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美国“退群”,“伊核”咋办?

14
2018

美国“退群”,“伊核”咋办?

·未名周记(1819)·

本文要义:伊核也好,朝核也罢,不管怎样,对于国际社会来说,对任何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来说,都应该将防止核扩散的目标放在首位。毕竟核战争对人类、对地球的危害实在是太大了。从这个意义上看,无论伊朗还是朝鲜,可以谈判,可以讨价还价,但都应该“弃核”。

 

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举。如果用一个关键词来概括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在国际舞台上的所作所为,最合适的词语大概是“退出”——过去的一年多,他已经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威胁说要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甚至声称不排除退出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可能性……而最新的一次“退出”,则是他于59日正式宣布,美国退出三年前由中美俄英法德六国与伊朗共同签署、并经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伊核协议,恢复对伊朗的制裁,从而激起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

特朗普为何“冒天下之大不韪”硬要退出伊核协议?据他58日在白宫电视讲话中的解释,主要理由有三:该协议未限制伊朗发展弹道导弹项目;也未限制伊朗在中东地区“制造不安的活动”;此外,有关伊方在协议到期失效后可恢复高丰度铀浓缩活动的“日落条款”也不可接受。据此,特朗普早就指称这是个“很糟糕的协议”,必欲退出而后快。他倒是“说到做到”,借用一个网络用语,现在美国的“退群”已成事实。

伊朗的强烈反对是可以想见的:美国退出后重新恢复了对伊朗的制裁,无疑将对伊朗的经济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在20157月伊核协议达成之前,伊朗曾经因为核问题饱受美欧的制裁,据统计其人均GDP8千美元跌至5千美元,过了多年的“苦日子”,遂迫使伊朗后来不得不接受伊核协议,同意停止高丰度浓缩铀活动,并交出已生产的20%高丰度浓缩铀,接受国际核查,承诺将本国的核能计划限制在和平利用领域。现在美国居然“背信弃义”,单方面退出该协议并恢复制裁,伊朗当然极度愤慨。

而签署伊朗协议的其它五国之所以也明确反对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是因为该协议毕竟争取到了十年的“缓冲期”,而且在过去的三年里,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查结果表明,伊朗遵守了协议的规定。现在美国悍然单方面退出,这将无端地使得本已大大缓和的伊核问题陡然重又变得紧张起来。此外,美国恢复对伊朗的制裁,很可能会影响到其它国家在伊朗的投资商贸利益。

美国的“违约”是显而易见的,然而仅仅以此来谴责特朗普的恣意妄为也于事无补。什么叫“霸权”?“霸权”就是“一意孤行”而不在乎别人“说三道四”。我们需要进一步探究的是:美国这么做,对它究竟有什么好处呢?难道它不知道这可能会给自己惹来大麻烦——不仅伊朗可能会借此重新启动高丰度浓缩铀的提炼(这是制造核武器的必备条件),而且还得罪了当今所有的大国。就连在美国国内,特朗普的退出也遭到广泛的批评,尤其是来自在野的民主党的强烈抨击:伊核协议正是前民主党总统奥巴马任内最重要的“政绩”之一。

但是,把特朗普的退出仅仅视为美国的“党争”,恐怕也是一种表象之见。

不妨仔细看看特朗普为美国的“退群”所举的上述三条理由。其中第二条理由十分牵强:伊核协议是专门针对伊朗核问题的,而所谓伊朗在中东地区“制造不安的活动”,显然不属于核范围。问题的关键在于:自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伊朗爆发“革命”、推翻亲美的巴列维政权,建立了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共和国”,这几十年来,美国跟伊朗互相视为“敌国”。因此,伊朗当前在中东地区的存在和活动,对美国来说,当然是非常令其“不安”的。比较一下,换作以色列,它在中东地区,无论是存在感还是活动量,都比伊朗要大,但它作为美国的铁杆盟友,显然不会引起美国的“不安”,反而得到美国的鼎力支持。所以,美伊之间的这种敌对关系,是我们分析伊核协议和美国退出的现实基础。

再看第一条和第三条。不得不说,从防止核扩散的宏观角度看,特朗普所举的这两条理由并非完全是“强词夺理”。笔者试将其顺序“倒过来”分析。

所谓“日落协议”,是喻其有效时间的有限。根据伊核协议,伊朗停止高丰度浓缩铀的提炼,只限于十年之内,因此,该协议其实只能保十年的“平安”。而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年,换言之,七年之后,伊核问题将重新浮出水面,理论上伊朗到那时即可“合法地”恢复对高丰度浓缩铀的提炼,国际社会又该拿它怎么办?

其次,正如特朗普所称,伊核协议并没有对伊朗的弹道导弹研制加以限制。众所周知,弹道导弹是可以安装核弹头的。伊核协议生效后,伊朗停止了高丰度浓缩铀的提炼,但并没有停止对弹道导弹的研制。就在2017年的923日,伊朗官方高调宣布成功发射了一枚新型的中程弹道导弹,其射程为2000公里,伊朗官方还宣布很快便会将其投入实战部署。虽然伊朗离美国本土相隔了半个地球,伊朗的最东端距离美国在亚洲的海外属地关岛也有8400公里之遥,但假以时日,很难说伊朗不会成功研制出可以打到美国的远程导弹。何况已经研制成功的中程导弹,也足以对以色列、沙特及欧洲构成威胁。试想,十(七)年后,若那时伊朗已研制出远程导弹,再加上伊核协议已到期,伊朗可以造出核弹头,那将是怎样一种情形呢?

