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俄乌冲突:一场本可避免的血腥战争——

看了本文的题目,有人可能以为笔者要说的是乌克兰不该在战前去招惹俄罗斯、执意要申请加入北约,倘若乌方顺应俄方的要求实行“芬兰化”而保持中立(讽刺的是目睹乌克兰的惨状,现在连芬兰也不想“中立”了),俄方也许就不会对其发起进攻。的确,假如时光能够倒流,几乎可以肯定乌方会这样做。尽管乌克兰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有“自主选择”的权利,但毕竟本国军民为这场战争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夜深人静之时,泽连斯基总统也许会有后悔之意。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战事既开,乌克兰只能“硬扛”。从这个角度看,一国决策者的确应该万分小心地处理与邻国的关系,尤其当对方是一个强悍的“战斗民族”。历史学家们将来或会把它当作一个后世应引以为戒的案例。

但笔者此文想从另一个角度来讨论问题。人们看到,俄乌冲突爆发前后,以美国为代表的北约(以下简称美西方)一直坚持对乌克兰“只出武器(钱)不出兵”的原则,理由是避免与俄罗斯直接交火。笔者也曾以为这种策略是理性的,否则俄乌之战就有升级为世界大战甚至核战争的可能,这对人类将是“灭顶之灾”。

然而近日看到笔名为“楚梦”的作家、文史学者倪章荣先生的一篇文章(原发知乎网,钝角网亦有转载),让笔者对自己的上述认知有所动摇。

倪先生的文章似是急就而成,所谈内容也甚多,笔者只取其中核心观点,并将其归纳为一句话:美西方在战前对俄罗斯当时的“大兵压境”采取了一种错误的应对策略,是招致这场战争爆发的重要原因。

很多分析家都指出,俄罗斯之所以对乌克兰发动“特别军事行动”,起因在于乌克兰在“颜色革命”后倒向美西方,并力求加入北约,致使俄罗斯感到自己的“战略安全空间”受到挤压从而对其大动干戈,所以美西方才是这场战争的“始作俑者”。这样的分析有一定道理,但这是“小道理”而非“大道理”,并不能构成俄罗斯据此就可以违反联合国宪章、对一个主权国家发动战争的充分理由。以倪先生之见,正是由于美西方在战前明确宣示了自己绝不参战的立场,才使得俄罗斯“肆无忌惮”地进攻乌克兰。

倪先生指出:在俄乌之战爆发之前,美国已经准确掌握了俄将出兵的相关信息,然而美西方当时一再声称即便如此也不会派兵卷入这场战争,这就等于将自己的“底牌”早早就亮给了俄方,遂使后者放心大胆地向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

倪文指出:诚然,乌克兰也好,世界上其他国家也好,没有任何权利要求美国和欧洲为他国牺牲自己的利益尤其是付出本国将士的生命代价。可是,美西方不是一直在宣传自己的价值观念,标榜自己的正义立场吗?如果不想管别人的闲事,当年伊拉克吞并科威特之后,美国还发动“沙漠风暴”干什么?倪先生批评说:美西方在处理国际纷争时,一直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一方面要树立公平正义的形象,另一方面又对强势政权特别是像俄罗斯这样的核大国的侵略行为网开一面。当今这场俄乌冲突,如果不是泽连斯基和乌克兰人民的不屈不挠,乌克兰恐怕已经不存在了。

倪先生由此担心美西方是否会重蹈二战覆辙,并指历史告诉人们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二战时如果没有英国的誓死抵抗,后来也就没有美国最后参战锁定胜局的机会,世界格局将完全不同于现在的模样。当时的欧洲国家,不是不知道希特勒的野心,不是不知道养虎为患的后果,可是他们还是心存侥幸,希望纳粹德国能“良心发现”。丘吉尔上台后一直在劝说和央求罗斯福参战,可美国一直以自己的国家利益为由予以拒绝。直至后来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才被动出兵参战。

倪先生的上述观点虽很尖锐,笔者细忖倒也不无道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当今之世,俄罗斯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挥师攻打乌克兰,正是由于事先知晓了美欧不会出兵干预。设想一下:既然美西方已经掌握了俄方的攻乌计划,假设当时就直接警告俄如对乌开战会出兵帮助乌克兰,普京还敢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吗?美西方宣称不出兵的理由是唯恐因此引起世界大战,然而“换位思考”一下:难道俄罗斯就不怕与美西方交战吗?

这似乎不合逻辑,也与事实不符。笔者注意到有一个现象可以为证:对于战事开启后美西方源源不断地向乌克兰提供军援,俄罗斯一直警告说这践踏了它的“红线”,等同于“战争行为”,并誓言将其作为打击对象;但直到现在为止,俄方并没有对军援行为直接“开火”。可见它也忌惮与美西方发生军事冲突。美西方在战前鼓动和怂恿乌克兰申请加入北约,但在明知战争将会爆发的情况下却又坚称绝不参战,给出的理由是乌克兰并非北约成员国,这不是“始乱终弃”又是什么?

其实,不管是军力还是经济实力,俄罗斯都远远不如美西方。一旦双方真的打起来,俄罗斯怕是输多赢少,唯一的大筹码就是它的核武。但是美西方中也有好几个核国家,如果打起核战,对俄方来说最好的结果也只是“同归于尽”。所以俄方虽然一再施加核恐吓,每次恐吓之后又总是申明不会动用核武。笔者认为,从理性的角度分析,俄罗斯也绝不会想跟美西方交战,只因后者早早申明自己将“隔岸观火”,让俄方消除了发动乌战的“后顾之忧”。当然俄方也没有料到乌方竟会拼死抵抗,没料到美西方竟会对乌给予如此大力度、长时间的军援——这与当年克里米亚事件发生时的情况截然不同。

笔者这样说并非是在“拱火”,而是受倪先生的启发在分析另一种可能性。虽然俄乌战事爆发后到现在美西方一直在对乌克兰施以军援,这是乌克兰之所以能挺到现在的重要因素,然而毕竟战争已然打响,死伤的军民无数,甚至搅得整个世界“周天寒彻”。而这一切恶果原本都是可以避免的,关键在于美西方没有事先以强硬的态度阻止俄罗斯发起“特别军事行动”,遂使得现在各方都退无可退,用笔者的一个比喻来说,仿佛是钻进了一个“无法调头的死胡同”。

说得狠一点,美西方战前“先亮底牌”的错误策略在实际上起到了“为虎作伥”的作用。美国人向来喜欢采取“模糊战略”,此次事先申明不会参战的态度倒是“明确”得很,只不过怕是用错了时空。在某种意义上看,美国带头的这种“自私”行为不仅害了乌克兰,害了欧洲,也害了俄罗斯——它原本或许不会发动这场害人害己的血腥战争,假如它事先知道美西方将出兵阻止的话。

(未名日记10月18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632篇文章 1次访问 13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