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十一
15
2017

逆差是挺大,可您又能怎么着?

——致唐纳德·特朗普总统

·未名周记(1747)·

本文要义:面对这样的现实,如果您要从差额的角度来追求中美之间的贸易平衡,想来无非是两种办法:要么让贵国人民赶紧多生孩子,以求有朝一日贵国的人口也跟吾国一样多,从而把贵国的劳动力成本降下来,以此提高贵国产品在市场上的竞争力;要么要求吾国把工人的薪资提高到贵国那么......

十一
8
2017

谁能推翻得了“经济人假设”

·未名周记(1746)·

本文要义:吾国好不容易实行改革开放,摆脱了此前的计划经济而转向市场经济,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转变,就是开始承认并保护人民群众谋求个人和家庭利益、在守法合规的前提下自由从事经济活动的的正当权利。这是近四十年来吾国生产力得以大解放、经济得以快速增长、人民生活得以大大改善的最核心的节点所在。怎么能听信一些所谓专家的忽悠和误......

十一
1
2017

财政与金融混在一起,不好吗?| 关于“中国模式”的思考之二

·未名周记(1745)·

本文要义:这种财政跟金融“混在一起”的体制也并非乏善可陈,从正面角度看,恰是这种体制使得过去十年吾国在全球金融危机冲击下仍能让GDP保持“中高速增长”,也使得吾国作为一个中等收入国家却能在基础设施建设上超越那些发达国家。如果没有这种“混在一起”的体制,没有银行体系给政府、国企所提供的强大的金融支持,要建成那些令人惊羡、造价高昂......


25
2017

“求之不得”的通货膨胀

·未名周记(1744)·

本文要义:安倍和日本央行为何如此固执地坚持“以超级宽松政策刺激通胀上升”的方略呢?在他们眼里,通货膨胀非但不是经济发展的祸害,反而是拉升经济增长的利器。诚然,任何经济繁荣时期都会伴随物价的上涨。然而,这不等于可以反推过来说:只要物价上涨就能推动经济增长。要知道,经济增长是因,物价上涨是果,这两者的因果关系不能颠倒。在这个问题上,“逆推理”是不成立......


18
2017

是什么让资本主义“苟延残喘”——从《那年花开》的一处情节谈起

·未名周记(1743)·

本文要义:至于资本主义,其逐利的本性并没有改变也不可能改变。资产阶级之所以作出“妥协”或者说是“改良”,是因为在无产阶级奋起反抗之后不得不认识到,所谓“物极必反”,过于残酷的剥削和榨取,其最终的结果将如《共产党宣言》所指出的等于是“自掘坟墓”。从这个意义上或许可以认为,这不过是资本主义的一种“自我拯救”。“社会保障”、“股份制”等新生事物,尽管它们产......


11
2017

不合时宜的“第二修正案” ——兼谈美国应该如何控枪

·未名周记(1742)

本文要义:在现代社会,“武装保卫”是一件非常专业的事情,各国无一不是组建专门的军队和警察来负责这项工作,和平年代更是如此。何以美国的宪法第二修正案却让普通百姓来共同承担这项专业而又具有危险性的任务?难道美国的军警都是吃素的?

10月1日,正值吾国的国庆节,在大洋彼岸的美......


4
2017

改革四十年,且分三部曲——关于“中国模式”的思考之一

·未名周记(1741)·

本文要义:吾国改革四十年可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的改革重在“拨乱反正”,其经济增长是“恢复性”的;第二个阶段,吾国的改革仍然主要是破除旧的意识形态的束缚,学习借鉴他国的经验和技术,以他山之石攻己之玉,在大力引进外资的同时发展国内民营经济,并加入了世界贸易体系。第三个阶段,我们“创造性”......


27
2017

若无“自由身”,难成“硬通货”

·未名周记(1740)

——“临堑勒马”的汇率改革之七

本文要义:从经济增速来推算,三五年后,中国的GDP总量说不定真的将超过美国而居世界第一。然而笔者颇有些焦虑的是,按照现在的改革进程,很难设想三五年后中国就能实现人民币的汇率市场化和自由兑换。如若不......


20
2017

《白夜追凶》的“政治不正确”

·未名周记(1739)·

本文要义:不可否认,这些年来,“虚假”始终是中国影视作品的“第一致命伤”。就连《白夜追凶》这样算得上是国内“精品”的网剧,尽管其细节呈现看上去颇为真实,也相当精彩,可惜故事的大前提和整体框架,仍然无法让人“信以为真”。

笔者退休......


13
2017

代币丛生是对法币泛滥的报复

·未名周记(1738)·

本文要义:一个简单的道理是,如果货币的发行跟经济发展对它的需求是相匹配的,如果前者相比后者不是远远超出,如果没有那些泛滥而多余的货币,金融再怎么“脱实向虚”,其程度也是有限的,产生金融危机的概率也会降低。因为人们手里没有那么多的钱可用于投机炒作,金融衍生品的链条就不会拉得太长而容易产生断裂——包括十年前的“次贷”,也包括当下所谓的代币及......


