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足球,咱学得了冰岛吗?——关于“中国模式”的思考之三
十一
22
2017

足球,咱学得了冰岛吗?——关于“中国模式”的思考之三

·未名周记(1748)·

 

本文要义:“发展”离不开“增长”,但“增长”并不等于“发展”。一个国家的社会发展,不仅要有经济增长,还应该有其它内容,包括让孩子们身心愉悦地健康成长,让他们有地方踢球,有地方玩耍,还要踢得起、玩得起,哪怕为此而“牺牲”一些GDP也在所不惜。这难道不是“发展”的题中应有之义吗?——老实说,能不能进世界杯倒是次要的。

 

也许会有读者觉得诧异:所谓“中国模式”,指的是吾国社会经济发展的一些独特的经验,跟足球怎么扯得上关系呢?

话题得从最近的一则新闻说起:10月10日,冰岛国家队以欧预赛小组头名的成绩,历史上首次闯进了男足世界杯。此乃这个北欧国家近年来在足球史上创造的第二个“以小搏大”的经典案例。上一次是在去年欧洲杯决赛阶段,看过那场电视直播的人,一定记得冰岛队在战胜英格兰队跻身欧洲杯八强后,球员们列队面向前来助阵的本国球迷,和他们一起发出低沉而威严的“狮吼”,那场面、那声音,真的是令人震撼,久久难忘。

闯进世界杯算不了什么,吾国男足也曾在十五年前进入过世界杯(也是唯一的一次)。但重点是:冰岛的总人口只有三十多万,只及吾国人口的几千分之一,仅相当于吾国的一个小县!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是让我们难堪的比较。

就在几天之前,在一次有多国球队参加的国际友谊赛上,吾国男足先是以0-2负塞尔维亚,再以0-4完败于哥伦比亚。吾国最高党媒新华社就此评述说:“中国队在欧美的二流强队面前基本无法相持,对手稍微认真一点,中国队便会全盘处于下风,甚至出现崩溃。”

众所周知,足球乃公认的“世界第一运动”,而吾国男足的水平和国际大赛成绩之糟糕,几十年来一直是吾国从上到下的心头之痛。新一届中央领导执政以后,下决心要把吾国的足球运动搞上去,为此大刀阔斧地进行了改革,在各方面给于大力支持,包括请来了里皮这样的世界名帅担任国家队教头。然而,吾国男足依然未能如愿争得一个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出线名额。在此后举行的这次国际友谊赛上,又被塞尔维亚、哥伦比亚这样的欧美二流球队打得落花流水毫无“还脚之力”,让球迷们深感失望。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要把积弱已久的吾国足球搞上去,当然也不可能在短期内见效。不过,吾国的乒乓球、羽毛球、跳水等运动项目几十年来一直称霸世界体坛,为何足球水平却居于世界三四流,近年来甚至“不进反退”呢?

黄种人不适合于足球运动的说法显然站不住脚。日本、韩国的足球早已跻身于亚洲一流、世界二流的行列,二十多年来每次都能稳进世界杯。新华社的上述评论说:就在这次国际友谊赛上,当吾国国足“被塞尔维亚漫不经心地战胜”,又“被哥伦比亚非常轻松地击溃”之际,韩国队却能先以2:1力擒哥伦比亚,又以1:1战平塞尔维亚。而“日本队虽然被巴西队以较为优势的场面以3:1击败,但其过程并不差”。新华社据此认为:“日韩均有与欧美二流强队相持和抗衡的能力,也有给欧美一流强队制造麻烦的实力,而中国队在欧美的二流强队面前基本无法相持”,从而“深切感受到与韩国和日本足球之间巨大的真实实力差距。”

吾国足球不行是因为“不够重视”的说法当然也不值一驳。事实上吾国政府特别是新领导对足球的重视已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不仅破天荒地将足协从国家体育总局的领导体系中分离出去单独运作,而且在中央层面专门成立了足球改革领导小组,由一位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亲自担任组长。纵观世界,有哪个国家的政府对哪项体育运动给予如此高规格的“优待”和“配置”?

