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美国最高法院:民主的悖论?

美国最高法院:民主的悖论?

美国最高法院:民主的悖论?——

87岁高龄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几天前因病去世,在美国政坛引发不大不小的震动,由谁来补缺,或成为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的焦点之一。

众所周知,美国的立法、行政、法院这三大机构互不隶属,各自都有独立性。其中司法机构如最高法院的成员并非民众选举,而是由总统提名并经参院多数通过任命的。故此笔者觉得严格地说美国最高法院算不得是“民主的产物”,最多只能说它是“间接民主”的产物——毕竟任命它的总统和议员是选举产生的。笔者的这个说法肯定不够严谨,但大概是这么个意思。

然而在特殊情况下,最高法院在美国的政治体制中的地位却高于民选产生的立法和行政机构:后者如有解决不了的宪制难题,最后要由最高法院“一锤定音”。给笔者印象最深的是2000年的美国大选中,小布什与戈尔的票数十分接近,双方对计票方式发生争执,经最高法院对此问题的裁决,小布什得以微弱优势险胜戈尔。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最高法院“帮助”小布什连任了总统。看上去这似乎是对美国民主的一种讽刺:区区九名非民选产生的大法官,竟然决定了民选的结果;但在美国的制度中,这或许是一个“没有办法的解决办法”,否则的话,当时若任由双方争执不下,国家将处于瘫痪。

美国最高法院的另一个特别之处是,其大法官一经任命便得终身任职,除非是TA自愿辞职或者逝世。总统和议员都有任期,而大法官们却是“终身制”,这样的制度设计出于何种考虑,笔者至今没想得很明白。也许是因为民选的结果有时会不靠谱(譬如当今的那位“大统领”),故此需要经常换人;但最高法院只能严格遵守宪法和法律来判案,且其过程透明化,“豁边”的可能性很小,故此不该轻易换人,以保证国家法治的稳定性和延续性。也因此,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个个都是德高望重、上了岁数的老年人,且深居简出,很少有丑闻曝出。

当然,最高法院对案件的处理方式还是比较民主的:最终要由九名大法官投票,取多数者的意见为裁决结果。而且所有大法官都要写出详细的意见书并公诸于众,以杜绝“黑箱操作”。

此次金斯伯格逝世,舆论普遍认为将导致最高法院的倾向更趋保守化,因为特朗普很可能“趁虚而入”,提名一位保守派人士来接替属于自由派的金斯伯格,使得原本为5:4的两派占比差距进一步扩大为6:3。果如此当然有利于共和党。

不过也有分析认为,鉴于特朗普的本届任期将尽,应该等到下一任总统选出(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当选)后再对最高法院进行补缺,以示公平。如果特朗普要“霸王硬上弓”,趁着共和党在参院还占多数现在就提名补缺,对其选情也未必有利,因为有可能会激起自由派阵营的反弹。

笔者认为,以特朗普“自私自利”的个性,他更多考虑的是自己能否连任,其次才是对本党是否有利。从他的“私心”来说,“提前”补缺的好处是:万一今年的大选也发生类似2000年那样的选票争执,需要最高法院出面裁决,补缺后的“6:3”肯定要比暂不补缺的“5:3”对其更加有利,相当于又上了一道“保险”。据介绍历史上大法官们“临阵倒戈”的案例也时有发生。

不过从目前美国的选情看,拜登依然以较大幅度领先于特朗普,有预测认为前者最终可能会“大胜”后者。若如此,也就没最高法院什么事儿了。何况“提前”补缺的投机意图太明显,反而会激起部分选民的不满也未可知。至于特冷普具体究竟会怎么做,那就不知道了——对他来说,这或是一把“双刃剑”。(未名日记9月22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