由此可见,伊核协议的这两条,的确属于重大缺陷。不仅是对美国,对全世界也是如此,因为核扩散对全人类都是重大的威胁,所以即使朝鲜与吾国同属“社会主义国家”,双方的友谊又是“用鲜血凝成的”,吾国也坚决要求实现“半岛无核化”。

伊核协议既有如此重大的缺陷,为何当初包括美国在内的六国却会在协议上签字呢?只能说,这是典型的实用主义的产物,即为了短期的安耽和政绩而暂且舍弃了长期的目标。故此,笔者虽然非常不喜欢特朗普的为人做派,但也不得不承认,他此番宣布退出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可是,如题所示:美国“退群”了,“伊核”咋办?

美国的行为预期比较明确:除非伊核协议加以修改,除非让伊朗彻底“弃核”,否则美国退出后必会恢复甚至加重对伊朗的制裁,实际上它已经开始这么做了。

比较麻烦的是伊朗。美国“退群”了,其它五国却表示仍将继续履行伊核协议,这就将伊朗置于进退两难的境地:若它宣布恢复高丰度浓缩铀的提炼,这就等于彻底废除了伊核协议,把其余五国乃至整个国际社会都“赶到敌人那边去了”,不仅各国可能会一致恢复对它的制裁(毕竟对国际社会来说,防止核扩散的目标是共同的、是高于其它目标的),伊朗的经济将重陷泥沼,而且还面临可能会遭到美国军事打击的危险;若伊朗继续遵守伊核协议,那么它等于吃了美国的“哑巴亏”,要承受美国“背信弃义”的退出和恢复制裁给它带来的经济损失。故此,伊朗官方思量再三,现在只能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表示即使美国退出它也仍然愿意遵守伊核协议,同时又称如果伊朗的实际利益受到损害,它将重启高丰度浓铀缩活动。——这番话其实是说给除美国之外的其它协议签署国听的。

然而其它的五国也面临着艰难的抉择。因为自伊核协议生效、国际社会解除对伊朗的制裁后,各国都增加了在伊朗的投资和商贸活动,现在既然五国都表示愿意继续遵守协议,按说它们对伊朗的投资和商贸活动应该“一切照旧”。然而美国退出后要恢复乃至加大对伊朗的制裁,目前还不知道会在多大程度上涉及和关联到其它国家在伊朗的利益,不知道美国是否会对与伊朗做生意的其它国家的企业和个人也施以制裁。

这对美国来说其实也是个难题:如果美国只是禁止自己国内的企业与伊朗做生意而豁免其它涉伊国家,那倒还好,伊核协议还会继续存在,伊朗因制裁受到的损失也不至于太大,限于其尚能忍受的范围;如果美国的制裁还要“殃及池鱼”,美国将面临与其它国家闹翻而陷入彻底孤立的局面。

当然,目前来看,支持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的国家也不是没有,比如以色列,比如沙特,而它们都是与伊朗不共戴天的死敌。就在美国刚刚宣布“退群”之时,以色列与伊朗在叙利亚相互“开火”,这正应了一些分析家的预见: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的决定将加剧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可能导致敌对行动升级,叙利亚就是一个潜在的引爆点。

特朗普接下来会怎么做?没人知道,已有的事实一再证明此公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可以肯定的是,美国退出了,新的博弈又将展开。这不,另一个“核问题”又在前面等待:特朗普宣布,612日,他将在新加坡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面。有分析家认为,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在某种程度上是做给朝鲜看的,即:美国所要求的朝鲜弃核必须是彻底的、可核查的、不可逆的,如果美朝之间就朝核问题达成协议,美国绝不会让它像伊核协议那样“糟糕”。但也有分析家认为,特朗普单方退出伊核协议对将要举行的“特金会”起到了一个坏作用,表明美国的信用是很“糟糕”的,即便朝鲜跟它签了协议,说不定将来它也会说退出就退出呢。

笔者注意到,以现有的信息来看,“半岛无核化”作为战略目标已为包括中、美、朝等各方所认同。“特金会”的难点或在于如何实现这个目标:对美方来说当然希望朝鲜的弃核“越快越好”,但朝方很可能会提出“分阶段”实施的方案。

伊核也好,朝核也罢,不管怎样,笔者认为,对于国际社会来说,对任何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来说,都应该将防止核扩散的目标放在首位。毕竟核战争对人类、对地球的危害实在是太大了。正因为如此,爱因斯坦生前曾表示十分“后悔”,他把当初建议美国制造原子弹视为自己一生中最大的错误。从这个意义上看,无论伊朗还是朝鲜,可以谈判,可以讨价还价,但都应该“弃核”。

当然,最终、最好是所有国家都能“弃核”,全世界都实现“无核化”。然而在这个远大目标实现之前,人类还是应该先把拥核国家的数量限制到最低——这对非核国家虽是一种不公平,但也实在是没办法。

2018514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推荐 1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蔡未名 蔡未名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晚发布)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