走上市场化之路,最终会“自然而然”地转型为跟美国一样、至少是接近于美国的民主宪政国家。

现在他们终于认识到,这一如意算盘完全打错了。在某些美国政治家看来,过去几十年的对华战略不是小错,而是大错,错就错在“养虎成患”,因此,从现在起美国必须从根本上调整对华战略,要将“崛起的中国”视为自己最大的敌手。

持这种看法的代表人物,大概就是班农。班农虽因种种原因前不久“挂冠而去”,辞掉在美国政府内的官职,但分析家们认为,特朗普仍在实行“没有班农的班农主义”,这在美国政府不久前颁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可以看得很清楚。虽然一向与特朗普作对的《纽约时报》日前曾刊文说,若认为特朗普是出于维护美国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因而对华发动贸易战,“那简直就是个笑话”,言下之意是:特朗普只是个投机取巧的商人,而并非一个有坚定信念的政治家。

笔者也希望是如此。但是,从最近特朗普对白宫领导班子的“走马换将”看,新上来的几个人都属于类似于班农这样的“右翼强硬派”,这恐怕并非偶然。

特朗普真的准备“以中为敌”吗?对此,目前还不能断然下结论。然而毛泽东说过“不打无准备之仗”,有准备总比无准备要好。要知道,从根本上说,美国是个资本主义国家,吾国则是个社会主义国家。依照马克思的理论,社会主义最终是要取代资本主义的。对于一个不仅在贸易上已经“战胜”己国,在经济总量上也将超越己国,而且最终可能还要在政治上取代自己霸主地位的国家,美国视吾国为“最大的敌手”,单从他们的逻辑看,还是讲得通的。当今美国对吾国的敌意,骨子里甚至可能多于对俄罗斯,虽然表面上俄美关系远比中美关系闹得僵,但不要忘记,俄罗斯早已不是个“社会主义国家”(尽管也算不上是个“资本主义国家”)。只不过美国政府对吾国政府的《2025中国制造》计划如此持有戒心,恰恰也暴露了他们的某种恐惧心理。而这种恐惧心理的背后,意味着他们对以往曾坚信不疑的一条定律产生了严重怀疑,即:在发展经济、创新科技方面,社会主义是干不过资本主义的。不错,《2025中国制造》计划得到吾国政府的鼎力支持,然而你们的理论教科书不是一直声称,政府对市场的干预注定是“得不偿失”的吗?既如此,你们又何需担心和恐惧呢?

看来,美国人在这个问题上没想明白。事实上这也是传统的理论家们目前都无法解释的一个问题。这且不去管它,反正看上去美国人即使没想明白也决心要这么干了。

那么,面对美国的“来势汹汹”,吾国又该怎么办呢?老百姓说话:凉拌。实际上,吾国在这方面的“警惕性”从来也没有放松过,此前之所以提出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即不对抗、不冲突、相互信任、合作共赢,甚至将中美关系比作“夫妻”,意喻会“吵架”但不会“散伙”,并非是忘记了“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或许只是一种类似体育竞赛中“跟跑者”之于“领跑者”蓄力待发的策略,以图在最后的“冲刺阶段”一举超越,战而胜之。——革命导师早就预言过,在两种社会制度的较量中,社会主义终将战胜资本主义。不是么?

故而,中美之间已经打响“前哨战”的这场贸易战是否会全面爆发,“贸易战”是否会演变为“经济战”,最终是否会成为一场“政治战”或者说是“制度战”,现在下结论或许还为时尚早,但也并非是完全不可想象的。因为看起来美国的政治家们对吾国的上述这种“跟跑”战略开始警惕起来,摆出一副“老子不跟你玩了”的嘴脸。最近笔者看到一个美国要人甚至说:与其十年后与中国难免一战,不如现在就跟它“摊牌”!

这样的说法,可谓是“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回顾当年的美苏争霸,不就是这样一场“政治战”或“制度战”吗?在那场漫长的较量中,苏联失败了,福山先生据此还得意洋洋地抛出他的“历史终结论”。然而,事实证明历史远没有“终结”。同为“社会主义国家”,今天的吾国,已大不同于当年的苏联,虽然仍强调“四个坚持”,但同时实行了改革开放,最大的战略转变是,吾国的经济体制已由原先模仿苏联的计划经济而创造性地转轨为“政府主导的市场经济”,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可以说,今日之吾国,比当年的苏联更强大,足以跟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扳一扳手腕”。用吾国官方的话来说,中国不想生事、惹事(毕竟我们还是个“发展中国家”),但也绝不怕事,因为吾国现在不仅有“四个坚持”,还有“四个自信”。可以肯定的是,吾国的社会制度不会像美国等西方国家所希望的那样,因搞了市场经济而被“和平演变”。——这看上去似乎又挑战了另一条定律:经济基础的变化必会带来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的变化。

以上所言,只是笔者的一种推测,事情或许不会到如此“图穷匕首见”的程度。最新消息说,422日,吾国商务部发言人表示已收到美方希望来北京进行经贸问题磋商的信息,中方对此表示欢迎。其实特朗普尽管“狮子大开口”,但一直表示可以通过谈判解决问题,只是此前其单方面列清单、定额度的做法太霸道。现在美方主动提出来华磋商,中方在挣得了“面子”之后也就乐得“顺坡下驴”,不再坚持之前“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谈判”的立场,因为“情况”的确已起了变化。但不得不说,吾国国内有些人用“美国服软”来形容这种变化,这恐怕属于“精神胜利法”——比起“面子”,深受实用主义哲学影响的老美更重视“里子”,他们大概不会放弃缩减对华贸易逆差的要求。

不管怎样,双方各让一步,如此甚好。毕竟,吾国人民、美国人民以及世界各国人民,都不希望中美打贸易战。退一万步说,中美这两个大国之间,就算不幸而无可避免地发生了贸易战、经济战乃至政治战(制度战),惟愿也只是“冷战”而不要“热战”。美苏争霸的“冷战时期”,尽管彼此势不两立,但从来没发生过直接的、上规模的武装冲突,长期维持着“核恐怖平衡”,最多也就是“各干各的,不相往来”。需知,“热战”是要死人的,搞不好会死很多人。——还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更重要、更宝贵的呢?

无论在哪个国家,也无论实行何种主义,用吾国的两句老话来说,老百姓永远都是“以和为贵”、“以食为天”。两种社会制度,两种意识形态,即使互为对立、互不买账,也未必一定要“不共戴天”,何不“和平共处”、“和平竞争”,最终以实践证明谁更优越、更值得老百姓拥戴呢?

这个用以验证的实践标准就是:谁能让人民的生活过得更富裕、更幸福、更安宁、更自由。

2018425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推荐 2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蔡未名 蔡未名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晚发布)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