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是谁“帮忙”遏制了油价暴涨

是谁“帮忙”遏制了油价暴涨

是谁“帮忙”遏制了油价暴涨。——

美国正在经历一波严重的“油荒”,油价因此节节升高,民众怨言纷起。根据美国汽车协会的数据,目前美国汽油的平均价格是每加仑3.40美元,而一年前的平均价格是每加仑2.10美元。美国总统拜登前两天宣布释放5000万桶战略石油储备以降低油价。美国能源部长詹妮佛·格兰霍姆批评美国石油行业只顾利用高油价的机会赚钱,而不是想办法恢复生产。她说:“与大流行之前相比,我们今天运行的石油钻井平台减少了250个……与此同时,能源行业正在赚取巨额利润,(其利润)已经回升到了大流行开始前的水平。”(新浪财经)

笔者由此产生了几个疑问。问题之一:美国号称是“建在汽车轮子上的国家”,耗油量一直居全球之最,历史上发生的几次全球性石油危机,对美国的经济和生活影响很大。后来美国加大了对页岩油的开发,并在几年前成功地实现了石油的自给自足,甚至成为“纯输出国”。何以如今产量锐减乃至发生了“油荒”?

以笔者之前对一些新闻的阅读记忆,这跟美国政府为顺应低碳减排、能源转型的世界潮流,对国内石油生产实行限制政策正相关。这在民主党执政期间表现得尤为明显,美国的石油产能因此而有较大的缩减。又加遭到新冠疫情的冲击,其供应链近期出了大问题,于是“油荒”也就应运而生。

如果说上述问题还比较容易解释的话,那么,供不应求、价格飞涨,按说正是石油企业扩张产能赚钱的好机会,为何格伦霍姆却说能源行业是为了赚钱才没有恢复生产呢?她的意思似是:油价暴涨提高了石油企业的利润率,若它们增加供给虽能使油价回落,但获取的利润反而有可能减少,因此缺乏扩张的积极性。

听起来这位部长的批评似也不无道理。商家以利为先,是缩减还是扩充产能,均以利润最大化为衡量。何况美国的油企都是私有的,不像吾国的企业那样能够服从政府的统一调度。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一些油井关闭之后,设备撤走了,人员裁减了,即便有心增加产能,恐怕也不是说恢复就能恢复的。

但这样一来又勾起了笔者心里的另一个问题:低碳减排、能源转型肯定是“政治正确”,但在绿色能源尚不能取代大部分传统能源的背景下,限制后者的产能,必会导致供给紧张,同时令其价格上涨,消费者难以承受。事实上不仅是美国的“油荒”,稍早前吾国曾经发生的“煤荒”同样也证明了这一点。但若企业重新扩大产能增加供给,岂不是会使得低碳减排出现某种程度的“倒退”?如此,管理者又该如何摆平这一矛盾呢?

恰在此时,又见最新消息说,11月26日,这个“黑色星期五”迎来国际油价暴跌,跌幅超过了10%。笔者原以为这是之前美国宣布印度、日本、韩国和英国等石油消费大国,共计释放约6000-7000万桶战略石油储备,规模创历史之最所致,但见报道却说这次油价暴跌的直接原因是11月25日南非检测出新冠病毒变种,尽管目前没有明确数据,但科学家们担心它可能比德尔塔毒株传染更快并具有更强的免疫逃逸能力。也就是说,现存的疫苗有可能对其失效。市场担忧这将使得各国的防疫封锁加大力度,限制人们的出行,从而减少对原油等大宗商品的需求,黑色系商品的期货价格因此整体大跌,道琼斯工业指数和标普500指数也因此录得数月来最大单日百分比跌幅。(界面新闻)

这真让人有些哭笑不得。如此说起来反倒是新冠病毒新变种的出现“帮忙”遏制了油价暴涨的势头。当然这只是戏言。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相比较而言,油价上涨的危害性,不如病毒新变种来得大,后者直接威胁到人们的生命健康。据报道这一次世卫组织跳过了通常的中间阶段,迅速将新毒株认定为“令人担忧的变种”。这是该组织关于变种严重程度的最高级别。

但愿人类能躲过此“劫”。(未名日记11月28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