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严重影响美国大选的三件事

严重影响美国大选的三件事

再过两个月,美国就将举行总统大选,共和、民主两党为此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选前宣传。据界面新闻报道,多家美国民调显示,当下拜登的支持率仍全面领先于特朗普,但两者的差距较之前似有缩小。

其中艾默生学院在8月底的一项民调显示,拜登以49%对47%的支持率领先于特朗普,其优势较7月份的50%对46%缩小了2个百分点。该民调还显示,美国76%的亚裔、77%的非裔和60%的拉丁裔支持拜登,而56%的白人选民支持特朗普。不过笔者注意到,白人在美国人口中占比约为六成,再加2016年的大选中,支持率一路领先的希拉里最终还是在选举人票数上输给了特朗普,因此现在还难以断定拜登在11月初的大选中能稳操胜券。

笔者认为,有三大因素或将对未来的美国大选造成重要影响。

首先当然是新冠疫情的变化。毫无疑问,作为现任总统应对疫情不力,致使美国成为当今世界感染病例和病亡人数最多的国家,这是特朗普最大的软肋。如果美国的疫情在未来的两个月中仍然得不到控制而继续蔓延,特朗普的选情恐是“凶多吉少”。

其次,最近接连发生的美国警察暴力执法造成多名黑人丧命,由此引发全美接连不断的抗议浪潮,势必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整个选情的走势。吊诡的是,这对于被认为有“白人至上”倾向的特朗普本是一个不利因素,然而由于近期有些地方的抗议活动中持续出现打砸抢的骚乱,特朗普借机打出捍卫“法律和秩序”的旗号,甚至派兵前往弹压。虽然招致民主党和民权团体的强烈抨击,但骚乱中的打砸抢也的确引起一些美国民众的不满。毕竟,消除种族主义、减少暴力执法对美国来说需要久久为功,而打砸抢行为则直接破坏了法治,有损于“维稳”,多数老百姓还是希望生活安定。有分析称,特朗普有可能想借此转移视线,“化被动为主动”。

第三是经济的表现。实体经济方面,今年美国将出现较大幅度的负增长已成定局;背反的是其股市方面在疫情下居然总体向上,甚至迭创新高。这显然跟美联储早早采取量化宽松的“托市”政策相关。有趣的是,笔者见诺亚控股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夏春在一篇文章中介绍说,根据以往的经验,在美国大选投票日之前的三个月,若股价上涨则有利于在任党派的候选人,下跌则反之。据统计,从1928-2016年的23次美国总统大选,用这一方法预测对了20次,包括民调错得最离谱的两次即杜鲁门的连任和特朗普的当选。而从1984-2016年,用这一方法预测全对!(财新网)

如果特朗普前些日子看到上述方法的预测结果,肯定会“龙心大悦”。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两天前的9月3日,美股结束连续多日的涨势,大幅暴跌,其中道指下跌逾800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近5%,创下美股自3月底回弹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未知特朗普见此作何感想。也许他庆幸此次暴跌离大选还有整整两个月而不是近在眼前。

鉴于上述三事均存在着较大的不确定因素,未来的美国大选究竟谁胜谁负,尚难料定。但无论大选结果如何,吾国都将面对一个可能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华友好度最低的美国总统。分析家们总是说近期美国对吾国政策的急剧恶化是美国大选前的“规定动作”,然而仅是这样分析是不够的,还要注意到:第一,“规定动作”几乎每届选前都有,但这一次尤甚;第二,如果说美国政客们这样做是为了“讨好民意”,那么,所谓“民意”的背后又是什么呢?

故此,以目前的情势看,即使两个月后拜登获胜,就对华关系而言,本质上恐怕仍属“换汤不换药”。也就是说,无论美国大选“鹿死谁手”,吾国都应该未雨绸缪做好应对预案,此为“不打无准备之仗”。(未名日记9月5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