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后基建时代”如何保增长(之七)

“后基建时代”如何保增长(之七)

“后基建时代”如何保增长(之七)——

俗话说“性急吃不了热豆腐”,扩大消费刺激有效投资从而带动高质量的经济增长,需要“久久为功”;但另一方面,吾国的经济总量已居全球第二位,达到世界中等偏上的水平,有条件向“共同富裕”的目标迈进一大步,关键是要改善现有的分配结构。

前面讲到,吾国的“蛋糕”已经做得很大,但过去一段时期“蛋糕”的切分不够“均等化”,劳动阶层所得偏少,应该纠正这种偏向。。

从政府层面看,最近高层提出要“过紧日子”。笔者对此非常赞同。同时认为,政府要“过紧日子”不仅是应对当前经济下行的权宜之计,还应该是增加民众收入、扩大民间消费的长远之策。需知“蛋糕”做得再大,如果政府不能“过紧日子”,多数百姓就得过“紧日子”,扩大消费就无从谈起。关于这一点,笔者觉得可以从两方面着手调整。

一是需要“精兵简政”。诚然,“大政府”有“大政府”的好处,比如此次吾国应对新冠疫情,“大政府”就起到了十分有效的作用,在全球几乎是绝无仅有地实现了“动态清零”。但就扩大消费、发展经济而言,“大政府”也使得社会负担过重。而政府的消费显然不能替代民间的消费。

二是政府的支出结构也有可以改善之处。简言之,政府应该将财力更多地用于社会保障建设,以提高民众的福利水平。盖因社保水平高了,就等于民众手里可用于消费的钱相对增加了。笔者并非主张搞“福利主义”,但福利水平低了也不行。而吾国当前的社保水平总体来看还谈不上偏高,与吾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体量不够相称。

三要说回到滕泰先生文中谈到的“发钱促消费”的问题。美国的实践证明,疫情(危机)期间,相比于政府加大基建投资,发钱保障中低收入阶层的基本消费对经济增长更能起到良性的作用。正如滕泰先生在文中指出的,有些学者认为如果把资金发给消费者并不能带来持续的正向影响,称这样人为地刺激消费是“无水之源、无根之木”,他认为这种观念错误的,在新的发展阶段,那些既不形成最终消费、又不形成现实供给,挖空心思编造出来的投资项目,才是所谓的“无源之水”和“无本之木”。滕先生指出,资金进入居民手中形成最终消费不但不是“打水漂”,而且是“乘数效应”的开始。他举了一个“萧条小镇”的案例:一个旅人拿 100 块钱去旅馆住宿,店主把赚来的 100 块钱给了屠夫买猪肉,屠夫再把赚来的 100 块钱用来理发,理发师又把这 100 块钱买了衣服……于是“萧条小镇”的经济就此复活了。笔者觉得,这个例子可能有些“极端”,但就当前的情况而言,同样是政府支出,笔者也认为“发钱”给百姓用于消费可能比投资基建更能良性地刺激经济增长。实际上这两年吾国的出口特别是对美出口意外地大幅增长,对外贸易额和贸易顺差创下新高,“外需”对吾国的保增长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可以说美国“发钱”也间接地助益了我们的经济。现在该是我们重视“内需”的时候了。当然吾国无需也做不到美国这样的“发钱”规模,但适度地“发钱促消费”还是可以考虑实行的一个办法

值得注意的是,据报道美国的几项“发钱”措施已行将到期,拜登政府正在效仿吾国之前的经验,筹资进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一方面以求补上其国内基建的“短板”,另一方面以此继续拉动美国的经济增长。有鉴于此,基础设施已居世界先进水平的吾国,也许反过来可以借鉴美国的经验,“发钱”刺激民众的消费,一方面补上我们的“短板”,另一方面拉动有效投资以保经济增长。

再联系到当前中美货币政策走向的相悖,两个体量最大的国家在经济政策上出现的这种“时间差”,在世界经济史上很少见,未来将会“渐行渐远”还是“殊途同归”,值得分析家们关注。(未名日记2月11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