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贸易战:中美正在玩“梭哈”

10
2018

贸易战:中美正在玩“梭哈”

·未名周记(1814)·

本文要义:不管特朗普在这场“梭哈”游戏中声称其要下的赌注有多么大,他最终还是寄希望于通过谈判来获取己方利益。哪里料到此前一度十分低调的吾国政府,在识破特朗普的“奸计”后,改主意不再陪你玩这种“切香肠”般的下注方式,突然之间“连实带虚”地把自己的筹码统统推将上去,一曰“不惜任何代价”,二曰“不可能就此问题进行任何的谈判”——这便让特朗普先生如何是好?

 

 

中美贸易战——准确地说是中美关于贸易问题的“模拟战”——正愈演愈烈。

说是“模拟战”,是因为到目前为止双方尚未真正“开火”,而只是处于“沙盘演练”的阶段。只不过这种“沙盘演练”不是在自家密室里进行的,而是公开对外展示的。套用加西亚·马尔克斯一篇名著的题目,可称之为“一场事先张扬的贸易战”;而用吾国的一句老话来说,则是“勿谓言之不预也”。

故而,贸易战尚未开打,最初的获益者已浮出水面:两国的媒体和专家,这些天可谓“赚足了眼球”。有所不同的是:美国的媒体和专家众说纷纭,其观点迥异乃至针锋相对;而吾国的媒体和专家则基本上是“一边倒”。

出现如此形态并不奇怪,一方面是由于两国制度和文化的差异,另一方面是由于这一次特朗普实在是“蛮不讲理”。所谓“贸易”,本就是你情我愿之事,虽说现在比较起来美国的逆差有点大,但这也是“自由贸易”的结果,吾国并没有拿枪顶着美国人的脑门硬要你买这么多出口商品吧?所谓“知识产权”问题也一样,吾国专家说得好,在华美企的技术转让是与吾国合资方协商的结果,吾国法律对此并无强制性要求。再说,外资包括美资进入中国,一直以来奉行的不就是“以技术换市场”的策略吗?

如今美国人觉得好像是自己“吃了大亏”,早干吗去了呢?你们出现巨额逆差又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儿,要扭转也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现在美方的骄横态度,说是“狗急跳墙”可能有些不雅,但“人着急了容易上火”则是准确而形象的描述。

当前双方对峙的局面,让笔者不由得想起一个扑克游戏:“梭哈”。玩过这个游戏的人都知道,双方在博弈的过程中需不停地押注,谁要是底气不足而没胆跟押,牌面上的筹码就会被对方“统吃”。中美之间就两国贸易正在进行的这场“模拟战”也是这样:从最初规模仅为几十亿美元的“小打小闹”,后来一下子都上升到了500亿美元的级别,紧接着特朗普又放言:还要额外再对1000亿美元的中国对美出口商品提高关税。

500亿再加1000亿美元,这是美方截止目前押上的最大赌注。中方在之前追加了500亿美元的相应额度后,现在还没有明确是否再“跟押”多少。但吾国商务部发言人已表示,将“不惜任何代价奉陪到底”;作为历来的“鹰派”代表,吾国的《环球时报》更是在其社评中称:“如果特朗普政府愿意,它可以引导中美贸易战朝着把两国贸易和相互投资归零的方向打,中方一定会接受它的所有挑战,跟上它的所有步子,直到把太平洋打成国际贸易的一道天堑。”

“归零”!这是什么概念?有统计显示,自1990年以来,美国在华直接投资累计交易额超过2400亿美元;而截至2016年底,中国企业的在美投资也已达1100亿美元。中美的贸易额则更是一个天文数字,仅2017年就高达3.95万亿人民币,相当于6千多亿美元。如果这些数额统统“归零”,不仅对中美两国经济将造成巨大的冲击,以两国在世界上“数一数二”的经济和贸易体量,也必将对全球经济贸易造成巨大的冲击,其冲击波有可能大于2007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啸”!

