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转发:全球化的死与生——一个极简的国际关系分析框架(节选)

转发:全球化的死与生——一个极简的国际关系分析框架(节选)

和欧洲一样,大宗商品是中国最大的短板。中国只能靠外部交换补齐这个短板,这就使得俄罗斯这个全球化时代的边缘玩家突然变得重要起来。很多人看不起依赖能源、矿产、粮食等自然资源出口的国家,殊不知,只要资源开始供不应求,大宗商品市场(期货市场)立刻就会显示出资本市场的所有特征。俄罗斯这次将卢布和天然气挂钩,就是成功利用了稀缺自然资源的资本属性,持有卢布就相当于持有俄罗斯天然气的股票。

作为全球化中美国金融利益的战略策划师,布热津斯基在其名著《大棋局》中提出三种导致美国霸权衰落的“资本—劳动组合”:俄欧联盟、中日联盟和中俄伊联盟。回过头来看,原本威胁最大也最有可能的俄欧联盟,被此次俄乌战争解除了,反倒是最没有可能的中俄伊联盟成为了一个可以想象的场景。美欧反复逼迫中国在俄乌战争中选边站,就是出于对这一前景的担心。

作为两个分别被“大地主”(美国)和“二地主”(欧洲)排除出“佃农—地主”体系的国家,中俄有可能在共同的外部压力下实现“地主—佃户”(资本—劳动)内循环。如果大陆岛出现成吉思汗之后第二次整合,主导世界数百年之久的海权国家就可能再次边缘化。特别是当俄罗斯在俄乌战争中遭受重大损失,大国威望丧失,国家面临解体,而中国又成功内生货币—资本,俄罗斯就可能以弱者身份加入中国为核心的货币圈。只要制度设计合理,围绕中国—俄罗斯轴心的跨文化(甚至信仰)的欧亚大陆联盟(类似欧盟),就有可能维持相当程度的稳定。

在这个联盟中,中国是大宗商品消费大国。俄罗斯是大宗商品的生产大国。中国缺的是“水源”,俄罗斯缺的是“耕地”,两者结合,立刻就可以成为超越欧洲、比肩北美的世界级“大地主”。现在,中国依赖美国控制能源的供给,俄罗斯依靠的是欧洲对能源的需求,一旦离开美国和欧洲,中俄资本都会出现问题。在美国绝不允许欧洲通过与俄罗斯一体化实现能源独立和防务自主的前提下,俄罗斯能源很难进入欧洲市场。在防止中国高技术崛起的前提下,中国也很难利用美国的资本。此时,俄罗斯能源与中国资本市场,完全有可能实现资本自由。而俄罗斯也可以一劳永逸地终结其广袤亚洲地区与人口空心化所带来的固有恐惧。

从更长远的历史角度,俄罗斯如果加入中国经济圈,就可以补齐中国能源、矿产、粮食等大宗货物的短板,人民币定价的资产就有可能比欧元更安全,从而拥有比欧元更好的流动性。在全球化解体、世界重归区域化丛林竞争的场景里,亚欧大陆岛如果能够实现“劳动—资本”内循环,就有可能像当年北美大陆岛那样远离欧洲纷争,成为拥有战略主动的第三方。

中俄货币联盟为大陆岛提供资本,形成一个平行于美元世界的小全球化。在这个世界里,中俄成为新的“地主”,为其他“佃户”国家提供欧美之外的替代选择。显然,这是美国资本最不愿意看到的。这就是为什么基辛格在5月7日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反复指出,把中俄逼到一起是非常不明智的。而基辛格代表的,就是美国金融资本的利益。

需要指出的是,相比中美、俄欧组合,中俄经济一体化对双方都是次优的选择。无论在历史上,还是文化上,都没有内在的粘合力,中俄联合纯属外部强力挤压的结果。一旦欧美重新接纳俄罗斯,中俄联盟立刻就会瓦解。

(作者:赵燕菁,厦门大学教授。文章来源:爱思想网。未名日记5月29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