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5
2018

特朗普猜想:让美国退回美国?

·未名周记(1825)·

特朗普猜想:让美国退回美国?

本文要义:特朗普如此恣意妄为,其真正的“底牌”或许是:如果对方实施报复,正好可以实......


18
2018

都别瞎猜了,等着看结果吧!——关于“金特会”与朝核

·未名周记(1824)·

本文要义:正因为核威胁是最大的危险,其它矛盾都等而下之,尽管中美当前在贸易问题上闹得不可开交,在朝核问题上吾国政府也从来没有松过口,一直强调必须要实现半岛完全彻底的无核化。试想,如果朝鲜最后还是不弃核,吾国又有何“赢”可言呢?那些指“中国是‘金特会’最大赢家”的人,不是居心叵测,就是在信口雌黄。

先做一个小小......


11
2018

悠悠四十载,勿忘“出发点”——国企改革随想之一

·未名周记(1823)·

本文要义:这一堪称伟大的历史性变化,就在于遵从了一个朴素的真理:总体而言,民企比国企更有效率。这也正是本文所指的国企改革真正的“出发点”:因为国企的效率不如民企,所以吾国不能局限于国企本身的改革,必须要由计划经济转轨市场经济,竭力发展壮大民企,以民企的高效率来刺激和带动国企,从而提升整个经济的增长。吾国的国企改革之所以历经四十年之久而仍未竟其功,就是因为往往忘记或者离开了这一“出发点”。


4
2018

逻辑混乱的反对者——关于《2025中国制造》

·未名周记(1822)·

本文要义:这正是笔者认为特朗普们的“逻辑混乱”之处:面对一种与你们不同的发展模式和创新模式,如果你们的确感到有一种将被赶超的忧虑和恐慌,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虚心向它学习取经才对,又何需处心积虑地企图设置障碍对其加以遏制呢?相反,如果你们认为还是你们的体制比较优越,那就无需恐慌,更无需“憎恨”,大可以泰然处之,坐看风卷云舒。就算你们的那些担忧并非完全是其来无自,就算这不是你们眼中所谓的“完全市场经济”,你们也无权横加干预。实在看不......


28
2018

致我们终将消逝的“人口红利” ——关于“中国模式”的思考之十

·未名周记(1821)·

本文要义:吾国现在的人口有近十四亿之多,表面上看,即使未来减少几亿,也依然是一个人口大国,“人口红利”似乎还会存在。但如果十亿、八亿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丧失劳动能力的老年人,那就不是“人口红利”,而成了“人口负利”。由于吾国的人口结构已经出现明显的扭曲,过去几十年因劳动力众多价格低廉而取胜的“人口红利”,至少在后面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也就不可避免地终将消逝。

&nb......


21
2018

如此“抢人大战”,有违社会公平

·未名周记(1820)·

本文要义:这样一来,吾国的公民就被公然分为了两种:一种是持有大学以上毕业证书的,他们可以享受在城市(北京、上海等一线大城市除外)自由落户的权利,还可以享受地方财政给予的各种补贴;另一种是基数更为庞大的低学历者,他们则无权享受这些待遇。这难道不是一种新的社会不公吗?

据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官媒报道,吾国一些城市由地方政府主导的“抢人大战......


14
2018

美国“退群”,“伊核”咋办?

·未名周记(1819)·

本文要义:伊核也好,朝核也罢,不管怎样,对于国际社会来说,对任何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来说,都应该将防止核扩散的目标放在首位。毕竟核战争对人类、对地球的危害实在是太大了。从这个意义上看,无论伊朗还是朝鲜,可以谈判,可以讨价还价,但都应该“弃核”。

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举。如果用一个关键词来概括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在国际舞台上的所作所为,最合适的词语大概是“退出......


9
2018

利率市场化?请先过此关

·未名周记(1818)·              

本文要义:吾国如果要真要搞利率市场化,就绕不开一个前置性的改革:对大多数国有银行实行更高程度的“混改”,将它们改造成真正独立自主的现代企业。政府不再绝对控股,国有资本不再是“一股独大”,这样才能让商业银行真正成为具有独立性的市场主体,才有可能全面实现利率市场化。产权改革必须置于价格改革之先,这个逻辑关系是不能颠倒的。


2
2018

小芯片挑战“大政府” ——关于“中国模式”的思考之九

·未名周记(1817)

本文要义:如果说过去的几十年特别是最近的十年来,奉行“大政府”或“强政府”的“中国模式”以其持续的经济高增长挑战了传统的市场经济理论(按斯密的说法,政府仅仅是一个“守夜人”),那么,随着事物的发展,如今这种模式也面临着挑战,而其中的一个挑战者,就是这个小小的芯片。

由美国商务部对吾国的中兴通讯公司激活禁止令......


25
2018

贸易战→经济战→制度战?

·未名周记(1816)·

本文要义:吾国人民、美国人民以及世界各国人民,都不希望中美打贸易战。退一万步说,中美这两个大国之间,就算不幸而无可避免地发生了贸易战、经济战乃至政治战(制度战),惟愿也只是“冷战”而不要“热战”。两种社会制度,两种意识形态,即使互为对立、互不买账,也未必一定要“不共戴天”,何不“和平共处”、“和平竞争”,最终以实践证明谁更优越、更值得老百姓拥戴呢?