当然,《环球时报》只是《人民日报》旗下的一家子报,它的话并不能完全代表吾国官方。但商务部发言人总还是正式的“官方人士”吧,他表示“不惜任何代价奉陪到底”,《环球时报》的“归零”说正是对“不惜任何代价”逻辑推导的结果。

中方如此强硬得不能再强硬的态度,恐怕是美方始料不及的。回顾这场“模拟战”发端之前,中方的姿态可谓十分低调,不仅一再声称不想打贸易战,而且在今年2月曾连派两名政治局委员访美沟通。这可能给美方造成一种“马善被人骑”的错觉,特朗普一度“气焰嚣张”,不仅“不待见”中方高级官员的专程访美,紧接着就接连抛出主要针对中国的“关税清单”,特朗普在其推特上还说什么“打贸易战很好,美国可以轻松获胜”此类的“大话”。

然而到了近期,情势忽然陡转,换成美国高官频频表示愿意通过谈判解决争端,甚至暗示双方已在沟通之中。孰料却遭到吾国官方的断然否认,46日,吾国商务部发言人指美方的这种说法不符合事实,称“一段时间以来,双方的财经官员并没有就经贸问题进行任何谈判”,并称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下,双方更不可能就此问题进行任何的谈判”!

哇塞,不仅“不惜任何代价奉陪到底”,而且“不可能就此问题进行任何的谈判”——这样的姿态,在世界贸易战历史上堪称最强硬、最霸气而没有之一!相信若无来自最高层的授意,商务部发言人绝不可能放出这样“顶格”的“狠话”来。

笔者敢说:这可能大大出乎特朗普的意料。此公虽然在国际舞台上以“赌徒”形象而著称,但在中美贸易问题上,其所使用的无非还是以“恫吓”手段来“讨价还价”这样的老套路。用前引“梭哈”游戏的比喻来讲,就是不停地在盘面上加注、加注再加注以吓唬对手,500亿不够就1000亿,1000亿不够再往上加,反正美国的对华逆差有3700亿美元(按美国的算法),自以为可以不断地“加码”来争取谈判的主动。就算把1700多亿美元的对华出口额度当做“赌注”全压上,因此而遭到中方的“对等报复”,理论上中方还有2000亿美元的对美出口商品可以继续成为美方加税的标的物。

或许是中方也意识到以两国贸易的不平衡,仅是这样“你押500亿,我也押500亿;你加25%关税,我也加25%关税”地施加“对等报复”,最终会出现我方押注的“筹码不够”的局面,所以在特朗普扬言要再额外对1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征收高关税之后,中方没有立即报之以同等数额的增税预案——500亿美元如果加1000亿美元,将占据美方对华出口的绝大部分数额,若美方再加“筹码”,我方对美方已无“跟押”的余地——转而发出“不惜任何代价奉陪到底”的严厉警告。这句话的潜台词或是:中方未来的报复手段将不限于只是“对等加税”。吾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中方已经拟定了十分具体的反制措施。如果美方公布新增1000亿美元征税产品清单,我们会毫不犹豫、立刻进行大力度反击。中国人向来说到做到,任何人都不要低估中方维护自身正当合法权益的决心和意志。我们有信心笑到最后。”据专家的分析,中方报复手段还可能包括限制美国在华企业的商业活动、人民币贬值以及抛售数以万亿美元计的美债等等。吾国商务部发言人表示:中方未来的反击手段将“不排除任何选项”。

说中方的这种强硬姿态出乎特朗普的意料,是基于以下分析,即:不管特朗普在这场“梭哈”游戏中声称其要下的赌注有多么大,他最终还是寄希望于通过谈判来获取己方利益。哪里料到此前一度十分低调的吾国政府,在识破特朗普的“奸计”后,改主意不再陪你玩这种“切香肠”般的下注方式,突然之间“连实带虚”地把自己的筹码统统推将上去,一曰“不惜任何代价”,二曰“不可能就此问题进行任何的谈判”——这便让特朗普先生如何是好?

你狠,我比你更狠,“梭哈”游戏玩的就是心跳。最新报道说,美国时间48日,特朗普在其推特上表示,中美之间的贸易问题能够解决,“征税将会是互惠的,知识产权的协议也会达成,两国都会有光明的未来”,还说不管贸易纠纷会怎样,他和中国领导人“将永远是朋友”,云云。而在同一天,向来以“对华强硬派”面目示人的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特朗普总统在美中贸易问题上“说重话”,是希望中方关注两国贸易存在的问题,他抱怨说“但是北京方面到现在也没有表现出愿意诚心谈判”。

美国人“服软”了吗?好像是的。或者客气一点说,特朗普似乎恢复了一点理智。他的软肋在于还是想要谈判,此前的“押注”不过是在“造势”。但中方现在却偏偏表示不跟你谈,这就使得他面临要么“同归于尽”要么“放低身段”的两难选择。