30
2017

总在“逆周期”,何来“新周期”

·未名周记(1736)

本文要义:女性运动员可以借助服用避孕药推迟自己的“例假”时间,以求在比赛中保持自己的竞技状态;但此后要想恢复正常的生理周期,前提是必须停服避孕药。同理,只要刺激性的“逆周期”政策还在继续,我们又凭什么确认新的经济繁荣周期已在眼前了呢?——这无关乎数据,只关乎逻辑。


23
2017

一带一路:赚钱是否硬道理?

·未名周记(1735)·

本文要点:如果说本国的基建投资可以把社会效益置于经济效益之上的话,那么,对外投资帮助别国加强其基础设施建设,也可以这样考量吗?

“一带一路”是本届中央领导人就任以后所做出的一项重大战略部署,它的主要目标是在欧亚大陆和其它的一些欠发达国家投资修建港口、公路、铁......


9
2017

黑天鹅·灰犀牛·温水煮青蛙——中国债务问题刍议(之四)

·未名周记(1733)·

本文要点:对中国经济而言,出现“黑天鹅”、“灰犀牛”的可能性,或许都不及“温水煮青蛙”。

最近,“灰犀牛”的说法,在中国经济界突然火了起来。这一比喻取自于美国财经作家米歇尔·渥克的著......


2
2017

以永租权交换房地产税,如何?——欲行却难的房地产税(之三)

·未名周记(1732)·

之前笔者在博文中讲到,房地产税作为一种财产税和比较稳定的公共税源,世界各国普遍有征,但在中国,由于居民房子下的土地皆属国有,且政府又已向居民一次性收取了七十年的土地租金,若再开征此税,在法理上和道理上都很难讲得通。换言之,房地产税通常只有在土地私有的前提下才能开征。

然而中国毕竟又是个社会主义国家,虽然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宣......


26
2017

从“不兜底”到“终身问责”——中国债务问题刍议(之三)

·未名周记(1731)

据报道,在7月14日至15日召开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最高领导要求:各级地方党委和政府要树立正确政绩观,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终身问责,倒查责任。有观察人士指出,“终身问责”在处理地方债务问题中系首次提出,这意味着近期以来地方政府债务增量仍在不断上升,迫使中央加大监管力度。在笔者看来,这还意味着此前中央部门针对地方债务增量提出的让地方政府自负其责、中央“不兜......


19
2017

“僵尸企业”是怎样炼成的——中国债务问题刍议(之二)

·未名周记(1730)

十年前,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为应对这一危机导致的强大的外部冲击,确保本国GDP的快速增长,从2008年四季度起,中国政府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和扩张性的货币政策。自此以后,中国经济虽如政府所愿,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依然保持了中高速增长,但无可避免地,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其杠杆率连年上升,政府、企业乃至居民的债务不断地增加。如今,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发展最大的包袱,其中“企......


12
2017

胖五直播:何以成败论英雄

·未名周记(1729)·

7月2日晚,新华社发布了一条只有几十个字的短消息,称当晚“19时23分,我国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组织实施长征五号遥二火箭飞行任务,火箭飞行出现异常,发射任务失利”。

据相关资料介绍,长征五号遥二火箭,是迄今为止我国所研制的最大的火箭,业内人给它起了个有趣的绰号叫做“胖五”;而“胖五”这次所搭......


5
2017

微信是怎样“死里逃生”的

·未名周记(1728)·

官媒报道,在6月21日国务院的一次会议上,总理李克强在谈到创新问题时讲了这样一段话:“几年前微信刚出现的时候,相关方面不赞成的声音也很大,但我们还是顶住了这种声音,决定先‘看一看’再规范。如果沿用老办法去管制,就可能没有今天的微信了!”

总理的这番话引来坊间一片赞扬之声。的确,正是由于当初政府的宽容,才使......


28
2017

国企债务就是“准政府债务”——中国债务问题刍议(之一)

·未名周记(1727)·

不久前,号称世界三大评级公司之一的穆迪,二十五年来首次调降了中国的主权信用评级,由A3下调至A1。

其实,所谓的“三大评级公司”也经常会“看走眼”,比如当年美国的次贷危机爆发之前,包括穆迪在内的&ldq......


21
2017

你不能收了租金还收税——欲行却难的房地产税(之二 )

·未名周记(1726)·

在前面的一篇博文(未名周记1723)里,笔者指出由于现今居民房下的土地都是国有的,因此它无法成为征税的标的物,否则就成了政府向自己的财产征税,无论在道理上还是法理上都说不通。不过,中国的房地产税迟迟难以开征的原因还不止于此,对政府来说,另一个重要的障碍就是所谓的“土地财政”。

众所周知,自从上世纪90年代推行居民住房......

页面:123»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蔡未名 蔡未名

未名者,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没经过商,没当过官。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平生不学无术,不喜功名,唯好杜康。所幸者,毋庸为五斗米折腰;所擅者,以常识观事物,以逻辑辨真伪。每周写作一文,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三晚发布)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