吾国足球超级联赛的“七连冠”——恒大足球队的新任主教练、意大利人卡纳瓦罗认为:“中国足球一直在成长,但这里缺少足球传统和足球文化。”此公系足球名将,曾获世界杯最佳球员,又担任过里皮的助手;但他可能不知道,据史料记载,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宋时期,足球运动就曾在吾国盛行,那时候叫做“蹴鞠”。有人据此认为现代足球运动最早发源于吾国,卡氏的“缺少足球传统和足球文化”之说,恐怕也难以成立。

更何况,吾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就算冰岛人再能踢球,也不过区区三十多万人,吾国十几亿人难道还选不出一支可与其相媲美的足球队吗?

然而,也正是冰岛这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国家,给我们提供了值得深刻反思的参照系数——

据介绍,曾经,冰岛队在国际足联的排名只有131位(那时吾国国足的世界排名还是第66),而且因为天气寒冷,冰岛并不是一个适合踢球的国度。但是该国为了把足球搞上去而“发愤图强”。据澎湃新闻报道,从2002年开始,冰岛大量修建室内和室外足球运动设施,特别是在大部分学校旁边都建了足球场,保证了冰岛的孩子不分季节每周都能有3至4次的足球训练。据统计,经过十年的努力,冰岛已经拥有179个标准足球场和128个小型足球场,大约相当于每250人就有一块足球场地,其中不少球场甚至有地热设施,而且全年免费,每天6点半到11点全部开放,无论你什么水平都可以去踢两脚。

而吾国呢?2014年央视新闻频道播出的《中国足球调研报告》节目,指出吾国的人均足球场地面积实在太少。该节目以上海为例:“在上海约12万人拥有一块足球场地,荷兰人均拥有足球场数量约是上海的24倍,而伦敦则是上海的43倍。”

上海作为吾国最国际化的大城市尚且如此,其它城市的情况想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是的,场地,场地的多少才是决定一国足球运动水平的前置因素。所有足球强国的经验都证明,像足球这种对抗性很强的集体性竞技体育项目,不同于乒乓球、羽毛球、跳水等可以用选拔几个尖子、集中强化训练的方法来提高竞技水平,它必须要以足够的运动人口为基数。吾国的现代改革之父邓小平早就说过:足球要从娃娃抓起。可是,娃娃们要踢球,就必须要有足够的场地,缺少场地,一切都无从谈起。

当然,有无高水平的合格的教练也很重要。同据澎湃新闻的报道,在冰岛,持有欧足联B级教练资格证者有639人,持A级教练证者有196人,按该国33万人口来算,平均400个冰岛人就有一位欧足联B级以上教练。而按吾国足协技术部统计,目前吾国国内A级和职业级的教练加起来只有100多人,居然还不如冰岛来得多!而足球的青少年培训,教练是不可或缺的。

不,应该说最不能缺少的还是场地。没有场地,孩子们上哪里踢球?又何需教练?而有了足够多的场地,踢球的人多了,教练也自会应运而生。在这一串供需链上,场地无疑是排在第一位的。甚至可以说,没有场地,就没有足球的一切。

当然,笔者并不指望吾国的人均足球场地面积达到像冰岛和其它欧洲国家那样的水平。——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吾国的人口实在是太多了,而整个欧洲的总人口也不过7亿多人,差不多只是吾国的一半。而且应该承认,在身体素质方面,也的确存在差异。不论足球,这在同样是身体对抗强度很高的篮球项目中也能得到验证:曾被誉为“亚洲篮球第一人”的姚明到NBA后只打了短短七年就因伤得不得不退役;而当年号“林疯狂”的林书豪,在NBA打了六年就遭遇了12次受伤,最近的一次是在本赛季篮网与步行者的揭幕战中,他刚上场不久就被对手撞出底线,右膝又一次严重受伤,赛季或将就此报销。要知道,他是目前在NBA仅存的唯一一位华裔球员。

正因为如此,笔者才认为在足球上吾国很难照搬冰岛的经验。然而,相比较同在亚洲的日本、韩国,我们总应该还能“有得一拼”吧?但事实上我们的足球人口和场地、教练的数量也远远不及这两个国家。如果吾国的足球场地一直这样匮乏,你又怎么能指望吾国的足球水平有质的提高呢?