当然,俗话说,“听话听声,锣鼓听音”,对吾国商务部发言人的那两句话也要做仔细分析:“不惜任何代价奉陪到底”,此话绝对政治正确,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样的态度和立场在任何时候都是理所当然的,《环球时报》的“归零”说,则属于一种非正式的“注脚”;而“不可能就此问题进行任何的谈判”,这句话是以“在(当前)这种情况下”为前缀语的。什么情况呢?简单地说就是现在美方“欺人太甚”。但这不等于当此种“情况”有所改变之后不会考虑打开谈判的大门。毕竟,依据常识,几乎所有的人都相信两国的贸易争端最终还是要通过谈判来解决。

只是,就目前而言,对特朗普来说,“梭哈”游戏推演到这种程度,恐怕再也玩不下去了。

不过,对特朗普这样一个惯于“不按常理出牌”的主,还是需要多加防备。要知道,他之前如此“气焰嚣张”,所依仗的是对华贸易3700亿美元(比中方的估算多了1000亿美元)的逆差,而他所信奉的似乎就是“少输就算赢”。就在前几天,他发出这样一条推文:“当你已经亏了5000亿美元的时候,你不会输!”有评论称他的这句话是“把经济常识的缺乏与赌徒谬误混合在一起”,因为“逆差”并不等于就是“亏”,而只是贸易不平衡的表现。作为美国总统,你想缩小本国的贸易逆差并没有错,错就错在想用“赌徒”的方式来达致目标。

笔者在此前的一篇博文中说,一般而言,在一场对等的贸易战中,逆差国通常比顺差国的损失更多。然而,输得少些也是输,经济学家们虽然常常被人讥讽是“十个经济学家有十一个主意”,但对于损人不利己乃至害己,他们的看法是完全一致的,即这是最愚蠢的一种行为。特朗普要想缩小对华逆差无可非议,但还是要通过协商谈判。中方之前比较低调,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己是过去几十年中美贸易竞争的赢家,出于某种“同情”,实际上也许并不排除给美方一点“甜头”的可能性,比如增加对美国产品的进口。但这必须建立在双方平等待人、通过协商谈判解决问题的基础上。而作为贸易竞争输家的美方,其态度却如此骄横,对中方来说,这就叫做“是可忍,孰不可忍”!

退一万步说,就算中美贸易投资真的“归零”,天也不会塌下来,只是苦了两国的老百姓,他们将为此过若干年的“紧日子”罢了。比如,中美贸易战一旦真正打响且不断升级,可以肯定的是至少两国都将因此迎来一个时期的通货膨胀:没有吾国出口美国的服装、皮鞋、玩具等等,美国消费者就得多掏腰包;就像没有美国的大豆、牛肉出口中国,吾国的食品价格也会上涨。

有分析认为,特朗普之前在中美贸易问题上如此高调,是因为他面临不久后将举行的美国中期选举,并为自己未来的连任争取民意支持。假如这个分析是靠谱的,固然可以认为中期选举结束后特朗普可能会将调门降下来,但也证明,的确有不少美国人对本国的巨额逆差心存不满,特别是那些因此失去工作岗位的“蓝领”阶层,而这些人正是特朗普的“票仓”。据报道,美国国内有民调显示,在特朗普就贸易问题在口头上对吾国“宣战”之后,他的支持率从过去一直“居低不上”的三成多上升到了五成。可见,在贸易战中持强硬态度,能激发国内的民族主义热情,这在任何国家都是常见的现象。

“梭哈”毕竟只是个游戏,两国贸易的纠纷,还是要通过双方协商来解决。现在,特朗普宣布的加税方案离其正式实施还有几十天的“缓冲期”,笔者相信,不管此前各自放过多么重的狠话,中美还是会坐到谈判桌上来。

必须要申明的是,以上所言,是基于中美之间眼下正准备进行的仅是一场“贸易战”这个逻辑前提,所谓“在商言商”,用吾国民间的一句话来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然而,如果这场“战争”的涵义超出这个范畴,那就又另当别论了。

且行且看吧。

(注:本周记46日发布的“号外1”《朝鲜弃核应是大概率事件》,可在“未名周记”的微信公众号和博客中国网查阅。)

201849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推荐 2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蔡未名 蔡未名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晚发布)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