&......


20
2018

跨省追捕:一招可制约

·未名周记(号外2)·

本文要义:很简单,笔者建议:今后凡有地方确实需要执法部门在国内实行跨省抓捕的(对警方的工作来说,有时采取这种形式或在所难免),必须事先请示公安部,并以此类推。一般性的案件如需跨地区抓捕,要经两个地区的共同上级批准后方可实行;有特别重大的案件必须跨地域紧急抓捕,也要边报备、边行动,事后再由上级部门予以“补批”。

对于吾国这样一个幅......


16
2018

自由主义的边界或该由谁来推翻暴君——从伊拉克战争到叙利亚空袭

·未名周记(1815)·

本文要义:自由主义是暴君的天敌。但自由主义若守不住自己的边界而过于“积极”,历史证明它给人民制造的苦难并不亚于暴君统治。

今天即2018年4月14日早上,笔者一觉醒来打开电视,惊见吾国央视主持人正在播报新闻:就在昨夜笔者入睡之时,美英法三国联手发射一百多枚导弹,对叙利亚的几处特定目标发动“精准打击”,以惩罚叙国巴沙尔政权在此前......


10
2018

贸易战:中美正在玩“梭哈”

·未名周记(1814)·

本文要义:不管特朗普在这场“梭哈”游戏中声称其要下的赌注有多么大,他最终还是寄希望于通过谈判来获取己方利益。哪里料到此前一度十分低调的吾国政府,在识破特朗普的“奸计”后,改主意不再陪你玩这种“切香肠”般的下注方式,突然之间“连实带虚”地把自己的筹码统统推将上去,一曰“不惜任何代价”,二曰“不可能就此问题进行任何的谈判”——这便让特朗普先生如何是好?


3
2018

注册制改革,推迟两年够了吗?

·未名周记(1813)·

本文要义:记得毛泽东曾经有言,大意是世界上的道理有大有小,大道理管着小道理。以此来看,无论是股市注册制还是汇率市场化,都得先把“大道理”想明白了才能决定下一步究竟该何去何从。否则,我们就会处于“做,还是不做”这种哈姆雷特式的纠结中。

注册制改革果然被推迟了。

2月24......


28
2018

韩国总统何成“最危险职业”

·未名周记(1812)·

本文要义:按说韩国既已由先前的威权国家转型为民主宪政国家,其后的历任总统竞选时多少经过“民主的洗礼”,当选后又要面对“民主的监督”,他们是如何得以“蒙混过关”上台的,执政时何以又会干出那些见不得人的糗事来呢?这至少证明,韩国的所谓民主宪政体制存在很大的缺陷。

当地时间3月22日深夜,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批准逮捕了......


21
2018

“有罪推定”的间谍中毒案

·未名周记(1811)

本文要义:说到底,目前英国和其它西方国家对俄的指控,还只是停留在“怀疑”上,所以笔者认为这是“有罪推定”而不是“无罪推定”。也正因为如此,普京才“轻松”地回应说,等他们拿出证据后再来讨论这个问题吧。有无作案动机固然很重要,但仅凭有动机是不足以作为定罪依据的。

题中所谓的间谍中毒案,是指今年3月4日,现年66岁的......


14
2018

增长目标制:想说再见别亦难

·未名周记(1810)·

——关于“中国模式”的思考之八

本文要义:“中国模式”的核心要义究竟是什么呢?简单地说,在政治方面,当然是“坚持党的领导”;在经济方面,则可以概括为“政府主导下的市场化”。而增长目标制,正是政府主导经济的一根“指挥棒”。


7
2018

中美贸易战,比输不比赢

·未名周记(1809)

本文要义: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不能绝对排除一种可能性:特朗普会不会以国与国之间的贸易不仅需要“自由”还需要“对等”为借口,来强行压迫吾国与美国之间的贸易达致“平衡”呢?即:你对我的商品出口多少,就必须进口我的商品多少,反之亦然。

有必要先解释一下本文的题目。......


28
2018

“中国模式”里的国企与民企

·未名周记(1808)·

——关于“中国模式”的思考之七

本文要义:如果承认民企的总体效率高过国企,那么,如何解释在坚持以公(国)有制为主体的“中国模式”下,经济增长速度却快于其它以私有制为主体的市场经济国家?如果说“中国模式”的实践结果推翻了民企效率高于国企的认知,那么,又该如何解释过去包括吾国在内的一些国家计划经济的失败?


14
2018

有一种经济增长叫“非自然”

·未名周记(1807)·

本文要义:所谓“自然增长”,就是指经济在没有市场以外的力量干预的情况下所获得的增长。反之,所谓“非自然增长”,当指市场以外的力量对市场进行干预所获得的增长。而“市场以外的力量”,显而易见,只能来自于政府。因为只有政府才拥有这种力量能够干预市场,从而形成如刘世锦先生所说的“人为推高经济”的情形。

&nbs......

页面:1234»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蔡未名 蔡未名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晚发布)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