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大涨潮后必有大退潮,你信吗?——

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李伟日前在财新网发表了一篇文章,其开头一段读来让人可谓“触目惊心”,兹抄录如下:

“当100年后回眸今日的世界,可能最重要的事情并非特朗普的下台,也可能不是新冠疫情的肆虐,而是全球流动性的泛滥。这种流动性泛滥的局势是史无前例的,与此同时,由于这种局面是逐渐形成的,它又给人一种温水煮青蛙的感觉,可能等我们意识到其中的风险时,一切为时已晚。巴菲特曾说过,只有在退潮的时候,你才知道谁在裸泳。无疑,现在潮水尚未退去,大家都不清楚谁会是第一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也不知道届时究竟会发生什么。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有空前的涨潮,就会有空前的退潮,届时要提高自身的存活率,现在就必须未雨绸缪,为自己多准备几条救生艇。”

李教授在文中点评了美联储、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近期的政策作为,并分别列以图表。笔者不是经济学家,看不大明白这些图表。但教授所说的“有空前的涨潮,就会有空前的退潮”这一道理,笔者还是知道的,这就是所谓的“辩证法则”。相信所有的决策者和专家也都是信奉这一常识的。奇怪的是尽管人人都知道“涨潮必有退潮”,当今各国央行却仍在拼命地释放流动性,端的是一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架势,却是为何? 如果一定要找出合理的解释,只能说在新冠疫情冲击之下,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央行们想尽力避免经济出现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那种“大萧条”。然而央行们就不怕如此下去酿成另一场危机吗?

有的专家还言之凿凿,称今时不同往常,货币发得再多也不会引发通货膨胀,反而有利于刺激经济增长。看到这样的观点,笔者也只能是“醉”了,并对经济学这门学问从根本上产生了怀疑。 当然,

还是有不少专家眼见流动性如此泛滥,担心通胀“虽会迟到,但不会缺席”。按说货币政策就应该开始收缩至少不再扩张,然而当今的形势犹如“骑虎难下”,如果真的这样做的话,很可能会刺破资产泡沫,带动整个经济“顺流直下”。果如此同样也是一幅可怕的景象。故此央行们不敢贸然紧缩,除非真的出现严重的通胀。现在他们也许只能祈祷“物极必反”的辩证法则和市场的供需平衡法并非“百试不爽”,至少在他们的任内会“暂时失灵”,因为如若真的出现严重的通胀,到那时他们就只能硬着头皮非行收缩之策不可了。流动性过剩虽会严重扰乱市场的价格信号,稀释经济增长的质量,刺激资产泡沫膨胀,好歹还能维持表面的“繁荣”;而严重通胀这只“老虎”一旦出笼,那将会直接地“祸害苍生”了。

常言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借用李教授的话来说,百年之后再回头观照今日的经济形势和政策,我们的后代或许会奇怪:前辈们如此聪明,何以竟会明知“涨潮必有退潮”却依然不肯收手。其实这样的错误并非人类第一次所犯,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盖因我们是人,而“人所具有的吾等无不具有”(马克思语),包括经常会犯常识性的错误。

大浪淘沙,“引无数英雄竟折腰”。不管是富人还是穷人,正像李教授所说,要想“提高自身的存活率,现在就必须未雨绸缪”,否则未来只能是自求多福了。(未名日记5月1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632篇文章 1次访问 13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