那么,吾国缺少足球场地的主要原因又在哪里呢?

简而言之,吾国的土地特别是城市的土地实在太贵了。更何况,吾国的土地还直接与地方政府的财政挂钩,谓之曰“土地财政”(关于这一点,笔者将在之后再议)。

央视的上述节目中曾给出过一个房地产开发与建设足球场之间的对比数据:在吾国的一个大城市中,一块标准足球场大小的地皮,如果不盖房子而用来建足球场,经济损失将高达到3.6亿元!

据报道,随着高层对足球运动的空前重视,吾国足球大环境正在整体向好,推进中的足球改革计划说要建立5万所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各级政府也在大力发展文体用地,争取给市民和孩子更多的踢球和运动空间。这当然是个好消息。不过,未知管理部门是否计算过,若要实现上述计划,吾国要拿出多少面积的地皮,由此又要损失多少数额的GDP呢?

说起来,与冰岛这些国家不同的是,吾国的城市土地(足球场地要建也得主要建在城市,吾国农村的孩子现在恐怕还没有这样的“奢望”,何况他们中很多人都随打工的父母流向城市了)是国有的,论理比土地私有的国家更容易拿出土地来建足球场。然而也跟那些国家不同的是,比起足球,吾国的城市政府显然更重视GDP的增长。就拿央视节目中所举的那个数字来说,同样一块地,吾国的城市政府是否舍得“损失”3.6个亿的GDP和财政收入用来建一个足球场呢?要知道,足球场地属于公共设施,基本上不会有什么GDP产出,更没有税收可以进账。而如果全国各个城市都这样大举兴建足球场,吾国又将会损失多少GDP和税收呢?毫无疑问,这绝对不是个小数目,肯定会影响到吾国的“稳增长”以及政府的财政收入。

如此,就不能不涉及到吾国的发展模式问题了。诚然,一个国家,尤其是吾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没有GDP及其增长是万万不能的,然而,GDP的增长是否就等于社会的同步发展呢?亦以足球为例,如前所说,无论领导如何重视,无论怎样厉行改革,若缺少场地,要提高足球运动水平、要让足球“从娃娃抓起”,就只能是一种空想。有了足够的场地,娃娃们有地方踢球,假以时日不仅能提高国家的足球水平,更重要的是还能提高国民的身体素质,愉悦孩子们的身心,这算不算是一种“发展成就”呢?

答案应该是肯定的。但这需要我们“腾出”土地,“损失”一些GDP,少盖些房子(尽管它们可以卖高价),多建些足球场(包括其它的公众体育活动场所)。然而,我们舍得吗?

由此可见,“发展”离不开“增长”,但“增长”并不等于“发展”。一个国家的社会发展,不仅要有经济增长,还应该有其它内容,包括让孩子们身心愉悦地健康成长,让他们有地方踢球,有地方玩耍,还要踢得起、玩得起,哪怕为此而“牺牲”一些GDP也在所不惜。这难道不是“发展”的题中应有之义吗?——老实说,能不能进世界杯倒是次要的。

由于过去实在太穷,改革开放以后,吾国开始全力追求GDP的增长,地方政府无不奉行“GDP挂帅”,一切为GDP增长让路。凭借吾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也的确卓有成效,几十年间,吾国的经济总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二。但是,此种“GDP至上”的发展方式不可避免地造成了环境污染、资源透支、官场腐败、贫富差距、结构失衡、房价高企、货币贬值、社会不公等等负面现象,公众体育活动场地匮乏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事例。为此,吾国上届领导提出了“科学发展观”,本届领导指出吾国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些都是极好的理念。

有了好的理念,还需要落实。

那么,落实到足球上,又该怎么做呢?

是为“关于‘中国模式’的思考之三”。

2017年11月22日于竹径茶语

 

 

作者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没经过商,没当过官。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平生不学无术,不喜功名,唯好杜康。所幸者,毋庸为五斗米折腰;所擅者,以常识观事物,以逻辑辨真伪。每周写作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发布)

 

 

 

推荐 8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蔡未名 蔡未名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晚发布)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